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四季乐章

2016-11-16 07:52 作者:桔源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的气息

不要倒春寒,说什么舍不得离场,道什么你很心伤。立春就立春,早就盼望春天的暖阳。我愿独立枝头,让我的粒粒鹅黄,去感受风的轻柔。在这乍暖还寒的季节里,我要对天鸣唱。我要驱走寒凉,让我的巢穴感受温暖的阳光。我要尽心欢唱,用歌声迎接我脚下的第一颗绿芽生长。

我在看山涧小溪,我在看江河大地,我在看野鸭在冰融后的湖水里游戏,我在看谁家树枝上晾的花枝招展的春衣。我在静等花的绽放,我在静待树芽饱胀,我在倾听蜂鸣和蝴蝶振翅的声响。我在等待,谁家姑娘忙不迭地换上了春装。

不是冰消融的水滴,而是云在匆匆忙忙地聚集。水一定听到了土地的渴望,飘飘洒洒滋润了谁的心房。雨打湿了我的翅膀,我却愿昂首向上。我喜欢这淅淅沥沥的雨滴,它能萌生我对春的向往。轻抖我的柔羽绒装,让我在低空中徜徉,我听种子破土的声音,我爱看小草染绿山岗。我在期盼着这焦渴的季节里,谁和谁不期而遇,谁和谁如约而至,谁对谁嫣然回望,谁的泪水淋湿了谁的心房?

不知我的歌声能惊醒谁的乡?谁在蠢蠢欲动,谁睁开了惺忪的眼晴,四处张望?雷声震开了迎春花的叶翅,黄灿灿的星光布满了绿油油的嫩枝,河边的杨柳轻轻摇摆,终于练成了柔软的舞姿。我随轻风迎接暖阳,谁浴暖阳柔了心肠?我看蛾舞蝶忙,谁盼虫鸣蛙响?红妆霓裳,飘满了大街小巷。谁家少年,在惊雷中,吼声山响,与春雷同唱?

昼平分之时,谁家春燕啄新泥,占了一片天地?欢了几户人家,冷均热匀之季,哪条河边新柳,染了一池河水,绿了两岸堤畔?风和日丽,这边陌上花枝,粲然一树媚艳,香了一方期盼!花红柳绿,成群的青葱少年,惊艳了一城春色,璀璨了一季花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天清地明,为何行人眼色迷茫?烟雨飘渺,谁的泪洇湿了衣裳?牧笛幽幽,为何有人寸断肝肠?风筝飞扬,空中飘荡着谁的愁畅?

落花满地,怎堪黛玉荷锄忙?柳丝摇曳,谁见介子依树旁?坟堆上的青草,墓碑上的阳光,天空中唧唧喳喳的麻雀,呜咽着谁家的旧悲新殇?

谁的眼泪在飞,似这春雨般缠绵?谁的思念深深,如那柳絮般弥漫?点一炷清香,燃一片烛光,让忧伤在烟火中张扬!每个人的思念,都是最盛大的祭礼!每个人的缅怀,都是最隆重的奠仪!墓碑,静立山岗,似别墅般幽静,如村庄般繁忙。坟上野花缤纷,那一定是你未了的思绪!墓前鲜花簇拥,那应该是你风华的延续!

柳丝飘飘,难柔我沉重的脚步!雨雾茫茫,潮湿我昏蒙的悲伤!墓门,无法打开,你却时时驻留我心上,让我彷徨又愁畅!花开了,又落。春暖了,秋凉。尘世与天堂,天地两怅惘!月落了,日升。夜走了,天亮。苍天与大地,红尘何茫茫!墓碑,看不出你生命的年轮,我们就是你人生的延续铭文,写不尽你一世的艰辛,我们会让你的心愿生根!生,就生的璀璨如星!死,也死的磊落光明!我们会沿着你生命的足迹,踏实、勤奋,让人间辉煌!知道你再也不会回来,顺着飘缈烟雾搭成的桥梁,就让我,一步步地,走向你的天堂!

春雨飄摇,不是我思念的泪水。泪湿衣襟,不是我潮湿的柔心。我不悲伤,我怕我的忧伤令你心疼愁肠!我不痴想,我怕我的想念让你心乱迷茫!就象曾经,你在我的身旁,我的开心,能绽开你愉悦的笑容。我的痛苦,能浸润你酸涩的心情。我的向往,就是你期盼的愿景。我的收获,就是你播种的憧憬!

所以我要欢笑,就象从前一样,不要你悲伤着我的悲伤,只要你欢唱着我的欢唱!我要走近你的墓旁,就象重回老家一样。我要虔心焚香,好让你踏着芬芳的桥梁,萦绕在我的身旁,随我共享清雅的花香,明媚的阳光!看山高水长,那是我们的亲情缠绵!享语花香,那是我们呢喃的柔肠!沐春雨泥香,那是我们生活的芬芳!浴暖阳春光,那是我们陪伴的温床!最好,牵风筝飞扬,让我们相连的心肠,一个在天上愉悦地飞,一个在地上尽情地追,那根绵长的线啊,就是从家到墓地弯弯曲曲的小巷!

雨打新瓦,室内灯火辉煌。柳絮扬扬,水田插秧正忙!野艳泥香,无数新芽绿了新土。河清湖平,多少旧藕露出水中!桃花染了池塘,鹧鸪山前鸣唱,谁埋在瓦砾中的草籽,正萌芽疯长?树木和青苔邂逅,蛙声与虫鸣碰撞!在这草长莺飞的季节里,谁与谁的相遇,正在路上,相向而往!

缠绵着春风的温柔,聆听着细雨的呢喃,消融的冰雪,伴奏着早醒的虫鸣,一路叮咚着小草萌芽的细语。小河从来没有这样欢快,亲吻着堤岸的嫩芽,激荡着游鱼的舞蹈,和搔首弄姿的水鸟,一起感触着垂柳的轻柔。燕子是春天的使者,到处唧喳着春的信息,并用她剪刀似的尾巴,裁出一树树绿妆,把原野扮靓!迎春花刚占了腊梅的舞台,杏花牵着桃花,桃花扯着梨花,终于谁也耐不了等待,只好百花齐放,争奇斗艳!蝴蝶扑闪着春的裙妆,和着谁的柳笛,在柳絮杨花中狂舞,摇曳出一地生机。清沏的春雷终于炸响,春天的序幕,已经拉开,春的旋律,正在奏响!

冰雪消融,春潮涌动。草长茑飞,鸟语花香!你是否听到了虫鸣鸟唱,是否看到了水流花香,是否闻到了春的气息,是否感到了雷的震荡?这是种子萌芽的季节,这是希望生长的时光,这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这是难忘的青葱岁月!这就是你青春的气息,是梦开始的方向!从此萌动,你将向着前方,快乐成长!

天的味道

春天还舍不得离开,夏天已忙不迭地登场。早晨和晚上,还是春天的舞台;白天,已被夏日的阳光照亮。桃花、樱花和海棠,还在枝头绽放,热情的夏天,已用挚热的唇,把花瓣吻伤。柳絮飞扬,野花芬芳,忙了蜜蜂,慌了池塘,小荷匆匆钻出水面,鱼虾竞相鼓浪!

青杏一天比一天膨胀,野草一株比一株疯长。就连沉着的枣树,也禁不住地鼓起了芽苞,只等一场好雨,就可以惊醒一帘幽梦,滋滋润润地油亮。才穿春衣,又换夏装,谁家的小姑娘,飘逸着裙摆,在牡丹园里,和蝴蝶比起了飞翔!她的青丝秀发,缠绵着风筝的丝线,惹得风筝儿,在天上东张西望,又如酒醉了般地,一头撞在了她的身上。

最后一场谷雨淋湿了翅膀,柳絮再也不敢到处声张。杨柳从来不担心体形肥胖,它们在风雨中日夜疯长。阳光淋湿了荷塘,池水温暖了莲藕的衣裳。蜻蜓来回奔忙,寻找着落脚的地方。青蛙开始到处声张,鱼虾却不爱听这单调的叫嚷,争先恐后地跳出水面,不知是伴舞还是想搅黄蛙儿的清唱。

燕子来回奔忙。河边的新泥已筑建完了新房,巢里的雏燕正翘首张望,等待着父母衔些食儿把馋嘴喂香。青葱郁郁葱葱,泥土很喜欢它的青白模样。小麦拔节而上,它的锋芒正遥想着镰刀的光亮。野花野草娇艳了原野山岗,桃儿杏儿一天天肥硕着毛绒绒的脸庞。树荫下的孩童早闻到了秋天的芳香,口水却不由自主地沾湿了衣裳。

谁家的姑娘早早地换上了裙装,楝子花落满了她的身旁,蝴蝶在她身边翩跹徜徉,不知是沉醉于花香,还是迷恋这花一般的姑娘。小河里流淌着孩童们的笑声,他们终于又能亲吻溪水,并忙不迭地偷窥,鱼虾是不是撞进了鱼网?却惊慌了一片片荷叶,东倒西歪地把涟漪扩张!

阳光饱胀了麦子的汁浆,麦子却把它的营养精心珍藏。它无视墙上生锈的镰刀,却对机械的轰鸣慌慌张张。远处传来布谷鸟的鸣唱,把麦子的脸蛋惊得焦黄,它们纷纷竖起针似的锋芒,却提醒了农人们磨镰建仓。

石榴花正次第开放,它那饱胀的花蕾还泛着青香,就忙不迭地笑开了嘴巴,深红的脸庞油光泛亮,惊艳地绿叶滋滋生长。邻家嫂子正搓着青麦,嘴角溢出浓浓的青香,身边的小子伸手盼望,新麦的汁浆沾染了衣裳。

阳光不顾一切地表露着炙热的心肠,大地已焦渴的嘴干唇裂,正对太阳的热情东躲西藏。它只衷情雨的滋润,它要用雨露哺育怀抱里的孩子成长。雷在震荡,风很张扬,在这激荡人心的狂风暴雨中,海鸥正在浪花飞溅的海面上翱翔。

麦粒闪光,是不是要和镰刀比试锋芒?黍豆慌张,是不是想让泥土孕育它萌芽生长?山前的麦子已经泛黄,山后的池塘胀满了鱼香。放学的孩子头戴着荷叶,手里正剥着青涩的莲蓬。花生花象绿毯上的星光,泛着金黄闪着光亮。沟畔旁的野花一片芬芳,引得蝴蝶穿梭奔忙。

谁家新凫的小鸡,围绕在妈妈的身房,学着妈妈翻找着草丛里的虫香。懒散的羊儿饱胀了肚肠,在树荫下悠闲地咀嚼着时光。从西边的原野到东边的海疆,布谷鸟一路声张。麦子堆满了农夫们的胃肠,心胸却象凉风一样舒爽。谁家的新娘支起了鏊子,小姑子抱来麦薪帮忙,薄薄的烙饼泛着焦香,只等待种豆的汉子回家饱尝。

蝉终于摆脱了地下的黑暗,开心地甩掉泥污的服装,迫不及待地爬到树上,在风露中大声颂扬着阳光。雷电很是张扬,一个呐喊声张,一个亮剑闪光,乌云吓得血脉贲张泪雨磅礴肆意流淌。

河塘里的莲藕肆无忌惮地扩张,荷尖上的蜻蜓东张西望,它在看青蛙溅起的水珠,弄湿了谁的衣裳?树荫是最舒适的凉床,农人脱帽享受着风的清爽。谁的泥壶飘逸着袅袅茶香,远行的路人正驻足品尝。

玉米站成翠绿的屏障,阳光炙烤着它的绿装。野瓜的藤蔓随意伸张,青杏般的瓜纽一天天膨胀。蝉鸣吸引了谁的目光,粘杆悄悄地靠近了它的身旁?野花惊艳了谁的霓裳,引得蝶儿们翩翩徜徉?

蛙声四起,谁挤满了池塘的缝隙?风烟止息,谁收走了流动的空气?汗湿了谁的衣裳?谁裸露了厚实的脊梁?这毒辣辣的太阳,烤热了风的翅膀。从朝霞到夕阳,太阳一路嚣张!这闷热的空气,煮沸了谁焦渴的心肠?

树梢一动不动,街上流淌着热浪。遮阳伞下,谁家的姑娘在翘首张望?雨说下就下,雷说响就响!太阳雨中,谁家的小伙在舒爽地欢唱?河滩上,人们还在望着月亮,潜伏在杨树枝上的鸣蝉,好象窥到了秋的模样,它歇斯底里地反复咏唱着夏的赞歌,逃避着那渐渐逼近的清凉。

生如夏花,就在这一刻绽放!犹若蝉鸣一样,让绿树都知了太阳的辉煌!热情奔放,就在这时节飞扬,好似蛙声一样,满池塘爱的涟漪激荡!内心焦灼,这世界沸腾了我的热血!大雨滂沱,冲涮着我干裂的心脏!浑身似火,这时代点燃了我的燥热!裂风浩荡,快送我高高飞扬,融入这火一般的太阳!

春华默默,何如夏花之热情烂漫!笑迎骄阳,你把似火的激情渲染!谁给你阳光,你就灿烂辉煌,你绽开笑脸,是为谁心花怒放?一枝春天的牡丹,只不过娇艳着自身的脸庞。半束夏日的石竹,却能润泽酷暑的热浪。不要曾执迷春天的斑斓,她只衷情于蝶舞蜂忙!不要无视夏花的激扬,她的热情而奋发向上!谁能象夏花一样,激情四溢,热烈奔放!象小草一般,绿了原野,染了山岗?

夏天的味道,似你丰腴身段上的缥缈。你的燥热,我的焦渴,都被蝉鸣吵闹得跌头撞脚!夏天的味道,是我丰腴心田上的荒草。你的背影,我的寻找,让这树荫笼罩得灰蒙寂寥!夏天的味道,犹似荷尖上蜻蜓的舞蹈,你的梦幻,我的思恋,正被雷鸣惊扰得升腾飞跃!夏天的味道,仿若雨后彩虹的曼妙,你的回眸,我的期盼,已被雨滴泛起的涟漪缠绕!

没有新翻泥土的气息,少了种子萌芽的韵律。夏天的味道,犹如日渐红透的辣椒,还没闻到,就已感到,直让人热血沸腾,烈烈劲爆!

秋天的色彩

夏的激情还没有消散,总想在初秋的舞台上尽情表演。知了把自己的成名曲唱了一遍又一遍,青枣和苹果早已听得不耐烦,它们老想着让秋天饱满,好让自己的愿望在枝头娇艳。

秋也不急于站岗接班,它很大度地让夏把热情继续呈现。树木还在舒展叶片,小草却忙着结它的种子,蚂蚱在草丛中忽隐忽现,它不愿相信秋天已经来到身边。

夜的肌肤很是敏感,它最先感到了秋风的抚摸。一场秋雨一场寒,连太阳也收敛了它的气焰。天高云淡,正适合大雁紧锣密鼓地训练。它能一鼓作气,穿越时空,去追寻太阳的温暖,只待来年,带着春天的气息,重返家园!

蝴蝶还在花间比翼般地徜徉,我的玉米还在郁郁葱葱地疯长,一如我对她撕心裂肺的念想。红薯的企盼正在地下肆无忌惮地膨胀,青枣的思恋犹如枝头拥拥挤挤地惆怅,我把一瓶老酒洒在了苹果树下,让枝头的苹果醉红如她的脸庞。

荷花惊艳得蝶舞蜂忙,莲的裙羽飘荡在池塘,对她的情意结成嫩藕一样,让圈圈涟漪捎去我的梦想!莲蓬是我表露的衷情,石榴是不是她绽开的容光?好想做一株菊的叶片,能陪她如菊花一般灿烂!初秋,夜微凉,等她笑盈梦中,送我一枕果香!

知道该来的总归会来,我却看不到秋天的踪影。明明昨天已是立秋,阳光还是炙烤得热气蒸腾。管它海潮是涨是退,不问股票是跌是升,我已经取消了七夕的约会,静等秋风吹熄蝉鸣!

闲着没事可以到田里转转,能看到满山遍野的绿。沟沿上、地畔边、路两旁,疯长着拉拉秧、铁蒺藜、扫帚棵之类高高矮矮的草,也有开了蓝色、紫色或深红色、粉红色花的牵牛藤。地黄草、蒲公英、苦苦菜、萋萋芽什么的也都开了或黄或红的花,点缀着那一丛丛浓郁的绿,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

间或有几只绿色或土黄色的蚂蚱飞来跳去的,没等你的手靠近,又悠地跑远不见了。或白或黄的草蛾子、五彩斑斓的花蝴蝶,在阳光下闪动着翅膀舞蹈着。也有青蛙在沟底畔“嘟哇嘟哇”地叫,远处树上的知了还没有感觉到秋天的凉,照旧在枝枝叶叶上可着劲地唱。

岭地里花生正绿绿地长着棵,红薯的秧藤儿已枝枝蔓蔓地爬满了地,也有膨胀的薯块撑裂了地,露出玫红色的薯皮来。洼地里多的是玉米,都郁郁葱葱地列着队,宽宽长长的叶片儿就你碰了我,我牵你地亲热着。绿绿的棒棰已长成了样,各自顶了黄色、粉色的缨须子。每一株玉米的正顶端都长着一朵四支八叉的土黄色的花,象是接收天线似地支楞着。也有种了西瓜或甜瓜的,秧藤上就隔三差五地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绿地雷,在碧波荡漾的叶蔓中饱胀着。

玉米拔节似的恣意生长,蚂蚱还在草丛里演绎疯狂。为何你的手机总有流量,微信里你的裙羽激情嚣张!我不要这火一样的热情,我不想象太阳一样恢宏,我不会再假装年轻,我不能总听你电闪雷鸣。既使如一片叶一样飘零,或者被霜染成夕阳一般得红,我也会骑一匹瘦马,晃晃悠悠,去照看我谷仓的亏欠或是丰盈!

落叶飘零中的乡愁,在凉风冷雨中缠绵。檐下燕窝里的等候,在袅袅炊烟中温暖。活着,如此痛苦!寂寞,长成孤独,放不下的牵挂

完不了的心愿。还有,没完没了的思念!

昨夜西风,雨骤叶落泥泞,枝头寂寞雁鸣,注释秋意渐浓。君去经年,衿凉抱枕无眠,衣已添棉遥寄,可否御风寒?可否记得花开的声音,可否思念花的芳馨,可否闻到春天种下的瓜果,已经香飘满园?雁阵啾啾,思君幽幽,风透纱窗凉嗖嗖,窗外雨未休!冷了雀巢,独立风中候!

白露为霜,滴落在树叶的脸上,你的抚摸如此冷漠,凉透了我葱青的脊梁。我却把一份思念,以年轮的方式刻在心上,醉红的脸庞,艳了秋天,相映夕阳。枝头上的果实,如此脆爽!甜润,如你丰腴的吻香,乱了我的纹理!随一阵风飘落,你冰凉的泪滴,让我彷徨!就变成泥土,让你,润泽,我的念想!西风渐起,霜染青春一树红。你既硕果充盈,我垒仓禀华盛,不怕雪漫天空,只待春夏恢宏,你的爱恋撒遍原野山岗,我的相思随季节疯长!

这般美丽的秋天,没有春日暖阳的缠绵,缺少夏天炙烤的热恋,你并不象天那样冷若冰霜,你有你羞红了脸的浪漫!蓝天白云是你舒展的情怀,阵阵雁鸣传达着你的思恋,叶面上那晶莹的霜露,是你对谁的想念!

枯萎的荷叶,不过是你穿旧了的霓裳,你洁白如玉的模样,让池塘碧波摇荡!岸边的芦花迎风招展,片片情愫霜色尽染,你曾经青春玲珑的身段,依然是河边最美的陪伴!

冬天的留白

秋天说走就走了。小草早早地脱掉了白绒绒的衣装,把根芽悄悄地地缩进了泥土里,它要用整个冬天来沉淀它的心事。虽然黄橙橙的柿子还小灯笼般地挂在树枝上,黄叶也有些舍不得高高枝头上的风光,不甘心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场。可谁还能一生荣光?既然终究要离开,那就用平和的心态去迎接秋冬的接壤,一层层褪去这繁华的彩妆,静静地去等待那一袭耀眼的白裳。

谁也挡不住季节的脚步。立冬了,霜早已抢先占领了雪的纸页,把枯草落叶书写的篇章涂抹得一片沧桑。这很象某个画家已经把颜料盒里的色彩用完,只把它涂成了五彩斑斓的秋天,就用一点点剩余的墨汁,把枯树虬枝画于纸面,那一块大大的留白,好等待洁白的雪花盛开。

就这样刚撕下立冬的日历,已闻见冰雪的气息。这一场风花雪月的盛事,注定是令人留恋的迷茫。一颗用心成长的麦粒,没能走进丰收的粮仓,农人匆忙的脚步,把我遗失在了秋的主场。即使抓住季节的尾巴,我也要用心地生长,期盼冬的脚步再慢些,好让我的麦穗饱胀。我在秋风冷雨中坚强,遥祝温室里花的茁壮。你有你的娇艳风光,可曾留意我的孤独徬徨?寒风凛冽,霜降麦芒,我已白发苍苍,你还青丝飘扬。就等一场大雪,埋葬我的忧伤,好让那波光粼粼的雪景,去映照你温室里的辉煌!

孤独的鸟巢在枝头站立,寒风冷雨抽打着它虚弱的墙壁。它的主人却在风雪中翱翔,趁冬天锤炼它坚硬的翅膀。麻雀更是不管春夏秋冬地你来我往,照样唧唧喳喳地玩耍着。

其实土地并不沉寂,只是一时乱了逻辑。夏收后的麦穗,和秋收后的高梁、谷子,见土就长,却忘记了季节的方向。只等一场雪,淹没一切虚伪的繁华,把一幅北国的冬景铺张。

立冬之时,最适合品茶。取一撮叶芽,浸泡于山涧泉水,能散发出生活的韵味。用心细品,入喉走心,在浮躁中修行,不管窗外天寒地冻,只在袅袅清滟中浮沉。走的再远也走不出母亲的视线,爱恨情仇总也脱不了滚滚红尘,不如春种一树茶,冬泡一叶春,把这满身的疲惫洗尽。在茶水中看自己的脸色,或者在茶汤里看自己的倒影,回味自己过往的历程,让一生在茶香中升腾,安身打坐,细细品味。在一杯汤汁里盘腿静息,无需半字经文,就让一片叶子的清香,牵了你的手,步出红尘。

在阳光温暖的日子里,也能去观赏冬天的荷塘。看那曾经碧绿的莲叶,好似朱漆斑驳的雕像,这枯萎的荷叶,不过是哪个修心高僧破旧的道袍,他的灵魂并不随莲花飘落。冰冻封存不了他的经文,霜雪奈何不了他的布道,他的禅宗,已长入干硬的莲子,虽零落淤泥,却滋润理想。只待来年,莲藕膨胀,荷叶疯长,那盛开的莲花,就是他昭告天下的心迹。

还可遥想观世音菩萨或是释迦摩尼,想那满塘的荷花,婷婷而立。含苞的,似默默为苍生祈福,愿一切生命脱离苦海厄运。绽放的,如慧灯朗朗,照亮生死轮回一场。莲叶铺开因果关系,荷塘里却并不会乱了逻辑,总会有一场花事,虽在镜头下掩面含羞,却无心流连于纸笔之间,只把清新,盛开在虔诚的眼睛里。不去想明天你该去向哪里,也不焦虑在这寒冷的冬天里,能去哪里寻找荷的足迹。不必心急,荷花是佛祖的脚印,虽来去无期,却终不会远离。

不禁想起了早年写下的一首小诗来:萧瑟秋风/卷了绿荷/枯了莲花/寒露冰霜冷雨下/雪掩了一池人家//鸳鸯吻颈暖/水鸭知羽寒/冰下游鱼戏青虾/累了湖心浮萍//夏日喧闹成烟霞/独留青云绕残阳/蹉跎了岁月/冷暖了人家//枯树空巢断桥边/孤舟独坐丹青染/一纸残荷/墨泪湿了素笺/留白处/嫩藕老了思念。

细雨飘飘,满地泥泞。立冬之日,徜徉于一条田野小路,没有雨披,也不打伞,独享冷雨凉风。看麦田里的麦苗顶着晶莹的雨珠,葳葳蕤蕤地生长。抬眼望,堤坝上的河柳枝条

还在摇摆。虽然总要留下一个倒春寒,让它蜷伏在春天回家的路口,那枝条上的几粒嫩黄,却总会怯生生地站在迎风的溪边,当冰层留下最后一句感叹,太阳发布的暖,便一天比一天大胆,只需轻轻一声呼唤,所有的绿色都会连夜赶来,为春天梳妆打扮。

立冬之时,很象是国画诗韵的留白,更象是古瓷青花的律动。虽然这一幅黑白分明的山水,少了色彩,却多了让心飞翔的空间。那就找一管书写过浩瀚篇帙的粗笔,饱蘸绿意浓郁的心水,在那如疆域般宽阔的留白处,天马行空般地写上: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山东济宁 桔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77974/

四季乐章的评论 (共 7 条)

  • 雪灵
  • 清淡如水
  • 鲁振中
  • 襄阳游子
  • 从余东风
  • 生如夏花
  • 醉雨轩
    醉雨轩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