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随笔;童年的天空----童年的梦

2016-11-10 16:57 作者:水滴石穿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每个人都有过童年,都有属于自己的晴空。有人说童年是最美的画,可以画出七色彩虹。有人说童年是最醇的酒,喝下会在乡沉醉。童年生活像一朵浪花激起无数的涟漪,让自己的人生轨迹划出最美的弧线。又到了风扑面,桃花绽放的季节,我走在团场幽静的小路上,感受春天的气息,找寻儿时常攀登采摘榆钱的大榆树,在岁月的印痕中发现过去的自我.童年的梦就像影片在我眼前展播,伴我走近魂牵梦萦的儿童时代.

我的家在新疆第二师二十五团,是博斯腾湖湖滨的小团场。我的童年在这度过,我的梦想也从这里起飞。70年代的团场并不富裕,职工们天就要积肥,开荒地,打苇子.孩子天上树掏,下河摸鱼是家常便饭。冬天打尜尜,打羊拐,堆人是热门活动,那时的我们就像一群脱缰的野马在团场的土地上自由驰骋。

虽然这里的春天来得很迟.看不到满眼的绿色。但是荒地里的芨芨草墩子被大火烧过,露出黄绿色的小嫩芽,在微风中摇曳,真有一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意境.那黑绿相间的田野已经展示了生命的顽强。孩子们会用坎土曼把大敦的芨芨草挖出来,吃下面刚发出的嫩芽,剥去草根上的外皮,放在嘴里轻轻一嚼,一股青草的甘甜在口腔里打转,让人回味悠长。我们把小草根作为自己的零食,想吃了就嚼几棵,感受红军吃草根的艰苦岁月。大人们就会骂我们,“啥时候你们也吃起草根来了,那个能吃么?”

.等到榆钱树上结榆钱了,这可是男孩子的天下了,我们会爬上高高的大树上,撇下成串果实累累的榆钱,树下的女孩子会几个人合伙,撑开旧床单,接住榆钱.等采集的差不多了,每个人分一些带回家.妈妈特别喜欢做榆钱饭.她把成串的榆钱全部从树枝摘下来,洗干净控干净水份,然后撒上白面和盐巴等调料搅和匀,用手握成一个个菜团子,放在笼屉上蒸熟,锅里的水在咕嘟咕嘟的,榆钱饭的香气,让我们只咽口水,邻居的孩子也闻着香味讨吃的来了,一大锅热气腾腾的榆钱团子一会儿就被大家消灭干净,都夸榆钱饭真好吃!妈妈总是笑着说:“不急吃完我们接着做”也许是听大人说;“吃了榆钱饭长大有钱花吧”大家都放开了吃,只吃得肚儿圆,往外打着饱嗝才心满意足。

春像一个魔术师,吹醒了柳树,点红了桃花,孩子们白天在荒原闲逛,晚就会三五成群捉迷藏,玩打仗。今天这个孩子头被打烂了,明天就会有家长找上门。有的孩子刚吵过架,转过脸又成了好朋友。贪玩是孩子的天性,我们的童年就是那样无拘无束,在大大咧咧中感受人间的真情。柳树长出细嫩的叶子,我们会爬到柳树上,吮吸那种叫甜蜜蜜的果实,有一股淡淡的甜味,吸几下就没有味道了,吐了再吸另一个,那种味道真不好形容就是特别。我们中有几个孩子用柳条做成柳笛可以吹出美妙的乐曲,可我自己做的柳笛吹出声像老驴放屁,嘟--嘟的真难听。

小麦浇过头水,郁郁葱葱的麦田像一张地毯,感觉踩上去软绵绵的,好想在上面打个滚。每到傍晚时分,田边、树林了会有成群的坶牛出现(地里的金龟子羽化的成虫)我们叫它坶牛。它像小无人机嗡嗡的忽高忽低,在夕阳下抖动着翅膀,演奏着田园交响曲。那时我们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拿上一个扫把、一个酒瓶加入到打坶牛的行列。别看这个小家伙个头不大却很狡猾,有时几扫把打下去它会跟你捉迷藏,一会儿飞过树梢,一会儿钻在枸杞刺里,让你寻它不得。小伙伴们展开打坶牛比赛,看谁的收获多,就这样你争我夺,谁都想成冠军。等到瓶子装满了,我就回家喂老母鸡,看着老母鸡吃的津津有味,而我却皮破肉烂,妈妈破例奖励我一个煮鸡蛋,那时的我脸上笑开了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童年梦一样的童年,我们在无忧无虑中感受童年的乐趣,在春华秋实里,走过风风雨。在潮起潮落中拉起梦想的风帆。也许我们的童年没有惊心动魄,更没有高科技的娱乐活动,有的只是返璞归真、亲近自然,现在的孩子感觉是幼稚可笑。但是我觉得这也许会是我人生经历中的一笔宝贵财富,让我享用一生。啊!我时时在梦里回到童年。

作者;杨建军 博湖县第三小学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77071/

随笔;童年的天空----童年的梦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