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云松雪缘(小小说)

2016-11-10 09:11 作者:金刀  | 1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二零一六年第一场,来得正是时候,十一月七日,刚好是立那一天。

这场雪,是在辽北大地被“霾”了两天后下来的。不知道从间什么时候开始,反正清早起来就见这个“较大城市”的所有街道都白了。

雪花,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天,阴沉得很。这雪,一时半会儿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李云松一身运动装,手机包斜背在身,推开房门,走出户外,融入冰和雪的世界中。

李云松有早起的习惯,每天清晨四点半必起床,五冬六,一马冷水洗漱,然后走出户外去晨练。他或是疾走或是慢跑,每天至少一个小时,从不偷懒,也不间断。因为常年坚持,他的身体倍儿棒,年年体检,各项指标皆优。一年到头,连个头痛脑热的事儿都很少发生。用他调侃自己的话说,自己羡慕死自己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雪地上行走,脚下哧溜溜滑,就像走太空步一样,他感觉挺好玩儿的,童心复来,心情大好。

走过一个街角,又走过一个街角,突然,他看见一个老人躺倒在不远处的路旁,脑袋枕在马路边石上,有血从头下流出。

“不好,一定摔得不轻!”李云松快步走上前去。

见有人过来,老人挣扎着起身,可动了两动没起来。李云松没有多想,伸出手,扶住了老人的胳膊。老人又用了用力,似乎想让他拉起,一边翕动着嘴:“滑,滑倒……”一边,向远处开过来的出租车招手,“我-要---回家。”

他把老人扶上了车,也跟着上了车,却示意司机:“就近,市医院急诊!”

老人跌倒,可不是小事情,尤其磕破了头,一定要马上送医。这方面,李云松有过沉痛的教训。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也是在这个时节,他的爷爷清晨起来散步,跌倒在村头的马路边上。爷爷挣扎着走回了家中就昏迷了过去。送到医院抢救,还是落下了后遗症,医生说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

李云松和出租车司机把老人直接搀扶到了急诊室,急诊医生马上为老人展开了紧急诊治。李云松在大厅里来回跑着,一会儿交款,一会儿取药,一会跟着做各项检查,现金不足,幸亏银行卡在手机包里。他俨然病人家属,忙得不可开交。他想到了五年前,也是在医院的大厅里来来回回地跑着。他心里想,这个和自己爷爷年龄想仿的老人,千万别有大问题,只是仅仅磕破了脑袋就好。

突然,他手机铃声响起,是女友雪媛打过来的。

“喂,雪媛,你好。”他有些兴奋。

“云松,我回来了,再有半个小时,就要下车了,你来车站接我啊!”

“我,喂,雪媛,你,你说什么?你回来啦?怎么不早告诉我呀。”他感觉有些突然。

“给你个惊喜呗,咋啦,不欢迎?”

“欢迎欢迎,不是,雪媛,我…”他有些语无伦次。

“雪媛,我,这会儿,走不了,….接不了你呀。”严重口吃。

“为什么?有新情况?!有小女生在粘着你?”电话那头的语音有点调皮。

“雪媛,我真的接不了你,我这会儿在医院呢,一个老爷爷摔得不轻,是我给送来的,脱不开身的!”

电话那头稍许沉默,然后一字一顿,“李云松,你再给我说一遍!”

不等这边说话,那头机关枪响起:“骗人都没技术含量,我走时你都没送我,说是在医院呢,怎么我回来你又在医院?两年了,难不成你和医院签了驻院合同?!”这子弹,嘎吧脆地响。

“李云松,不敢劳你大驾了,大不了我自己回家,哼!”这句话像炮弹,直接炸断了电话。

李云松回拨电话,“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老人被从急诊室推了出来,转到观察室观察治疗。

急诊医生告诉李云松,老人的状况比预期要好,意识也清楚。经过对症治疗,很快会康复的。还有,已经联系上了他的家人。

他以一种赏识的口吻说:“小伙子,你与这个老人非亲非故,又不认识,却能不避风险,送他就诊,真的太难得了!”

“你知道吗?”医生话锋一转。“老人脑硬膜外有轻度出血,还伴有轻微脑震荡。因为送诊及时,对症处置,老人躲过了一刧。是躲过了一劫呀!”他把“一劫”说得很重。“如果颅内再出血10ml,或者说晚来十分钟,老人的后果可就不乐观啦!”

李云松点了点头,仿佛自己做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一种荣耀感油然而生。

转而,他脸上现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惆怅。显然,张雪媛误解了他,这种误解得需要多少努力才能消除啊!。

他和张雪媛是高中时的同学,他们两个志趣相投,在班级里又都是好学生,常常参加学校组织的公益活动,相互产生了好感,临毕业时确立了朋友关系。为了在一起,他们报考了同一所大学被录取,并于同一年毕了业。

晨练的习惯,是他们从大学时期养成的,并且一直坚持着。那时,他们俩每天早晨都会在同一个时间分别从各自的宿舍中跑出校门,然后,肩并肩地跑向原野,跑向河边,跑向学校后面的小山。一晃六年过去了,他们仍然以朋友的身份耗着。有朋友不禁要问了,你们没有谈论过你婚她嫁的的事情吗?谈论过。他们共同的意愿就是,先找工作,再安家立命。理由简单不?就这么简单!

大家毕业后,李云松很快就找了份工作,张雪媛,却选择了南漂,两个人的事情只好在原地踏步

前些天张雪媛说在公司谋得了一份北方代表的职位,年底前可能落实。谁想到她回来的这么快,事先还不打个招呼。

他们两个其实都是性情中人,张雪媛性格开朗,善解人意。李云松,幽默沉稳,为人善良。最金贵之处,两人彼此坦白,谁对谁都没有过不信任。

可今天,张雪媛一定是真的生气了,认为他不在乎她了。人家生气也是有道理的。哪有女朋友远走他乡男朋友不接不送的呢?李云松感到深深的内疚。

李云松坐在病床前,木然地看着病床上的老人。老人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两眼微闭着,嘴角微张,时而翕动一下,似要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发出声音来。他又看看床头上方的吊瓶,有三四种药液顺着滴流管,争先恐后地滴入老人的身体。李云松为老人掖了掖被角,老人睁开了双眼,冲他点了点头,一丝笑意从嘴角流出。李云松从老人的表情中得到了些许的安慰,他长出了一口气。禁不住去想两年前的那桩事儿。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也就是张雪媛准备去南方的那天,他在去与她汇合的路上,遇到了一位中年妇女带着小孩,骑自行车摔倒在马路边。由于那女子摔伤了胳膊,是他帮助她去了医院,帮助挂号,就诊取药,联系家人而错过了送站的时间。

想了这些,李云松无奈地摇了摇头。唉,天下竟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这不是老天爷诚心跟我过不去么!

老人的家人陆续来到了医院,他们对李云松非常感激。老人的儿子从口袋中掏出一沓钱来,往李云松的手中塞,说是帮老人捡回了半条命,以此表示谢意。老人的女儿也从口袋中拿出十几张大票来,往他手中塞,说就当是酬金,奔忙了一大早,这点钱只算是意思意思。

老人有些激动地嘱咐家人,一定要把小伙子的电话号留下,让大家管他叫恩人。家人们怕老人激动,影响病情,又去嘱咐老人就别操心了,治病要紧,一切我们都会办好的。

李云松谢绝了家人的一片好心,整理好了诊疗票据交给了他们,收下了自己为老人看病所垫付的钱,并以自己还有事情要办为由,匆匆离开了医院。

李云松重新走在大街上。

雪,意外地住了,空气清冽,沁人心脾,他无暇享受这些。他看了看时间,上班时间还没到,雪媛下车已经多时了,这会儿,她会在哪儿呢?

他要给她打电话,再深的误解也要解开呀!

这时,手机铃响了,是张雪媛打过来的。李云松眼睛一亮:“雪媛,你在哪儿呢?”“我在市医院,急诊观察室,云松,你快过来。”

李云松的心骤然一紧,“雪媛,怎么啦?!你没事儿吧?!雪媛!”

他急转身,向市医院跑去。

当他重新跑回观察室时,看到张雪媛正安坐在老人床边。雪媛看到了他,并没有搭理他,俯身和老人说:“爷爷,救你的,是那个臭小子吗?!”

顺着她的手指,老人咧了咧嘴,笑了。

一家人笑意也都挂在脸上。

倒是李云松不好意思起来,他胀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雪媛,你,你,没事儿吧?!”

2016-11-8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76915/

云松雪缘(小小说)的评论 (共 1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