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亲,天堂里还有没有你喜欢的梆子戏——王景中

2016-10-28 18:01 作者:新疆纪实文学总编室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父亲去世的那一年开始,每年的父亲节我都会写一段文字给他。在深人静的时候,找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对着星星点点的太空,一字一句的念给父亲听。为了这件事情,母亲笑我痴,弟弟说我傻,但我始终执拗的相信,虽然老人家远在天堂,不可能看到或者这些文字,但父子的心是相通相融的,即便是身在两个不同的世界,我的心思父亲也一定能够感受得到,这发自内心的缕缕亲情一定会让生性开朗的父亲排除寂寥,开心不已……。

父亲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民,与家乡那片并不肥沃的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但在我看来,老人家却有着令人羡慕的人生经历:他身材矮小,家境贫寒,却在即将被纳入“光棍”行列的三十岁那年娶了貌美如花的母亲,让十里八乡的乡亲们百思不得其解;他穷了一辈子,苦了一生,但命运的不公和生活的磨难非但没有压垮他,反而培养了他苦中作乐的性格。他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乐天派、幽默王、梆子戏票友,他那字正腔圆、举手投足间显示着专业水准的梆子戏唱腔让乡亲们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做了一辈子的农民,但他却能做到刚正不阿、不卑不亢,堂堂正正,直到驾鹤西去都是满脸微笑,一身从容!

父亲的刚毅,父亲的坚强,父亲那面对命运考验和生活磨难所表现出来的从容和乐观的生活态度就像一枚烙印,印在我的心里并始终伴随、鼓励和鞭策着我成长

记的是在我上初中的那年。随着我们兄弟三人逐渐长大成人,父亲的压力越来越大。我们长身体的阶段,饭量大的惊人;我们要上学,虽然学费不是很高,但对于土里刨食的父亲来讲,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为了尽量让我们吃得好一点、穿的好一点并能顺顺利利的完成学业,父亲便和母亲一道,借着农闲的时候蒸馒头卖,挣点小钱贴补家用。每天晚上,父亲和母亲便通宵达旦的蒸馒头,第二天,父亲便骑着他那辆自己焊制的自行车到离家十余公里到县城叫卖。虽然辛苦,但父亲从来不让我们兄弟三人插手,只是一个劲的对我们说:把学习搞好,把学习搞好!

那年日的一个晚上,母亲做好了饭,我们兄弟三人也各自完成了自己的作业,一家人围坐在炕头,一边聊天一边等父亲回家。突然,窗外雷声滚滚,狂风大作,瓢泼大倾然而至。面对突然而来的变故,两个年幼的弟弟立马躲进妈妈的怀里,哭着说:“妈妈,下大雨了,爸怎么办呢?”。妈妈无语,一边焦急的看着窗外,一边安慰我们:没事的,没事的,你爸一会儿就回来了 ,一会儿就回来了。

雨一直下,我们一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要知道,从我们家到县城有十多公里,除去三公里的柏油马路之外其余全是土路,雨大路滑,年逾五旬的父亲要经过几多跋涉才能回到家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突然,一直仄着耳朵听动静的母亲推开两个弟弟,一边下炕穿鞋一边说:快,你爸回来了,你爸回来了!我们兄弟三个瞪着不解的目光看着妈妈:爸爸在哪呢?

跟着妈妈一溜小跑来到院内,这时,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旋律由远而近传将过来:苏三离了洪洞县,迈步来打大街前……。是父亲回来了!这不是他常挂在嘴边的梆子戏吗?

拉开院门,父亲的身影已经就在眼前:浑身衣服湿透,裤管卷到大腿,脚上的鞋包裹着厚厚的泥巴,肩上扛着的自行车,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我们兄弟三个一拥而上抱住父亲,我的泪水和着雨水顺着脸颊尽情的流淌,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流泪,就是想哭!

父亲已经去世六年了,但这个画面就像一幅雕塑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每每想到这些,我就会满眼含泪,对着浩渺的天空轻轻地问:父亲,天堂里还有没有你喜欢的梆子戏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74275/

父亲,天堂里还有没有你喜欢的梆子戏——王景中的评论 (共 5 条)

  • 清澈的蓝
  • 雨袂独舞
  • 大三毕业
  • 鲁振中
  • 醉雨轩
    醉雨轩 推荐阅读并说 父爱如山。欣赏,推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