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近大梨树

2016-10-19 18:26 作者:心境如水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个秋天我多了一份收获。

来到新时期党员干部的楷模毛丰美的家乡——辽宁省丹东凤城市凤山街道大梨树村,其实一提起毛丰美人们自然而然会想到大梨树,不知不觉也就省略了“村”及其他。大梨树是村,也是毛丰美,也是一个时代的感叹号。

大梨树的确山清水秀,花果飘香,置身其中,颇有点“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的古朴恬淡意境。更为壮观的是万亩五味子种植基地和十八公里五味子绿色长廊,秋季时节,红红的五味子,如珍珠般串串挂在绿叶之中,绚丽至极。

花果飘香的山上,硕果在枝头摇曳,等待人们的到来,在这里,亲自采摘的乐趣是笔墨所难能描绘的。站在一棵棵浓阴的果树下,吃着自己亲手采摘的果实,那甜蜜感觉早已超过了它本来的味道——你看!人们一下车,就迫不及待地向山顶冲去,嘴急的看见枝头出现了水灵灵的大梨,就忍不住摘下来,擦都不擦就啃上一口:“哇,好甜好水灵啊!”

一路上导游小姐不断地介绍毛丰美同志的先进事迹,仿佛觉得那些从遥远的传说和追故事里飘过来的不仅仅是一缕缕花香,还有一代又一代大梨树人在这片曾经贫瘠的土地上挤满岁月装满艰辛的缩影。

没有挣扎,怎会演绎出神话般的现在和未来,就像眼前的景致,默默地清幽地却又如此澄澈如此迷人,仿佛沉醉了一段岁月,也湿润了我们的脸庞——天然而纯粹,比大山还要厚重,一个深情的拥抱,都似动听的乐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花果山、药王谷、龟山东湖、葡萄城……我们身置在山头、沟岔,不单单是欣赏这北方画廊的匆匆过客,恍惚间总感到自己的血液在血管里喷涌,即是亲眼所见,但又依然有种做梦的幻觉——阴阳泉的流水,龙潭的荷叶;层叠的梯田,青青的石板;红砖绿瓦、农家小院;高傲的银杏树,盛开的百合花……俨如一隅江南水乡,令人眷恋,令人陶醉。而你真真切切已经醒了,就像一俟风吹来,千树万树花开,一派生机盎然。

相信,谁站在“干”字碑下,都会发出由衷的感叹,谁站在“干”字碑下,都会被大梨树人战天斗地的精神所折服。

“干了也许没有,不干什么都不会有”一句名言,昨天没有过时,今天没有过时,明天依然不会过时。

“干”,在大梨树人的心里是真理,在手上是实践

“干”,就是一把开山的镐,告诉碧水蓝天。

“干”,就是一头拓荒的牛,让淬火的心灵托起群山。

于是,2.6万亩的荒山变成了花果山;于是,乾隆皇帝御批的小王沟变成了药王谷;于是,五味子、五味子酒誉满省内外;于是,臭水沟变成了龟山东湖;于是,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变成了影视城……

“干”字文化广场,那360个“干”字,铸成了一座丰碑,成了大梨树人精神的象征和骄傲的永恒,即是足迹的打磨,又是岁月的留痕。因此,一个“干”字,便让人们从中读出了大梨树人一张张鲜活的脸,一个群体的高度和宽度,也让人们从中读出了“鸡叫亮天干”,“披星戴月干”,“头顶烈日干”的铮铮铁骨和快慰的生存内练。

从贫穷走过,方知温饱的含义。穿过沧桑岁月,方知富庶的甜蜜。这片苏醒的土地,这片醉美的大山。那些如画的风景,那些绝妙的乡情,已然都在悄悄地告诉人们生命力的原始意象,都在冲荡、浑厚而又不失明晰地独特表达。

想起“愚公移山”的故事。该寓言故事出自《列子•汤问》,作者列御寇是战国时代的思想家寓言家和文学家,是道家学派著名的代表人物,故事的主题思想反映了人定胜天的道理。1940年,徐悲鸿创作了神品《愚公移山》,用一种形象生动的艺术语言表达出抗日民众的决心和毅力,鼓舞人民将抗日进行到底,并坚信一定能取得胜利,这幅画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毛泽东同志在党的七大闭幕词讲话中,也提到了《愚公移山》的故事,从此就变得家喻户晓。它告诉我们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情,只要要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就有可能成功——愚公不愚,移山就是好,移了就有精神,这就是愚公精神。

如此说来,“干”字最简单,但其严谨的价值与魅力又是超时空的神圣,这实在是一种无畏的得意,这实在是一种强有力的支撑,也正是这种得意与支撑,生发与成就了大梨树人在毛丰美书记的带领下30载拼搏、脱贫致富的风历程。“干”字当头谱新篇,汗水写春秋,勤奋建家园的气势与辉煌。毛丰美就是当代的愚公。

山青翠,人风流。

走近大梨树,如同走进神奇、瑰丽、壮美与秀雅。

走近大梨树,如同走进深邃、哲理、良知与朴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72050/

走近大梨树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