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邪恶魔女拽小姐97

2016-10-07 06:41 作者:风铃絮语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年前,他们俩逼不得以与恶魔签下契约,以自己的心换取生命,然后报仇。

然而,在得到力量的那一刻,他们终于明白那时的月儿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死亡之气了。原来,她也是与恶魔签约的傀儡。

与恶魔签约,第一次是要用心脏,而第二次……是灵魂

她到底有什么恨呢?以至于要出卖自己的灵魂。

长发缓慢的搭落在双肩,血瞳褪去,依旧是那双湛蓝的瞳孔。

随着这变化,脑海中的巨型蝴蝶忽然化作尘埃,似有一阵微风吹过,然后什么都没有了,脑子空荡荡的,似乎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喂,你们说……你们认识我?”之前的那些剪影全部消失,她的记忆只有染星月的那部分。

两人忽然挑眉,她想起来了什么吗?

“你们的气息让我感到很熟悉,所以,我想相信你们。”

那样的气息,死亡的气息。

“月儿,也许你忘了,但是我和流伊却不会忘记你曾答应过我们的……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夙羽并不打算将冷月儿的过去告诉月儿,这样只会是她的记忆混乱,然后会走向崩溃的边缘。

“我也希望你们能转到莫熙。”

晴天霹雳。

“不可能!”首先站起的是夙羽,他额上爆出的青筋着实吓人,

“为什么?”

“月儿,你要知道我的仇人是辰熙,我活着,就是为了让他也跌入地狱。”为了这个,他已经出卖了自己的身体,沦为恶魔的傀儡。

“为什么是我?”他刚才的那阵红色气息不是很彪悍吗。

“只有你的手,能杀人。”

协定生效后,虽然拥有了强大的死亡之气,不知道为什么却不能杀害到任何一个人,除了那些跟他们同样拥有死亡之气的家伙。

但是,印象中……月儿是特殊的。

唯独只有她,能用死亡之气伤到人,而且,也只有她在唤出气息的同时力量、速度各方面都得到提升。

勾唇,此刻她没心没肺的笑了“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进入莫熙,其他,免谈。”

“我答应。”

“流伊……”

“夙羽,你太懦弱了,你要是想打败夜辰熙就必须正视他!”

望着流伊那似乎燃烧着火焰的眸子,他所有的言语都被扼杀在腹中,“好吧。”

“事不宜迟,就现在吧。”

还没等两位美男的反抗话说出,月儿就拉着他们的手直接奔向莫熙。靠,她时间不多诶,只有三个月,混了这么久,就连见上那个人一面都没有……

+++++++

雷厉风行的拉着两人往回莫熙的路上。

微风乍起,不知从哪飘来一阵蒲公英,白绒绒的还带着斑斑鹅黄色,落在掌心里就像一个熟睡的美人,那么安静,那么柔和。

不知怎的对于这蒲公英有特殊的情感,那感觉就好像是一汪清泉穿过她的心间,留下一丝清凉,一丝眷恋,一丝温和。

夙羽鬼使神差的转头——那里有人。

只是眨眼间,角落处又变得空荡荡的,难不成是他看错了?

皱眉。也许,是吧……

黑暗,无尽的黑暗。

远方那个女孩就这样伫立在那里,微风挽起了她的裙摆。

蒲公英的花瓣似落一般纷纷而下。

她向她伸出了手“月儿,我马上,就会回来了,呵呵……”妖媚的笑,遍布整个世界。

月儿疾步驰骋,就差那么一点……

“唔!”一阵激灵,额头遍布汗珠的月儿迅速从床上立起。

望着镜子中那个有着极大黑眼圈的女孩,月儿郁闷了,都是那个魇!害她睡不好,天哪,她的美貌容颜啊!

不过哦,说真的,那个女孩还真是无比的熟悉……月儿只觉得自己好像跌入了一个深渊,然后沦为他人的傀儡,任人操控。

还好她把那个什么什么夙羽拉了过来,相信不用多久她就能想起那个女孩,然后……就不用天天被那梦魇惊醒,她的这张明星脸可不能毁啊,想起翠翠那狮吼……浑身一抖。

事不宜迟赶紧去约定的地方找夙羽!

赶紧穿好衣服,往莫熙奔去。

+++++++

仍旧是昨天那条小道。

月儿踩着急促的步伐想前行,忽然梦中的那阵蒲公英冲击了她的视线。

昨天好像在这,也看到了蒲公英。

白绒绒的,带有鹅黄色的花瓣轻轻地掠过她的身体。

“碰”然后月儿的肩膀便被一个突然闯入的女孩狠狠地撞了一下。

“对不起。”那女孩抬头……

跟月儿相同的墨发在空中飞扬,墨黑的瞳孔泛着水雾一眨不眨的盯着月儿,清秀的瓜子脸上雕刻着无比精致的五官。

“对不起。”女孩匆匆向月儿点头,然后与她擦肩而过。

月儿只感觉自己的大脑被什么东西用力的冲击了一下,等她回过神来,女孩已经不在她的视线内了,突然瞄到地上一个钱包“喂,等一下,你的东西。”

刚才不远的女孩立刻被月儿追上,月儿拉着她的手臂,另一只手递给她那个钱包。

然后,女孩笑了,妖艳无比,“谢谢”月儿……

怦,怦,怦,月儿感觉到胸口的震动,瞳孔迅速放大,她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胸口,这里……竟然在跳动?多久不曾感受到心脏的存在了?

“你做过心脏移植手术,所以现在……只算是个活死人。”

那个男人赋有磁性的声音徘徊在耳边。

从记忆中脱身,却发现那个女孩已经不在了,抚摸胸口,还是那般空荡荡的,不曾跃动,呼!肯定是因为最近噩梦做多了,连幻觉都有了。

甩甩头,继续着自己的行程,却没有发现身后一双血瞳如豺狼一般死死地盯着她。

+++++++

到达目的地,想对面的那两人挥了挥手,小步跑去。

“喂,转学手续都办好了吗?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事都搞定了吗?”大姐大似的,豪气的拍着两人的肩。

夙羽和流伊木讷的点了点头。

“好吧,你们要转到我这个班……不同班也行,反正姐天天翘课。”

“随便”

“靠,装什么酷,连个表情都藏着掖着,跟那个臭人一样的死板”魔爪向流伊的脸颊伸去,然后在上面留下一个红红的印记,这才满意的缩手。

“那就别耽误时间了,赶紧回莫熙吧。”又不待两人说话,风风火火的拉着两人就跑了。

只留下一个脸色铁青的服务员,“喂,你们还没结账……”还未说完的话就被月儿的一个眼神秒杀了。

“喂,你们说认识我,那我过去到底是什么样?”

“还有诶,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

“最奇怪的是那个蒲公英。”

“啊,对了今天我遇到一个好奇怪的女孩……哎哟!你们怎么停下了。”

一直在说话的月儿在感觉到额上一阵生疼之后,便停下了自己一直在蠕动的嘴唇。

怎么了?

探出小脑袋,绕过前面的两人目光直锁向前方。

哦买噶!是夜辰熙他们。

靠近夙羽的左手臂像是触碰到了火焰一般,目光再回到夙羽身上,此刻,他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隐约中月儿又感觉到了那个名为死亡之气的红色气体。

眉头紧锁,忧心的望着夜辰熙一行人,扯了扯夙羽的衣袖,“会死人的啦,淡定!”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气体透过夜辰熙他们的身体,然后他们竟然毫发无损!

他们这是什么身体构造啊?她可是难受得要死了。

眼见自己的劝说丝毫不管用,月儿识趣的远离夙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夜辰熙,好久不见了。”邪魅的勾勾唇,不屑的盯着眼前的这些人。

夜辰熙则是直接无视他,把目光转移到月儿身上,倒是他身边的安浩羿忍不住了。

“夙羽,不是约定好了吗!武盟我们胜过你,你就不再来找麻烦了!”

“我不是跟你说话,让开!”

“你小子不要得寸进尺,有本事干一架!”

“谁怕谁?”

瞬间激起一阵火花。

流伊见势不对,急忙拉住了爆发中的夙羽,而安浩羿也被景莫辰拉住了,即便这样,那团燃烧的火焰仍是没有被扑灭。

在一旁贪婪的吸允着空气的月儿也发现形势不对,急忙闯入那团红色气体当中,充当中间人“有话好好说啦,打架伤和气。”

谄笑的看着脸色青黑的安浩羿,心里咯噔一下,夙羽可是她带来的人,再说她还要他帮忙找回记忆。

“他是我带来的人啦……夙羽不是坏人,真的不是。”眼瞳左右瞟,声音不自觉的变小“你们干嘛那样看着我啊,尤其是你,安浩羿姐又没欠你钱,摆出那副酸脸怎样啊?”

“染星月!”

一个激灵“到!”

“谁叫你把这个人带到莫熙的?”

“什么什么人……啊,他们已经是莫熙的学生了哦,以后大家就是同学,要好好相处,好好相处……”继续谄笑看着安浩羿。

完全没意识到安浩羿那杀人的目光。

夙羽无视安浩羿目光转向月儿“月儿,我想你还需要我的帮忙吧。”

月儿转眸,不行,再让那个梦魇缠绕她,恐怕她会疯了的!

“走吧”

“嘿嘿,安浩羿再见。”歉意的对他们点点头,便一溜烟的跟上了夙羽。

“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别翘课,我们在班上谈好了。”

也是,她跟他们不同班,至少碰不到。“恩”

第二天,夙羽和流伊两人果真迅速的办了转学手续并且转到了月儿班上。

当然两人刚踏进莫熙就引来了不小的骚动,尤其是夙羽那家伙,都能把那些花痴女的魂给勾出来了。

“夙羽”

“流伊”

来到班上惜字如金的报完名字两人便各自找了一个靠近月儿的位置坐下。

“喂喂,你看见那个红头发的男生了吗?他是在看我吗?”

“胡说,他是在看我啦,天哪,他的眼神好酷。”

“那个小正太也好帅啊。”

花痴激动了。

月儿又想起夜辰熙那帮人,每次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回头率可不是一般的高啊,微微点头,果真这个时代美男吃香啊。

被议论的两位美男丝毫没有动容而是打开自己的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

莫熙本来就是贵族学院,学生配个电脑不是什么罕见的事,由于大多数学生都是有家族势力所以在课堂上老师也不会太过约束,也就是临近考试的时候管得比较严,对于这种老套的规矩,月儿很是鄙视。

【】有许些装饰的电脑桌面通讯栏那一行小喇叭闪现。

脑子过滤了一下,手指轻轻飞舞。

【月】喂,你们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吧

【伊】恩

【羽】月儿,你现在轻轻闭眼,仔细的回想过去,首先从冷月儿这个名字开始想

月儿照做,缓缓闭上眼,冷月儿,冷月儿,冷月儿。

她的冰冷无情,是的,她叫……冷月儿。

额上不停的冒出水珠,一些残缺的剪影就像无数的细针扎入她的脑海。

“染星月!你在什么?”眼见有些眉目了瞬间所有的幻想都被一声吼叫声打断了。

“啪”第一个拍桌而起的是夙羽,他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冷漠的声音抢先了“老师,上好你的课,不要多管闲事。”

台上的老师身形一抖,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自认倒霉的继续教课,她心里是万分郁闷,明明她才是老师,明明就是这个叫染星月的同学做错了,为什么事后,她倒是像那个做错事的?

瞄了一眼月儿,不小心对上她那如寒冰的眼神,抖抖,目光一转,又看见那个新生眼里尽是火光的盯着她,呜呜,这年代,老师不好当啊。

【羽】有什么印象吗?

【月】蒲公英,满天飞舞的蒲公英

……

顿时,这个世界陷入一片安静。

【月】怎么了?你们怎么不说话?

【伊】咳,没什么,你继续说……有关于蒲公英的吧

【月】哦,对了,昨天我看见一个女孩,她从蒲公英……

“啊!报道!”

心绪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呃,那个,我是转校生,路上堵车不小心迟到了,打扰大家学习真是抱歉”

“啪”

默默捡起夙羽跌落的鼠标,小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他“喂,你怎么了?干嘛发呆?你怎么盯着门口,门口有什么……”

“啪”刚捡起的鼠标立马落地。

是那个女孩!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69184/

邪恶魔女拽小姐97的评论 (共 9 条)

  • 雪灵
  • 绝响
  • 心静如水
  • 清澈的蓝
  • 鲁振中
  • 襄阳游子
  • 雨袂独舞
  • 雪中傲梅
  • 白草诗人
    白草诗人 推荐阅读并说 确实好文,细心读过,推荐给更多人共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