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浅秋玉门关,情溢长悠远

2016-10-04 19:49 作者:诸葛杨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动车风驰电挚般在河西走廊上飞驰,遥远的戈壁滩久久无一丝生机,满眸的苍凉是那么熟悉,古老的土地荏苒间是那样沉寂,举眸远眺,窗外戈壁广袤的大地仍旧寂静无声,一样的孤寂涌出无限感慨,如梭岁月,转眼几十年的时光失去,却沉淀无限沧桑的事故,令人萦绕无限回味无穷和感叹,如的流云岁月,让一代父辈由五湖四海的故居;又有特殊的因由历史相聚在青藏高原蓝天白云下那片广袤苍凉的荒漠大地上,二十几年后可他们的后人又相聚在了祁连山脉俊峰巍峨之中。

题记

几十年后的相约,动车在河西走廊上飞驰,广袤的大地是那样深远,满眸的戈壁无垠长

廊还是那片荒凉的土地,那样高原的天空,还是那样旭日东升,阳光灿烂。西北那寂静荒凉的天体,还是那样空旷坚韧,像一个四溢着阳刚之气硬朗的汉子,还是那样一个粗旷的好朋友,几十年中总有无序的想念, 总是想象能有机会再次蛮看;看看他那粗旷的容颜,絮絮那过去的相守相伴。也总是畏惧和敬畏那高原大山的巍峨藴厚和深远。

相比之下还记得在南方那片绿水青山,那翠绿盎然,那微风蔢颯,那绿水涟漪闪烁,和风细,悠然之美,温柔翩迁,婀娜多姿,然似多情美女,总是令你恋恋不舍,留恋忘返,并增添无尽相思恋念。柳丝飘曳,阴雨绵延,氤氲着天地间,娇柔似女子羞涩,细腻温馨入微,情柔似水,榆荚芳菲,入心的缠绵,内秀总是令你不忍分离的向往。

可也对蜿蜒逶迤的祁连山缱绻留恋,终衷情湛蓝的天空和故去原之河那遥远的期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无奈的期待也是走进暮年时越加深厚的回首,对老朋友和那些相识不相识都在深山沟壑里生活过的故人;怀念在心间,怀念,才清晰记得悠远的过去,就像那高原雄伟浩瀚山脉里的那条河,那条孜孜不倦,那条清澈见底,那条穿山越岭,那条蜿蜒深壑的河水,疏勒河在我悲欢哀乐之间,她永远是永不停歇的流躺在我心里。

列车在宽阔广袤的河西走廊上行走,那古老的记忆和眼前一样,离玉门越来越近,我的心情越来越不平静,总有泪水盈眶,总也忘不了在哪祁连山内孤独的心,在那沉静蕴厚的群山之中,那孤寂寥默的情绪是我在哪厚静之中永远不能平静的缘由,总有很深很远的期盼,无奈。

还记得父亲退休之后,曾满含泪水的和我说,在青海奔波一辈子,那种渴望回归家乡的心愿伴随一家一辈子,在无形中流浪游子的心也充满无限思念和期盼。悲伤随着想念父母越加深远,思念着童年生活过得故土,在深山中等待着未来并把青无度虚耗,无垠的走廊勾起那无限回忆,从此那一颗孤独的心,那一种流浪的漂泊的心......

我总还记得在那深山里,母亲在洁净稀薄的大山中喘息着,打土胚盖房子,她那双皴咧

粗糙的双手高高的举起坯泥,在山谷中回荡着坯坭落的沉闷的怦怦声,久久不衰。玉门关越来越近,高大的嘉峪关城楼那古老雄峻的身影在满眸中向后退去,古老的长城最西关便慢慢在我的身后消失,我又走进了关外,天籁间仍是那样熟悉,我的记忆已在玉门关的天地间回响,眼泪不由得轻轻流下,望着窗外的天地我在激动中;沉思的沉重中慢慢冷静着激动的情绪,我的心里总有那青藏高原绵延雄伟的山脉不停的回放,碧清的河水;陡峭宽阔的河岸;蔚蓝的天空在心中漂游,旭日在脑海里灿烂着;荡漾着光辉,清晨一抹朝霞在东边的极眸中点亮天地,晚霞殷红半边穹宇,西北就像一个粗壮的汉子,心胸是那样宽广,开阔的大地一览无余的荒凉,使人在这无尽的天地间自由畅想,也为此苍凉而仍感孤独寂寥,但从没有过眼泪隐忍着悲戚坎坷。

又一天,在历列的行程中,大巴士行走在旧时往祁连山昌马乡的道路上,湛蓝的天空上,远山之遥飘散着淡淡的白云,云天之下雪山那山峰上戴着那白绒绒雪帽,还是那样旧时的雄伟峻拔。极清静高原的道路两旁一眼望不到边的风力发电机组,懒散的摇着扇叶,也有静静不动的呆站着,是不是回想着在那遥远的日子里,蛮荒中初的风沙,深周身吹过的寒风和飘摇的雪花,蔚蓝的苍穹中那悠然飘过的彩云,淋漓沐浴一瞬的夏雨,都是在那孤独中反复体会的西北风情。

很早的那一年在春节初六青海高原时,受命单位出差到上海,因计划经济中卖方市场,

采购是不容易的,四处求购,无限的等待中,雨后在上海南翔古镇古园一游,雨后的古镇是阴冷的,但空气清新湿润,名园中草木青翠,高大的树冠,枝叶雨珠反射着阳光,古猗园幽静葱茏,树影下花园内葳蕤连片娇艳芬芳,腊梅四溢着淡淡的清香,静谧之中便觉与故园心相依偎,那便是相拥之美,水面上虽没有荷花,碧绿的水中相拥着洄游的彩鱼,便有十分的亲近和依恋明园那古朴的回廊,曲径,古楼的典雅便使你留恋忘返,哪怕是在曲桥凉亭下对着绿水翠竹静静呆坐也是不愿离去的,那里也处处都充满感动的泪水。

可最熟悉不过的还是祁连山,苍穹上反复回旋高傲飞翔的苍鹰都那样清新的就像昨天,大山中高海拔雄峰山谷间那一片片土胚斜脊的摸着黄泥的房子,不知道有多少是出自母亲那双粗糙布满老茧的双手,哪里有我少年时代的清纯青年时代的孤独和期盼;无限的渴望,还有人们相处的感动历历在目。

三十多年后的再次相聚原来熟悉的面容又感到是那样的陌生,相握的手久久不愿放松,

喜悦的诉讼着久别的思念。每一盘荤素不同的菜肴都四溢着久别相约的悠远情谊,每一杯美酒都洋溢着深情的祝愿和泪水,很久的夙愿如愿实现,而氛围中充满无限感慨和伤悲,欢悦;动情。几天的相聚总有分手的时候,分别是痛苦的,年轻的芬芳岁月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是我们再进入暮年时都有重走牵连山;重相聚首的欲望,相拥着泪水,拥抱着难忘的情谊,也给我们理由和时间在分别时,想往何日再相聚,泪眼婆娑在高原蓝天之下,这次相拥之后我们的记忆不再年轻,可那沧桑的面容伴随着分别的难舍,一杯酒,一句话,都那样厚意深情。

我们都忘不了那雪山的呼唤,那清澈疏勒河水的缠绵,争相去展开那尘封满是皱褶的记忆,去抚平记忆的褶子和轻轻拂去记忆上的那尘土糟渣,我怕相聚的喜悦刚刚跃起,欢乐的回首才把浓浓的回忆挽起,短暂的相聚便来之别离,摧残老友的拥抱,恼人的接踵而来的沉沉的挥手悲伤,难舍的泪水冲刷着苍老的怀念情谊,不愿眼见这种残酷,我提前离开了,真心面对玉门那苍老的土地,对几十年分离岁月时光在哪熟悉的青春美丽的脸庞上刻満苍桑,转眼换之的是那陌生的面庞,那残酷的难以分离的泪水,是悲伤,当面的悲戚是难以忍受的!我走了,不忍面对,满含眼泪饮下那难咽的送行酒,相对无言。我们应像那雪山上严寒中迎风绽放的雪莲,那素素的花瓣虽不娇艳,但她在高海拔的山峰上辉煌着生命,挥洒着精神上的幽香,那花朵总在无形中长久的开在我们心里,永不凋谢。高原上活过来的人都会像经纬连绵山脉样敬畏着每一个重逢,并倾诉着深山孕育的连绵煽情的友情

静静地分离,虽然玉门那老街道还是那么宽,可再也不见那骆驼搭配毛驴拉着那巨大木质轱辘的大车,汽车掀过去了那古老的过去,历史有形的变化,什么是得失。唯有哪短暂聚首的朋友们,我衷心祝你们身体康健,生活幸福,这是我给你们心里的祝福,也同样祝福玉门的甜瓜比过去更加香甜,祁连山崇山峻岭中的雪莲花永远在心中芬芳,空依旧璀璨的星河还是在心间那样灿烂,我永远的思念仍在疏勒河水悠悠远远的流淌中欢唱;久久的奔放。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68867/

浅秋玉门关,情溢长悠远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