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虾仔

2016-09-10 20:11 作者:依岸观涛  | 2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八一,是各地战友们聚会的日子。节日临近,战友广生邀我一起去阳共庆,我告诉他,我已经决定去遂溪了,因为到遂溪去参加聚会,我可以看看久别了的虾仔。

虾仔,他是我们连队的兵,原名叫陈细虾。七九年一月份入伍,当兵一个多月就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他是全连新兵之中最瘦小的一个,由于他个子小,大家都习惯叫他虾仔。也许因为他小的缘故,在进行临战训练的日子里,我亦很关注他,那时虽然很忙,但有机会在一起时,我都找他说说话,跟他开开玩笑什么的。当然话题也涉及到他是不是生在海边?有没有吃过鱼啦?当他说他生在海边肯定吃过鱼时,我说:虾仔,你让我长见识了,以前我总听人们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毛’,那虾毛吃什么呢?我现在才知道,原来虾毛也是吃鱼的!他听了也乐得笑了起来。当然,他也给我讲他入伍后的感受,他说:以前他也以为,当兵就扛根枪就可以去打仗了,但他现在才知道,我们一个连队的兵种就五花八门,而他们测地兵每天都要跟坐标和三角函数打交道,除了经纬仪的操作之外,那每人一本的对数表也是他们的手中武器。

由于虾仔入伍前曾当过一段的代课老师,因而他不腼腆,也很愿意跟我们交流思想。有一次他郑重其事的跟我说:连长,你帮我改个名字吧。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看别人的名字起得多好啊,徐光元,光辉的元帅;陈卫平,保卫和平,你看我却叫细虾,不能再渺小了。说话间亦显露出一些无奈的表情。我想了一下跟他说:虾仔,中国人的名字其实也是一种文化,从习惯上看,人们一般根据几种情况给孩子起名的。一是命格,即缺木者叫树;缺水者叫江;缺金者叫锡等。二是环境,比如春天生的叫春生;58年出生的叫跃进;最后一个孩子则叫满仔或满女。其三就是良好的愿望,如希望日后有钱叫富、希望有学识叫才,希望能出人头地就叫耀宗。而中国农村还有一个说法,一个孩子出生时若很瘦弱的话,就要给他起一个很小或听起来很“贱”的名字,才能更容易把他抚养成人。因此,你的名字虽不够响亮,却也包含着你父母的希望啊。你知道了吧,现在部队正处在非常时期,你的名字目前可不能改,等我们胜利完成任务回来之后再慢慢来推敲它,怎么样?从当时的表情看得出,这个面貌瘦小的新兵是充满着期待的。

不过,当年自卫反击战结束之后,我们在广西进行了短暂的整训,部队便调回了原驻地,而我也接着调离了连队,直至虾仔复员回乡,我竟然没见过他。后来,唯有在碰到认识他的人时将往事抖出来说一说,以聊解心头那点的关切。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我到达了遂溪。在聚会开箸之前,我如期见到了虾仔。已经五十多岁的他,虽然额头略光,比以前略胖,却还有当年小兵的影子。于是借着战友迪明提供的好酒,跟他干了几个满杯。我说,真不好意思,你都五十多了,我还在叫你虾仔。虾仔则告诉我,战友们这样称呼他,这是他从军的印记。这个名字,还有更根深蒂固的,则是他的父母了。当年刚刚入伍,自己就赶上了震撼中外的自卫反击战,那时母亲知道自己儿子上了战场,担心的她每天都以泪洗面,而他的父亲则以一个男人的从容,不断来开导她,让她不要哭。父亲常常跟母亲说:你不要紧张,我们的儿子叫细虾,在千军万马之中,细虾就那么小的一点,就算子弹长了眼也挨不上他的。后来部队如期撤离战场后,家里也收到了自己的信,父母压在心头的大石才落了地。不过母亲从此却也相信了一个小名便是儿子处于险境时的护身符。我说这个护身符看起来还可以时。虾仔跟我说,打仗的时候他的命确实很大。他跟着班长去连测战斗队形,很多时都是单独行动的,却从没碰到过意外。他们前进到了谅山边上的382高地时,战斗异常激烈,那前沿的流弹和冷炮不断,也没有给他们造成什么致命的危险。而让他不能忘记的则是有一天,他们新挖的猫耳洞潮湿不堪,他就跑到山坡上的一个草堆去扯了两把稻草回来垫,在他取了草转身离开不远,就听到一声爆炸,回头看时,便见在刚才的草堆旁有人触雷牺牲了,死神真的是与他擦肩而过,你说吉人无天相,他自己也不信。

这一次的会面,我们的交谈颇多,虾仔告诉我,多年来,他的生活曾经历磨难。当年他复员回乡,几经曲折进入了县农机局工作,不过那时正直改革开放初期,粤西的经济远比珠江三角洲差,农机局几乎没有什么业务,经济收入也很低,他便筹了几千块钱买了一台货车,停薪留职搞自营运输,由于当地的经济不发达,货运的生意自然也不易做,经过八年时间的努力,最终还是决定了放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为了寻求生活出路,2001年,他到东莞找到了他战时的班长陈沛华,乐于助人的老班长,帮他在虎门找了一份汽车教练的工作。在两年的教练生涯中,虾仔熟悉了司机培训业务的全套办法,他重新审视了司机培训这一行业的状况,便对日后的生计作了规划和打算。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将未来驾校的名称都想好了,同时亦把自己陈细虾名字改为现在的陈立锦,按他的话说,这个名字有衣锦还乡之意,因为开班授徒在即,他要让今后的学员堂而皇之的称:他们是在“长龙驾校”拜了一个名叫立锦的教练为师的。

从东莞回来之后,胸有成竹的他便与妻子一起,买了第一台车,自己当教练,办起了培训班,开始了他的驾驶学校生涯。真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在他们一齐努力下,经过多年的奋斗与打拼,他们这个浸透自己汗水开办的“长龙驾校”不断成长,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有了八台教练车,在当地的培训业中可以说是小有名气,搏得了一席之地。一个农村出生的孩子,一个在部队时最弱小的兵,从此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我问虾仔,参加每年的战友聚会有感想吗?他说当然有。战友聚会总让他想起了昔日的军营生活,因为在那里自己的意志得到了磨炼,能力得到了提高,并培养了一种永不服输的精神。他的心里话说的真好,永不服输,这也是我们这些老战士们的心声啊。

八月下旬的一天,我突然接到虾仔的电话,他说他来到了佛山,我按照他说的地址赶紧过去找他。见了面才知道,原来他的女儿在佛山海事局上班,已经一年多了。今天他来佛山除了去看看女儿的新房外,明天还要到广州去见见未来的亲家,共同商量一下有关婚事的细节。在这喜事临门的当儿,我第一次见到虾仔的家里人,精明而贤惠的妻子;漂亮而充满朝气的女儿;一表堂堂的儿子;还有也在佛山海事局工作帅气过人的准女婿。虾仔跟我透露,他的女儿虽为新生代,但也是很拼搏的,也正因为她的努力和出类拔萃才来到了这里工作。

我由衷的为虾仔高兴,这个昔日不起眼的小兵,他虽然没有象人们常说的那种大富大贵,但他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还拥有着一个温馨的家。在平凡的人群之中,他,或许也算得上是一个在“荒漠中走出繁华风景来”的人,是值得用拙笔一书的。

文/依岸观涛

2016年9月10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64175/

虾仔的评论 (共 2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