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埕的吃

2016-08-31 08:49 作者:越秀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村镇中心街市老长亭南廊正中,有两个乡村汉子开了一个虾袋摊子。两人各执一把长勺,勺子末端是个扁圆。炸虾袋时,先在这个扁圆印里装上拌了香葱粒的番薯粉,再在面上放几条刚出海的虾子,往淡黄透明的豆油里一放,白泡泡好一阵翻腾,由大变小,整个圆圆的饼子就金黄金黄的,泛着光。

吃的时候,烫嘴,又咸香又辣。虾是脆的,肉里有汁,有阳光和海水的味道。番薯粉饼外层焦香,里面嫩滑,有葱的清香。藏在葱里的粉芽儿可以放在舌尖上把玩,韧韧的,会尝出一种粮食最里层的甘甜味。满嘴都是油。这在三十多年前,是不甘心一下擦掉的。

方亭西头南面席地放了几个红身粗腰的火炭炉,炉子上放了几个洗得泛白的蒸笼。盖子一掀开,升腾着的云雾里会变出几排切成一片片的粉白芋头,另一个笼子里则有一些海里新出的花螺、月螺。几个小孩子各尽早上或是几天来从爷爷奶奶那里要来的零钱,买上这几样,轮番醮上红红辣辣咸咸的小碟配料,小嘴儿就会象小鲤鱼嘴一样,张开来直吹气儿,又忙不迭地一手捂住自己的碟子,一手伸得老远去抢别人刚出锅上碟的东西,茸茸的脑门上尽是汗珠都顾不上用袖子擦上一擦。

对面看摊子的是个高大的大伯。高高的竹架子上排了好几个广口玻璃瓶。瓶子里的五香花生,一分钱八颗,五分钱一小酒杯。吃的时候,也是一颗颗地放到嘴里,皮是皮的味,肉是肉的味,两个豆瓣的味道都分得清。只是没有象广州河涌码头的老式卖货人那样,一声声高呼“南乳玉,南乳玉啰诶!”大埕的人讲究斯文,各家夸小孩小伙都讲某某的孩子最斯文。大埕人才不希罕吆喝呢!

最有趣是大店铺门外东墙的饺子摊。不知道为什么,总围着白帆布,可能是太好吃了。小时候,放学经过,总要故意拐过去靠近一下。天从摊子里飘出来的热气又暖又香,有用葱蒜文火炸焦了再加鱼露或是什么那时想起来最好味道的东西的香气。我是真真实实地吃过的。一个人在里面帆布围着,咬一口是一口的味,不担心被小伙伴看到,不担心被人说吃这么贵的好东西。只是因为仅有的一次独享,总让我想起那时刚学的一句人俗语,叫:盲子吃饺,心中有数。我不是盲子,但你要是早几年问我,我真记得每一个饺子的好味道。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62063/

大埕的吃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