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山深处的山寨

2016-08-26 22:58 作者:大山一隅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大山深处的山寨

我们山里的山寨就坐落在一道悠悠峡谷里,寨子与寨子之间,能相望但走起来没有一个小时是走不到的,要走过一山一山的山路,要绕过一弯一弯的小河,要穿过一坝一坝的稻田,要爬上一台一台的土畴,每次我回到生我养我的山寨,乡亲就站在村口上的一棵大树下,眼巴巴地等我回家。

村口下,长了一棵老古树,古树下,是我祖宗苗山寨,它就是一个很不起眼的村寨,古朴媲美,安然从容,让人心动。仿佛从存在的那天开始她就是这个模样,也许很多年以后她还是那副神态。

家乡的山寨属于云贵高原东部高山岩溶区,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沟壑纵横,谷涧幽深,自然风光十分优美,自然、生态、环境与人类、历史、文化在这里完美结合,有“峡谷明珠、瀑布之源”的美称。

山寨的历史源远流长。相传,苗族先祖蚩尤被黄帝打败后一路迁徙到湘西茫茫大山,一个叫做“得林”的石姓族人,从如今的凤凰县米粮乡叭仁村下山,沿峒河顺流而下,后又经德夯峡谷溯溪而上,从流沙瀑布的犀牛潭上来,他放牧的牛到这里后不肯再走了, 因此“得林”就地安家落户,繁衍子孙。从苗语口传石氏源流和苗族古老话中得知,在苗语中芷耳称做“吉卦”汉译为“石”姓发源地。据记载,“吉卦”立寨于明朝弘治时期,即公元1500年前后。道光八年1828年前后,山寨的千总石文魁,又名吉卦老才,富甲一方,乐善好施,先后在周围各地兴修道路,广建桥梁,泽波后人的善举被传为佳话。

山寨属于一个纯苗族聚居的村落,整个苗寨建筑风格独具特色,一座座吊脚楼,或青瓦木壁,或青石垒砌、或黄泥夹山竹,围绕着寨中心的圆形稻田一圈圈地依山而建,层层叠叠,错落别致,一条条古朴的石板路散布山间,横陈院落,与周围的群山碧树,茂林修竹,良田平畴交相辉映,鸡鸣犬吠如同天籁之音昭示着这里的人丁兴旺,整个村寨好似一个巨大的阴阳八卦。漫步其间,恍若隔世,田园风光与自然风光相得益彰,形成天人合一的人间美景,堪称大山深处的“世外桃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实,世外桃源是人生驿站与港口。在我的眼里,家乡还有一座神山。它那洞开心扉的沧桑,挺拔孤傲的神态,俯瞰终生的气势,使你不得不敬畏和感叹!它的身子好似万龙腾飞,龙身似的山脊清晰一致地朝向峰顶,周围群峰错落,起伏连绵,犹如银龙横亘天际!四周围的远山如黛,宛若盛装的苗家少女款款而行,时而浮云遮掩,羞羞答答;时有浓云缠身,顶插蓝天,充满了神奇的迷幻。它更像披甲作战的圣将,闪着冷峻的幽蓝,一种无敌于天下的雄姿勃发,令人不寒而栗。在我的眼前,家乡更有一座的奇山。它那怪异嶙峋的,凡是长成这种样子本应的栖身石林,怎敢越过众山群岭孑然独秀,再看它不具备柔美山岭的轮廓,也没有巍峨山峰的斧削。然而,恰如断臂的维纳斯,沧桑到极处,美到极致。假如没有这凄美的残缺,你会产生诸多的联想吗?

山寨的民风纯朴,至今还保持着苗族传统的生活生产方式,苗族传统婚姻嫁娶习俗保存完整,每逢节庆活动、赶边边场都十分热闹,男女青年从认识到结婚,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寻找意中人,对自己的婚姻拥有绝对的自主权。

山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精致独特,拥有苗家刺绣、蜡染、银饰、花带等苗族饰品;有苗家腊肉、苗家酸肉酸鱼、糍粑、山野菜、葛蕨薯粉等绿色食品;有上刀梯、踩铧犁、顶金枪等绝技绝活;每逢节、樱桃会、赶秋节、过苗年等一些重要节庆,当地群众都会自发地来到苗寨打苗鼓、唱苗歌、舞狮舞龙、踩铧口,喷火花,表演苗拳和巫傩绝技。

在我的山里山寨里,你不必刻意寻找,那浓郁的苗家风情蕴藏在苗寨的每一栋民居里、每一处景致里、每一首苗歌里,迎宾鼓、拦门酒、拦门歌、长桌宴都展示着山寨人家代代相传的热情和奔放。

山寨的父老乡亲十分喜群众性文化活动,近年来多次举办了“山寨乐”、“庆苗年”、“表彰十佳百姓”等苗族民俗文化联欢活动,吸引了周边地区大批摄影爱好者和旅游观光者,得到了湖南日报等多家媒体宣传报道。

2015年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来到家乡的山寨,他走进贫困农户家中拉家常、问生计,考察扶贫政策和措施落实情况,也为这里的美景和纯朴的民风所打动,嘱咐一定要把原生态的山中苗寨保护好,开发好。

家乡之美,不仅在于苗寨之美,更在于她的峡谷、瀑布众多,蔚为壮观,“一座古苗寨、两条大峡谷、三匹瀑布四条路”。落差高达200多米,就是中国最高的瀑布——流沙瀑布如银河倒挂;九龙山瀑布飞流叠嶂;夯佳瀑布、雷公洞悬崖瀑布、夯湘峡谷大瀑布飞珠溅玉。

这里的山水,呈现的不仅是自然的清雅古朴,它还刻写着一个传统民族聪颖的天资,更蕴藏着一个地方包容并蓄的千古文明。家乡苗寨,犹如一坛封存了百年的老酒,芳香袭人,古韵悠远。

夕阳西下,天边一遍红彤彤的,家乡的黄昏要比别处来得早一些,一轮太阳慢慢向西山挪过去,这时候,家乡寨子的袅袅炊烟升起来,家乡的牧童把牛羊赶下山,家乡的男人扛着犁杷走下山,家乡的女人背着一座小山般的柴草下山来……

这时候,家乡的老人老早就静静地等候在村口上,老人们到了这把年纪,早已把屋里的晚饭晚菜炒好,把家里的鸡鸭关好,他们在村口依次站着,眼巴巴地等待家乡的男人女人回家来……

家乡山寨的幕徐徐地拉下,好像要比别处夜色要来得要快一些,家乡的山间路,家乡的翠竹林,家乡的树林子,家乡的土地里,家乡的田坝子,家乡的大水井,家乡的菜园圃渐渐模糊起来,像蒙上一层薄薄厚厚的细纱……

这时候,家乡天空的一轮镰刀般的弯弯月从东山爬上来,像山里人时常用的镰刀,也像山里嫩嫩的柳树叶,还像山寨姑娘的柳叶眉,更像家乡人甜甜浅浅的酒窝……

家乡的天孩子脸,说变就变,东边日头西边,坎上落雨坎下晴,短短的距离就是格外的一重天,西边的高山上现出了一道多彩多姿的彩虹。

这时候,家乡的老人们激情奔涌,他们有许许多多絮絮叨叨的牢骚要发出来,有好多好多的龙门阵摆出来.......

盘古到如今,家乡苗寨的佳境何处去?家乡的古苗家寨,像一首诗,一幅画,家乡的风情醉游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61204/

大山深处的山寨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