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拨浪鼓响货郎来

2016-08-20 13:54 作者:池阳隐士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早年,在街巷中手摇拨浪鼓,挑着一担零星杂货奔走叫卖的人,叫货郎。货郎挑的箩筐里,装的全是日用小百货。有梳子、篦子、胭脂、粉盒,还有各色棉线、丝线、针、顶箍…。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称得上是小街后巷里的“流动商店” 。

货郎挑着两个篾箩筐,筐子上面平放着一只扁平的木盒子,上面镶着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的货物琳琅满目。货郎手里的拨浪鼓,是一面有柄的小鼓,两侧用细绳系着两颗弹丸,转动时弹丸敲击鼓面发出声响。“布—隆—咚、布—隆—咚” ,清脆的声音飘荡在幽深的巷子里,未见货郎其人,就先闻其声了。

有一首诗是这样描写挑货郎担的,“鼗鼓街头摇丁东,无须竭力叫卖声。莫道双肩难负重,乾坤尽在一担中。”货郎走街串巷,一条扁担两只筐,手摇拨浪鼓,招揽着顾客。每当听见继武巷口响起熟悉的拨浪鼓声,从各家各户,最先跑出来的是活蹦乱跳的孩子们,他们把货郎担团团围住。有的要换麦芽糖,有的要买洋画儿(小画片),有的要买鬼脸壳(面具)和弹珠。最高兴的是家庭主妇,正好缺缝补衣服用的针线、纽扣。深宅大院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也三三两两走过来,指着胭脂、粉盒问这问那。货郎担的到来,把平常静谧的小巷,闹得沸沸扬扬。

货郎担子上的货物,可以用钱买,也可以以物换物,货郎最经典的吆喝就是“鸡毛换灯草” 。(那时点油灯,灯草是点油灯用的灯芯。)孩子们没有钱,就拿东西来换。家里杀鸡丢弃的鸡毛、鸡肫皮,牙膏用完了剩下的牙膏锡,玩耍时拾到的破铜烂铁,都是用来兑换麦芽糖、小画片、弹珠…的好东西。一把鸡毛换一小片麦芽糖,货郎小心翼翼地用小锤,对着一块像刀一样的铁片轻轻一敲,从大块的麦芽糖上敲下一小片薄薄的糖。这时换糖的孩子会嘟噜着说:“这么少呀,再给点” ,货郎只好又轻轻敲下一点。孩子们玩的画片,打的弹珠,脸上戴的孙悟空、猪八戒的面具,都是这样换来的。货郎担丰富了他们童年生活,让他们的每一天都是五彩缤纷。

货郎每天挑着一副重担,天麻麻亮就行走在路上,为的是挣点蝇头微利养家糊口。每次和那些买点针头线脑的妇女,都是斤斤计较。量松紧带时不肯放长一寸,数缝衣针时不会多给一根,但是又经不住那些能言会道的妇女的三言两语,总会多给点,让她们笑呵呵的离去。货郎担在那个年代满足了人们的生活需求,为人们送来不起眼,但又是必不可少的小商品,真的是“莫道双肩难负重,送货方便千万家” 。

货郎担早已消失在小巷深处,只有拨浪鼓的声音还依旧留在记忆里。也许因此,而常常回味在小巷里追逐货郎担的往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59802/

拨浪鼓响货郎来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