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篇日记

2016-08-18 19:01 作者:谢山的春天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997年12月19日 星期六 阴

我家在田野上盖了三间平房。新房落成,少有人住,我偶尔从城里回来,小住两。房屋周围是田、地、池塘,推门而进,屋里清幽寂静。晚稻收割后,新鲜的稻谷整袋堆放在堂厅,像一垛墙,这样一来成了家里老鼠享受不尽的美食,它们繁殖的特别快,而且,隔壁左右、田间地头的老鼠们陆续迁移过来,用“蜂拥而至”形容真不为过。

一日,我打开大门,装稻谷的蛇皮袋上,数十只灰老鼠,正在惬意地享受着他们的午餐,听见大门“咿呀”一声,有人进屋,一哄而散,四处逃窜。

有时,我在房间里,它们竟然胆大妄为,从阴暗角落里向外探头探脑,我一蹬脚,它们立即掉头,倏忽不见。我有时安静看书时,它们又蹦跳般地从各个角落里依次出来,仿若出入无人之境,任意妄为。特别是到晚上,它们的跑步声、尖叫声、撕咬声此起彼伏,扰得我不得安宁,睡不安稳,我不得不起来敲击床头或者墙壁来震慑它们,吓唬它们。然而,它们只是消停片刻,接着又大动干戈。

实在烦人至极!

于是,我被迫采取行动。首先,用石块堵住老鼠洞口。将稻谷搬进我住的房间里。守至深夜,老鼠在堂厅会集举行狂欢时,我提着方锹突然袭击,每次战果都很丰硕,多则消灭七八只,少则三四只。灭鼠的战斗坚持几天,果真有了效果,屋里平静起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思忖着老鼠吃不到粮食会怎样呢?

这几天夜里,我听见楼梯坡上有几只老鼠嘶叫声、撕咬声、搏斗声。我暗自奇怪。

今天清晨,我登上屋面上,发现一只头脚完好,肚腹破开,肚脏被咬得稀烂的老鼠,原来老鼠在吃老鼠!

这些畜生!

以上是我曾经赋闲在家写的日记,最近看了不少哲学和社会问题的散文,时常想起这篇日记。动物们在极端饥饿的情况下,会相互残杀,这是森林法则。但是人类社会呢?翻开中国历史,这样的惨剧何曾断过?我忽然觉得世间的道理其实都是很简单的,但是人类所谓的“文明”就是用越来越复杂的说辞将人性和神性掩盖其上,所以本来简单的社会道理,现在看起来大多深邃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59523/

一篇日记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