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稻草

2016-08-10 10:58 作者:八千岁  | 2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日的夕阳,激起了小溪的热情,染红了乡间的田野。金黄色的稻穗依着、挨着、厚重着,把富饶写意在江南美丽的风光里。一缕缕沉甸甸的稻穗,像那待嫁的新娘那么风情,它们低眉含羞,腹藏珠玑,披在身上青黄色的禾叶,怎么也遮不住胸前的丰满。

晚霞初落,袅袅炊烟灵动了乡村间香樟下的白墙青瓦,映红了村前的池水,农家灶台飘出一阵阵鲜香的猪油味,弥漫在风清人沸的暮色里。晚风吹来浓郁的稻香,吹来暮归水牛那粗犷老长的“嚜、嚜……”声,还有牛犊唤奶的“咩咩”声;锅瓢的碰击声,儿童的嬉闹声,妇人的责骂声,婴儿的啼哭声与老妪的抚慰声,此起披伏,声声入耳。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几度风,几度秋,已是白了少年头。故乡的情景,曾经的乡土味,时时萦绕在我的脑际里,汩汩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每每念起,我都会深深的呼吸,哪怕闻到一丝丝太阳的味道,嗅到点点的泥土气息,也是我心头的慰藉!夏日烤灸过的气息,有太阳的味道,泥土的气息,还有汗水浸染过的芳草香,这便是我心间不了的记忆,是稻草的芳香,我的乡土味。

脱去谷粒的稻杆,就成了稻草。青青挺拔的腰杆,几片细长而青黄色的叶子,叶片上布满了密密的齿距,浓郁的青草香中夹着淡淡的奶香味,能嚼出一股清冽的甘甜。现在的稻草,曾经的稻杆,是它支撑起沉甸甸的稻穗,树起了农人的热望,演绎了那动如滔,碧如海,香如故的乡间美景。

那一双双粗糙的巧手把这泛着奶香、能嚼出甘甜,青青而挺拔的稻草分成一摞,再用一缕系在颈项间,然后潇洒自如地一甩,就成了一个个,一排排的稻草人。这英俊的稻草人,便是一顶顶蛤蟆、青蛙与泥鳅的阴凉的帐篷。烈日下的稻草褪去了青色,热浪脱去了它奶香,这时候的稻草,一身金黄,一身太阳与泥土勾兑出的草香。不日,农家男女老少,或担、或推、或背,即使和稻草一般高的少年,也扛上一根竹竿,前后各叉上一个稻草人,挑在肩上,咧着嘴,摇摇晃晃地走在乡间的小道上。他们喊着,赶着,在一场暴雨之前,在晚霞初落之后,收获这一季的柴火,一耕牛的草料,或者筹备腊月里的鸡窝、狗窝与自己草窝中的稻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收获回来的稻草堆在农家的闲屋里、庭院前,或者垛在田野中、小溪边,垛成一个个锥形的蘑菇,一堵堵雄浑的墙。

春风密雨中的稻草垛,像一伞伞清新而婷婷的蘑菇伞。它们点缀了江南烟雨的秀色,热情了乡间少男少女的春,呵护了春寒料峭中忘记归巢的母鸡和它翼下叽叽喳喳的鸡雏。

疏雨滴梧桐的冬天,那屹立在寒风中的稻草垛,是儿的巢穴,还是田野中辛勤劳作的人们的遮风避雨之所。偶尔,他们也在稻草垛下打情骂俏,议论家长里短,诉说心中的委屈,或者传说乡里昨日的故事

一根根,一把把,一垛垛的稻草,年复一年地烧红了农家的灶膛,烧热了冬里那一锅睡前的洗脚水,烧醇了农人身上的烟火味。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寒风萧萧,密雨绵绵的冬日里,太阳把它的温暖与热情注入到每一根金黄色的稻草中。辛劳的农妇,便把那鸡窝、狗窝,猪圈、牛栏中垫满了这清香的稻草;也在自家的斗床上的草席下,铺上一层软绵绵,香喷喷,心痒痒的稻草。

于是,少年在太阳的气息里入梦,夫妻在柔软的温床上热情,老人在泥土的气息中回忆着沧海桑田。

在那峥嵘岁月,稻草绳系紧了父背们的破棉袄,他们穿着稻草编制的草鞋,踏饮霜、餐风露宿地开山筑路、修堤挖渠。母亲小心翼翼地把她千挑百选出来的稻草,垫进丈夫与儿女的破雨靴中,暖了他们的脚底,却酸了自己的心头。一个个和青青稻杆一样挺拔热血的青年,一个个和稻穗一样心藏珠玑、低眉含羞的女孩熬过了一天天苦难的日子,渡过了寂冷的冬季,走出了灰暗、贫穷却又日夜思念的故土。

燕子飞来了,又是一个万物复苏,春暖花开季节。鸡窝、狗窝,猪栏牛圈里的稻草合着它们的粪尿一起丰盈了一季的禾苗。鲜嫩鲜翠的禾苗,勾勒出乡村美丽的画卷,绿化了农人的心田。

这一根根金黄色的稻草,也拴住了我童年的旧梦。哥哥用它系住我小鸡鸡,把自己逗乐了;姐姐用它编成蝴蝶与蚂蚱,把我逗乐了;母亲把它的草芯拔出来编成扇子,把父亲逗乐了;父亲把它编成花样百出的草垫,把全家逗了;乡亲们把它编成良心,编成斑斓多彩的日子,编成一个日新月异的新时代。于是农村新了,农家乐了。

即使烧成灰的稻草,也是黑白分明。稻草灰用它依然温存的热度,暖了初春的稻种;用它轻柔而温情的身体,肥了农家的果蔬;用它无言的史诗,歌颂棺椁中百岁的老人。

这,就是支撑那沉甸甸的稻穗,脱掉谷粒就叫稻草的稻杆。它何曾因为名分而慵懒,何曾因为成就而矫情,何曾因为低微而不热烈?

置身于故乡的田野中,我站在炎炎旭日下的田埂上,体味太阳的味道,吮吸乡土的气息,回味少年的故事。烈日烧灼着大地,我的眼前,又一片绿油油的禾苗滚烫的肥水中茁壮成长;我身后的老家正在发生日新月异,天翻地覆的变化。

汗水湿透了我的衣襟,昨日农村的风景,塞满了我的记忆;如今的乡村风采,凉爽了我的心扉。

从农村中走出来,寄居在城市里的农家子弟,我何尝不是一根稻草。生命中有过鲜绿、有过青翠、还有过烈焰,有过挺拔、也有过低微;性格里有耿直,也有柔情;骨子里有骄傲,还有纯朴。刻在心底里的人生词典是,黑白分明与博群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57524/

稻草的评论 (共 2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