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母不应以爱为名,阻断了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

2016-07-11 10:06 作者:➹h z w♥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在口语交际的课堂上,老师问 :“你们长大后想干什么?”学生们一脸茫然,其中有个小女孩还特地扯开嗓子道:不知道!课堂上顿时像炸开了锅似的,吵杂得很。嘈杂间,一个微弱的声音冒出来了:我想做老师。“哦?为什么你想做老师呢?”老师问。“因为妈妈说做老师好,受人尊敬!”这孩子忽地很理直气壮地说。老师笑笑表示赞赏,而在一边旁听的我,心里却有些难受。为什么呢?不是因为不能从这些八九岁的孩子身上听到确切的答案。而是,作为一名在家长严厉教导下成长起来的大学生,我为孩子的想不是孩子自己的,而是父母附加的感到悲哀。

其实,我知道我是有些矫情的。那么小的孩子,才八九岁,所接触的人不过是爸爸妈妈亲朋好友老师同学,除了听从父母的话,能期待他有什么自己的梦想呢?只是,在父母高压政策下长大的我,不免对自由独立多向往了些,对条条框框的束缚排斥了些罢了。

在父母的殷切期待下,我过着压抑而枯燥的生活。从小,爸爸妈妈靠诉我要听听话话,努力学习,这样才会有好的未来,为此我的童年和中学都是在抱着书本做着习题的过程中枯寂而无奈地度过的。高中,在学习的竞争更加激烈的环境下,父母又告诉我高考是人生极为重要的转折点,我必须力争上游、不落人后。也因此,注定我日日夜过着在题海中游弋的昏暗无光的日子。他们为我操碎了心,亦期待着我能圆他们旧日的梦为他们争光。遗憾的是,在长期的压抑和巨大的压力之下我几乎崩溃了,高考一败涂地。很自然地,父母对我非常地失望,尤其是母亲,她曾歇斯底里的对我大声斥责,不止一次地质问我:为什么?为什么?

在不被期待中,我走上了大学。但高考失败的噩梦一直困扰着我,让我日夜不得安宁。一度看不起自己所处的位置,我消沉颓废甚至失望找不到自己应有的方向。我沉溺于小说游戏连续剧当中不能自拔,整天一事无成却已筋疲力尽。遇上大考小考只求蒙混过关,及格就好。我唾弃这样的自己却不知如何改变,我重视分数却假装说及格就好,我害怕失败却让每每让自己以一个loser的状态出现,我每天嬉戏玩耍却还是神紧绷、压力重重。我竟然变成自己曾经最唾弃最鄙夷不屑的那种人!

一路以来,在我未能思考之前,父母已为我打点好一切,我只要听从他们的意见便能高枕无忧。所以,我遵循着父母的原则,努力学习以迎合父母的期许,乖巧听话以满足他们的需要。我也曾乐于这种安排而麻木地不作多想。只是在大学——当我远离他们独立生活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在思想上是多么的懒惰、心理上是多么的脆弱、精神上是多么的空虚。我努力学习,只是为了服从和取悦他们,一旦看到他们流露出不满的情绪,我便患得患失,一个劲地怀疑自己逼迫自己。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我,敏感而脆弱,压抑而低落,无知而愚昧。最重要的是,因为一直以父母的好恶为评判标准,我缺乏独立的思考能力,缺乏出自内心的固定的行为标准。而缺乏固定行为标准的人,往往缺乏坚定的信念,一旦受挫就容易委靡不振畏葸不前甚至走向歪路跌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因此,在失去父母的陪伴与建议的大学一年时间里,我几乎忘却了自己努力的意义,只知浑浑噩噩度日,成绩一落千丈生活一团糟。

在此,我并非是谴责天下所有类似我的父亲母亲的人。只是,父母对孩子的关心与护需要保持一个合适的度,不能也不该为孩子做好所有的事。同时,把自己的期待强加于孩子身上,让自己满意程度作为孩子心情好坏的晴表,本质上是在操纵孩子,把孩子作为自己的扯线傀儡,这是不道德的。另外,父母与孩子之间应该常常进行交流。一方面,防止做出父母的独断专行的行为;另一方面,让孩子在交流中学会独立思考,明白做事的意义、后果,从而形成自己固定的行为标准和价值判断,是父母必须加以重视的一件事。唯有如此,孩子才能明白自己努力的意义,才能让心中恒定的信念支撑他走得更高更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51412/

父母不应以爱为名,阻断了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的评论 (共 7 条)

  • 北砺
  • 歪才(卢凤山)
  • 希宁
  • 龑
  • 诗心云卿
  • 雨袂独舞
  • 襄阳游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