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夏日的故事B2

2016-07-09 21:43 作者:绿枫  | 2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神农架,美丽而神秘。是镶嵌在中华大地上一颗耀眼的绿色宝珠。千百年来,在这片神秘而广袤的沃土上,流传着异彩纷呈的神话故事、美丽传说。生长着各种珍奇的飞禽怪兽,演绎着不同丰满而浪漫的情故事。

我的父辈,是开发神农架之初的建设者之一,他们这辈人甚至是几代人为了这颗璀璨的明珠,将青、理想、热血乃至生命都奉献给了这片热土,留下了许许多多美丽而动人的爱情故事......《日的故事》就是其中的片断、花絮、缩影 ————题记

江城的初春,我还是第一次领略,虽说母亲是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江城人,可我却从出生、童年少年成长、小学、初中、高中读书,到知青下乡之前都生活在远离长江,隈依在鄂西北大山里昭君故里的那个小县城里。

听幼儿园的老师介绍,江城一般天很难看到景。老师们都说我特别有福气!去年我来的这个冬天下了一场百年难遇的大雪,因而今年的春天特冷。立春都好些天了,街旁的树木仍是枯叶一片,风儿一吹,树枝立马闹出婆婆娑娑的动静,片片落叶洒得一地橙黄。倒是幼儿园里几棵桃树、杏树的枝条上绽开出点点粉红的花蕾,春天毕竟还是来啦。

我所在的那个幼儿园地处江城最繁华的街区。座落在江城的第四中学对面。离全市最有名气的解放路不足百米;著名的“红卫商店”、“亨得利眼境店”、“陶珠酒楼”、“解放路照像馆”、“文化广场”、“体育广场”、“解放电影院”、“中山路小学”、“市一医院”、“市政府第一招待所”……象一颗颗熣灿的珍珠,撒落在解放路的四周。江城唯一的公园——“儿童公园”,离我工作的幼儿园仅一条街之遥;长途汽车站就在儿童公园正对面。全市不多的几条公共汽车线路,几乎条条都通解放路。最诱人的是,咆哮而下、奔腾不息的长江,自闯出西陵峡口后,因河床突然变得宽阔,途经江城时,一改往日的豪迈,江水变得妩媚而轻柔,离幼儿园也不足五百米。江城最高的山峰——“磨基山”与幼儿园隔江相望。

可能是幼儿园所处的地理环境十分优越的缘故吧,与局里所属的其他单位相比,因工作特殊,商业中心、交通便利,逛街方便,信息灵通……等诸多优势,成为许多妙龄女孩子争相追逐、想方设法,削尖脑袋,托关系走后门,拼抢挤进的最理想的工作单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真不知道,命运之舟会把我荡到幼儿园当上了一名幼师。“野小子”压根都不喜欢伺候这帮小娃娃的工作。从小我的想就是长大后当一名记者,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做一个无冕之王。

我们家虽说是姐妹五个,可以说个个都是读书的料子,各科成绩在各自的班级里都算得上是佼佼者。若不是遭遇到“文革”那个非常时期,我自信个个都会考上很好的大学,那样的话真不知命运又会作何安排?!

记得,我们刚进高中的那会儿,学校为了提高因学工、学农而荒废了很久的教学质量,专门针对我们全年级四个班学生的学习成绩,搞了一个“查漏补缺”的措施。在全年级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文化摸底考试,并以学习成绩为唯一的评判标准,分出快、慢班。全年级共分了一个快班,三个慢班。其目的是针对成绩不同的学生因材施教,把教学质量搞上去。那时的老师啊,真令人十分敬佩,他们想方设法地让学生们多学点知识。我们这个年级的学生,是原小学六年级和五年级合并而来的。我是由小学五年级直接进的初中,因而在全年级中,年龄偏小,但还是凭实力考进了快班。这在成年后的许多年里,都是同学们常挂在嘴边的谈资,这或多或少成了我们这些快班生骄傲的资本哩!

可命运却偏偏与你作对,高中毕业时,国家已数年中断了高考。按当时的政策,下面若是还有弟弟妹妹,就不能留在城里。我和我家身体一向体弱,毕业后在家病休了一年的三姐,毫无选择的余地,只有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一条路可走。因无法参加高考,上大学便成了泡影。

鬼使神差,在父亲的老家务农两年后,不知招工的人是咋想的,把能歌善舞、文静娴淑、漂亮的三姐招工进了工厂,“野小子”的我却被招进了幼儿园,当上了这个要命的娃娃头。一时间,我很难适应这样的工作环境。多次找到局里的人事部门,请求与三姐工作对换,都无果而终。

如今,理想与现实相差太远!我这个连孩子都没当伸抖的小丫头片子,面对眼前这一大群小娃娃,真是无所适从。一会这个要屙屎,一会那个要尿尿,大的哭,小的叫,一片茫然,不知所措。一进教室,头大如笆斗,都让人烦死啦。一天工作了下来,心里头老是堵得慌慌的,里睡觉,总觉得叽叽喳喳的声音在耳边聒噪,让人心神难安。

最滑稽无奈的事,还是去年冬天,我刚来园工作不久,一天我一个人在小班值午睡班,一股屎臭味不知从什么地方飘了过来,我站起来一检查,靠近窗口的一个男娃娃,在床上拉了一大堆屎,可能是他拉屎后不舒服的原因吧,迷糊中一阵乱蹬,床单上、被子上、娃娃自已的身上到处都是屎尿,我赶忙将他一把拧了起来,放到洗漱间水管子一阵冲冼......没想到第二天这小家伙就病了,还发着高烧。他老来幼儿园要找我算账,好在被园长给挡驾拦了下来。事过之后,园长严厉地批评了我,质问我为什么会用冷水给小娃娃冲洗呀?!听到园长的批评,我很不服气,我容易吗?一来就上岗,也没有进行过什么专业培训,我又不是故意的,压根都不知道要用热水去给小娃娃清洗。还觉得自已不怕脏不怕臭,工作做得蛮不错哩,一时间委屈得不行,还含着眼泪把这事写信向成叔叔哭诉了一番。

好在我没有忘记成叔叔的嘱咐,每天除了应付上班,只要有空,我就是找各种书来看。这几个月我还真看了不少中外名著。如宣扬爱国主义与英雄主义的《战争与和平》、象征着正义与邪恶的《红与黑》、始于地狱--灾难,而终于天堂--幸福的《神曲》、弘扬精忠报国,胸怀天下的《三国》、封建礼教下的爱情悲剧《红楼梦》、复仇与爱情的《基督山伯爵》……找到什么书都看,还订了本《解放军文艺》的杂志。读书让我精神上倒是解脱不少,人也觉得充实了许多。

时间,就这样在我心中一片茫然而无数中俏俏地流逝着。

一天下班后,我到澡堂冲完澡,一个人在宿舍里打开刚买的《静静的顿河》,只听见窗外噼噼啪啪下起来。这雨,来得这样的急促而暴烈,一改春雨的烟雨濛濛、淅淅沥沥,好家伙!仿佛要将去年一年的雨水,倾泄在了今夜。不一会,木板的楼梯,踢踏踢踏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儿时的小伙伴——风铃,她在药厂当秘书,浑身上下被雨水淋得透湿,手里拎着一把滴着雨水的雨伞,气喘嘘嘘、急匆匆地一头撞进门来。人还没站稳,气还没喘匀,见我手中抱着厚厚的书本,便大声笑了起来说道:“梅子呀,我真服了你啦!你可真静得下来哟,外面这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不关心满大街的积水,雨下到啥时候?还有这心思,一个人躲进寝室啃这么厚的小说?!”

“不得了啦!大秘书冒着倾盆大雨访贫问苦来啦!”我们嘻嘻哈哈地调侃着。

“说正经的,梅子,有消息说今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啦!今年7月份全国统一考试,你有没有兴趣度试一试?”风铃问。

看到落汤鸡样的风铃,我急忙找了条干浴巾顺手递给她。看着边擦头发边咕咕叨叨的风铃说:“风铃姐,我这点儿墨水儿,你还不知道吗?我可是没什么把握。不说别的,就是那数学,高中学的那点儿东西,早就还给老师了。再说,我一见那些曲里拐弯的阿拉伯数字和一大堆的数学公式,心里就发怵,晕晕乎乎的!”

风铃跺了跺脚上的水渍说道:“呃,你可别这样说啊!总比我强吧,你不是你们那个连级的快班生吗?好歹还读了几年高中吧?!我可是因父亲被打成右派的原因,连高中的门槛都没进啊!”

我拿眼瞅了瞅因激动胀得满脸通红的风铃说:“嗨!谁不知你有一个当老师的母亲呀?!你虽没上高中,可你有一个教数学的妈妈啊!我还不知道吗?!她常给你开小灶,实际水平比我们这些上了高中的人强多了!你动心了?想考?”

风铃一屁股坐到我让出来的椅子上说:“我这不就是来找你商量嘛!机会难得,趁现在还年轻人生难得一博!梅子,你说呢?”

“这倒也是啊!风铃姐,你只要想考我就考!试它一试,看看自已到底有多大的实力,一次不行,接着再考,我就不信,只要意志坚定,努力学习,铁棒还磨不成绣花针?!”

我两眼直直地盯着风铃说:“告诉你吧,我高中的课本都还随身带着哩!就是时间似乎紧了点,离考试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来得及么?”

风铃抠了抠湿漉漉的头发,穿上我的拖鞋,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看着窗外劈哩啪啦下着的大雨说:“我想恢复高考今年是第一年,大多数年青人与我们还不都是一样啊,这些年哪学到什么东西呢?!考试应该不会太难吧,我们豁出去拼一拼,兴许有望头哩!”风铃的信心怪足的。

我也随着风铃走到窗户跟前,与风铃俩人靠着窗栏,感觉此时的雨似乎小了些许,阵阵凉爽的风儿裹夹着雨水拂面吹来,倒觉得有了点惬意。我被风铃的情绪深深地感染了:“好!我们一起来拼!”

送走风铃,回到寝室,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我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信步走到窗前,抬头遥望天空,雨,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停了,天空布满了亮闪闪的星星。此时,临江的城市,一片万家灯火。全国恢复高考的消息不胫而走,注定了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我抬起头,眺望天际,只见满天的星星也眨着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我,它们好象也知道,风铃带来的恢复高考的消息,拨动了埋在我心灵深处的那根琴弦。这消息又象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点燃了我隐藏在心中多年的那颗火种,使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尽管我在风铃面前装得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我心里却在焚焚地燃烧着。

上大学,是我儿时就种植在心中的梦想,不然的话,我不可能把高中的课本随身从小县城带到江汉平原的农村,又从农村带到江城的工作单位。为什么不考?!我自信不是孬种!

怎么去拼这短短的两、三个月呢?心里宛若乱麻一堆,真是理不出个头绪。突然,眼前一闪,远处的天际间一颗流星飞速地划过夜空,是那么地明亮而耀眼,犹如一道灵光闪过我的脑海,找成叔叔呀!他一定有办法。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箱子,坐到床头,取出纸笔,给成叔叔写了一封急切的求助信。

五月的江城,忽冷忽热,昨日还是大雨滂沱,寒气逼人,今天却是艳阳高照初显炙热。猛然间,街道上冒出了许多五颜六色的短裙,彰显出了夏姑娘的娇媚与风情。

每年的五月也是幼儿园最繁忙的季节。为了迎接“六.一”儿童节的到来,全市都要组织“儿童团体操”比赛和“儿童文艺汇演”。这可是各个幼儿园各显其能,展示、宣传自己的绝好良机。全市每个幼儿园都会把这两项活动当成近一段时间的中心工作来抓。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园里都要从各班抽调出有些文艺特长的老师,组成专班,来完成这两项中心工作。大概是园领导觉得我有那么一点歌舞天赋吧!我被选中了,“荣幸”地成为了编导班子中的一员,还承担了团体操弹风琴的重任。成天对着这群小娃娃们一、二、三地叫个不停,这一忙活,我心里的那个急啊,真是难以诉说!

一天,我们几个老师正带着一大群孩子在教学楼的楼顶上排练团体操。听到有人一声声的喊着:“梅子,有你的信。”我从楼顶的平台望下去,只见教导主任王老师手里拿着一封信,挥手大声喊着。肯定是成叔叔回信啦!我象小燕子一样,从五楼的楼顶上飞跑了下来。嘴里连声说着“谢谢王老师!”、“谢谢王老师!”迫不及待地一把夺过王老师手中信,心里一股暖流迅速的传遍了全身。好快呀!不到一个星期,成叔叔就回信了!他真好。

我急急忙忙地打开信封,熟悉的字迹密密麻麻地映入眼帘。成叔叔好像钻到我心里一样了解我的一切想法似的。一张《考试科目复习时间安排表》上,是针对将要考试的政治、语文、外语这三科,什么时间复习,看什么书所安排的,非常具体。信中写道:“语文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事情,我知道语文一直是你的强项,为节省时间,没给你安排太多的时间复习,主要靠你原有的功底。”并根据他的理解和经验把其他三科可能的考试范围一一作了很详细的分析。且在信中重点强调:我知道数学是你最弱的环节,但数学又是拿分的科目。虽然我数学底子好,现正在辅导公司里几个同事备考,本可以亲自辅导你,但远水救不了近火啊!你也不必太着急,先将数学放一放,等我到江城后给你请个高中的数学老师,针对数学打它个攻坚战。嗨!没法子呀,你也只好临时报报‘佛脚’啦!万一不行,就放弃数学。还有,抽空你要先熟记公式,这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只要是理解了原理,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这就是数学!所以说,只要把课本象读小说一样的读完,你就能神奇地发现自已可以整理出所有的原理。数学是以万物的本质作为基础所产生的学问,学好数学不仅对考试很重要,无论以后你从事什么样的工作,都是有着很大的帮助的。这,还真被成叔叔说灵了,数学在我日后的工作、生活中还真起到了很重要的不可缺少的作用。

成叔叔说的是那样地贴切,象是促膝谈心一样的絮絮细语,每一句话就象一道清泉直沁肺腑。他告诫我:“梅子,不要紧张,只要自己努力了,结果并不重要,学到的东西总是自己永久的财富……”

在信的落款后面,我发现还写有一段话。仔细一看,成叔叔这样写道:“梅子,差点忘了哟,我早就收到你挨了园长批评的那封信了,每当准备给你回信时,都被公司那一摊子杂事给耽误了,只好这次一起回信给妳了。

我知道妳对这份幼教的工作,已经很努力了,无心之过,受了批评,心里不服气也在所难免。俗话说:不知者,不为过嘛!我也理解你当时的心情。别看你平时大大咧咧的,大伙都误认为你这个‘野小子’无心无肺,什么都不在乎其。其实妳少女着呢!妳与其它少女没什么两样,也喜欢鲜花、小草、轻风、细雨、汽球、粉红的色调……。但你也不要觉得有多大的委屈,这点事算什么呀?!天又塌不下来,有什么不得了的,好大点儿事呀?别人的小孩子毕竟因你处置不当,发了高烧生病了嘛!我猜都猜的到,你还‘打了香油’的吧?!梅子,不是我笑话你啊!我到觉得有时候,受点冤枉,挨点批,不见得是件坏事。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增益其所不能。”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有些认识,我们花钱都买不到,这件事发生后,我确信会让妳去认真地思考、去琢磨。你要感谢生活、工作中的逆境,吃点苦,受点气,遇到点挫折,才会让妳尽快地成熟起来。我不是常常与你说吗?其实,这个社会,原本对人并不宽容,稍在差池或因家庭强加给你的不幸,你就会受到由此而带来的各种惩罚。当你自已力求早点忘掉这些的过错或者不幸的时候,别人却长久地记挂着,社会就是如此之残酷。因而,你要学会坚强,增强应对社会的各种能力。你一定要记住,人活着,不是为别人而活的。你要活出自己,学会用微笑直面人生,因为这个世界属于我们自已。

看着看着,我的眼睛潮湿了,眼框里情不自禁地盈满了泪水;多好的叔叔啊!就为了他这份真情,我也绝不放弃。

我将成叔叔的来信紧紧地贴在胸口, 久久地不愿放下。我好象在想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想,其实什么都在想;我似乎在思考“人生”这一大的命题。我知道我确实在思考,究竟在想些什么呢?连我自已也不太清楚……。

接下来,我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苦读。除了工作就是学习,还尽量抽时间到临近的中学去听课。我心底里是坦然的,考不考得上大学已经不重要了,但有一点我是很明白的,我是在借此机会作一些知识上的储备,磨练意志,成叔叔不是说过吗?“学会的知识是自已的,别人又抢不走,将来定会派上用场的”,我深信这一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51092/

夏日的故事B2的评论 (共 2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