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博客自传】小草

2016-07-05 17:08 作者:博客自传第一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草

我是一棵小草

参天大树不把我瞧

我挣扎着拔节 攀高

叶落 我要从头再熬

(这是我1982年5月6日写的四句话,是迄今为止最令我自以为是的四句话。一直以来我被这四句话自勉着,努力从头再熬。因为把人生过程切碎,每一段就都是从头开始。但现在看来,这四句话本质上就没啥大出息,一副胸无大志之象。雄心再大也仅仅是棵小草而已,“从头再熬”是一个不得不的忍耐和自觉自律的结果很无奈的体现,人生定位不准。如果从命运角度看,四语成谶,好像又是不可改变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海和天

海和天

相连

极远的一线

云与帆

结伴

风浪推向前

独有偶

云配帆

海衬天

(这几句话是1983年3月18日写的,标题是今天加上去的。她好像是我的私产,也像是贴身的丫头不求名不求利,跟了我三十年,今儿个要见人,再难也得给个名字吧。这几句从字面上看像是一幅恬静和谐即将远航的出征图,但主人却在画外。现在来看这里面充满了理想主义的幻想,目标可望不可及。但却在无意中强调了平衡对于和谐的重要性,阴阳太极,两仪四象。一切都是现在,也就是人生找到自己当下的位置很重要,“谁是谁的菜”这个“数”定了才能和谐。这当然也是我随时就来张口能吟念念不忘的旧作,献丑。)

咏荷

别样红下接绿盘

晶珠闲游锋芒间

意滴翠熏人醉

翘首不觉碧连天

(这四句是1981年6月10日所得,一看就是根据“接天莲叶无穷碧 映日荷花别样红”而来。但我一直把它当做全国首届“诗歌模仿秀”的参赛作品来看待,只不过整个比赛就我一个人,而且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因此,我是冠军。)

西阳

一线残阳血红

过窗射在廊中

旁人路经此处

未显半点虚惊

苍穹天际坠西阳

余光赤闷心中茫

彩霞未舞天地暗

我才举目苍天亮

(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文字,虽然没有具体日期,但当时的情景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一个燥热的日下午,车间里的人懒洋洋,我回车间时候,在走廊上突就发现,一道血红的阳光大红着透过西边的露台射过走廊西头的上窗,铺在地上留在脚边印入我的眼底并在我心里烙烫了一个永不磨灭的记忆。那个年代我们单位的大楼在当地独树一帜,西边全是老旧的平房,那缕血色阳光基本上是平着照射进来的,我记得当时我停在这缕阳光边上呆了好大一会儿,独享这份身边的美景。几个师傅也悠闲而过,却是不一样的关心。好像我当时就想好了前面的四句,但回家入后仔细品读,感觉意犹未尽,于是又编写了后四句。但让我现在还纳闷不解的是正值青年少的我为何对夕阳如此感兴趣:夕阳无限好可悲 人生无奈近黄昏。现在呢,现在,我单位那座曾经为之骄傲的大楼处于很尴尬的境地,四周鳞次栉比,年轻靓丽。她窝在中间,破旧还小,又老又丑,好处是不用担心遭遇强奸和强拆。那记忆中的美景,不再再现。早晨东边大楼阻挡阳光,正午正前方十几米处大楼盖头,西边的楼稍矮一些,但下午两点也就是黑天了。)

醉后

举手千杯少

直饮万樽醇

自古年少胆气壮

爱上醉生苦乐床

(这是1982年8月22日的四句话,边上记有“大醉后提笔粗成”的字样。那天想必是真的醉了,记得全身像过电一样,不知是血是酒还是才思从四肢末梢涌向头顶,不写点什么对不起这奔流在体内的酒。)

醉歌

千杯饮尽何尽兴

泼墨落纸盗世名

古来名篇皆非我

此曲唱罢无酒歌

(这是1983年某月某日我的个人独唱会主题曲,本意想结束无意却开始,江河湖海浪滔滔。)

醉好

痴人今夜有酒

我与嫦娥对酒歌

吴刚捧出桂花酒

一生醉意满山河

甘愿此生醉仙怀

长醉为乐不用醒

持笔挥毫画长空

酒迹洒满古今纸

(此是1983年4月的文字,记得那日是自斟自饮把自己灌醉后和衣而卧死睡至下半夜,被一泡醉尿憋醒,无奈解忧之后却无法入睡。我品味着刚才那个黄粱春梦,稀奇的是梦中的我成了月宫嫦娥的贵客,那吴刚得到消息醋都不敢吃,连忙去捧桂花酒。···后来我呆在那里面对着这八句话痴痴地想到天亮,最后的结论是:春天真的来了,天鹅也不会向我飞来啊。)

醉鬼

醉意朦胧无人知

无人醉知意朦胧

山醉水醉大路醉

文醉笔醉声律醉

醉人今生喝醉世

前世来生做醉鬼

酒逢知己醉知己

相逢何必醉相识

(此文字是1983年6月的一天深夜所作。记得那是一个刚发了月奖金的日子,马上就去与同学小聚。那会儿改放才开始没几年,各种票证的寿命也快到头了,平民也有了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机会。那会儿大多不喝散白酒了,却时兴喝据说是马尿味的散啤酒【在次声明一下:啤酒马尿味不知是哪位高人何时的定论,或许他是知道马尿的确切滋味的,不然此观点为何流传甚广。因此,“马尿味的散啤酒”是当时喝啤酒的人的普遍说法,这不是我的结论,也算不上侵犯知识产权。】。那会儿的习惯是先喝坊子白干一一五,喝到二马角晕头愣时候再续散啤酒冲胃清口。那会儿喝酒还有个恶习就是猛喝海灌互相斗酒,猜拳行令不依不饶,在酒桌上少喝一杯酒就像丢了面子一样让人笑话。我喝酒从来是有数的,除自己把自己灌醉过几次外,在酒桌上既没有醉过也没有输给谁过,因此有同学始终不服,···。这八句话最令我激动和自豪的是后两句:酒逢知己醉知己 相逢何必醉相识。不过天命之年的我如今反倒想念这种与之相反的感觉来了,“相逢就要醉相识”。但可惜的却不是时光不能倒流,而是惋惜那会儿我站的位置不够黑暗。就像改放初期全民吃到的那颗甜枣一样,等到想把枣核吐出来的时候,一个巴掌打来,那颗枣核卡在喉上,哭笑不得,悔之晚矣。)

醉酒观月

恍恍惚我欲飞天

遥遥乎月已露半

迷迷痴痴仔细观

初醒少女纱掩面

(1983年2月27日 元宵节有感)

初十观灯

人海走灯灯如川

川腾人群如洪山

山知人意流不阻

人闹宵节彩闹天

(1983年2月22日)

一曲弹罢泪汪汪

泪汪汪

心满泪

你我何时成双对

成双对

曲乏味

人非草木思旧岁

思旧岁

恨旧岁

相逢无望

遥念真悲

(1983年2月21日这几句现在读来很像个女人写的,是思情郎念丈夫的碎碎嘴。鬼知道我还有这样的心态,不会是想女人想的变态了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50273/

【博客自传】小草的评论 (共 9 条)

  • 春暖花开
  • 紫色的云
  • 江南风
  • 雪灵
  • 荷塘月色
  • 彩云飞
  • 淡了红颜
  • 歪才(卢凤山)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