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赶庙会

2016-07-04 01:32 作者:糊涂人生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每年农历的二月初十,是我姑母他们村的庙会。在我小的时候,每逢到了过庙会的头一天,二表哥就会骑着自行车来接我,让我去他们村赶庙会。那时,我的姑母家里人很多,我一共有两个表哥和表姐。在众多的表哥和表姐中间,属我二表哥年纪最小,他大我几岁,天生一副俊俏的瓜子脸,透着白净而红润的肤色,是一个细高细高的美少年

在我犹深的记忆里,记得有一年二月初九日的下午,二表哥骑着自行车,又来接我去他们村赶庙会,那时我大概就是六、七岁吧。一到姑母居住的村里,我到处充满着好奇,感到什么都有些新鲜。当我们到家以后,我见天色尚早,就又缠着二表哥带我去玩。当时,二表哥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走了一路,虽然他显得有些累,但在我姑母的催促下,他没有办法,又只好放下自行车,立刻领我上街去。

过庙会的正日子,是定在农历的二月初十,不过,到了二月初九日的下午,那村街上就已经非常热闹了。有许多做小买卖的,早已在那里忙着画地占摊,他们在到处画着大小不等的石灰线,或用石灰水写成一个个特大的‘占’字,真是忙得有些不亦乐乎。在道路两旁通畅的地方,还支起了几个不多的布房子,那是卖花布的临时供销社。二表哥领着我穿过这熙熙攘攘的人群,我们一直向着村北走去,去了村外庙会的祭拜处。依稀记得那是一个特别矮小的土坡,四周均是土地。人们就在那个小小的土坡上,用几块砖支起了一个庙,有许多妇女在庙前焚香烧纸,不知祷告着什么。最有意思的是在许多人围了一圈的中间,有几个中年妇女排着队,手里拿着一种一摇就响的乐器,在尚未耕种的田里边走边唱。至于唱的什么,我无从得知,只是觉得非常热闹。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二表哥催我回家吃饭,说吃完饭还要去看电影哩。一听说看电影,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急忙跟着他回家。

那个时候,电影可是个稀罕东西,平时在农村很少看到。那晚的电影,是信奉湿婆的人募捐的,就在村广场上放映。我清晰地记得,那晚看电影的人特多,等我和二表哥吃罢饭去看时,那银幕的两边早已挤满了人,有坐着的,有站着的,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人站在附近的房上,或者爬到高高的树去,小孩们总喜欢在前面钻来钻去。我和二表哥去得迟,好不容易才挤到银幕的前面,总算找到一个可以看得见的地方。这时电影早已开演了,那银幕上正在放映着一部战斗老片《闪闪的红星》,这是我们儿时非常喜欢看的一部老电影,影片主要讲诉了少年英雄潘子,智斗地主恶霸胡汉三的故事,其中的故事情节,波澜起伏,时而让人看着揪心,时而又让人看着舒心,荡气回肠,动人心弦,总能引起孩子们许许多多的遐想。在不知不觉中电影散了,我跟着二表哥回家,当我静静地躺在姑母家的土炕上,却是久久的难以入睡。那晚我只要一闭上眼,潘东子那手握红缨枪,机智、勇敢的小英雄形象,就会在我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地出现。心想等明天赶庙会,我也一定买把红缨枪。

过后,到了第二天上午,我的姑母家里就热闹了起来,我的奶奶及叔叔、婶婶,还有姨奶奶一家,都去赶庙会了,大家齐聚到我的姑母家里。几年了,亲戚们之间,好像形成了一个习惯,每年去赶庙会的时候,大家总喜欢先到我的姑母家里碰个面,互相拉一拉家常,然后再结伴同行,到街上去买东西或者闲逛。那天,我的奶奶和姨奶奶两位老人,在我的姑母家里碰了面,一奶同胞的亲姐妹,她们都显得非常亲近,一坐到一块,就总有说不完的话。其实说起来,我的奶奶和姨奶奶居住的村子,离着也并不算远,算起来就十多华里的路,只是我的奶奶和姨奶奶,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她们从小就被裹了脚,以致走起起路来不太方便。所以,在平日里,两位老人一年也见不上几次面,如今姊妹相聚,又怎能不高兴呢。让她们最值得高兴的是,我的奶奶和姨奶奶,都是过庙会那个村里的人。据奶奶说,他们在未成年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他们兄妹之间,基本上是靠相互相依为命长大成人的。到后来,我的奶奶和姨奶奶,都婚嫁到外村去,这一晃已有数年过去了,加上他们的父母和兄嫂早已亡故,她们便很少再回娘家了。恰逢过庙会这天,我的奶奶和姨奶奶,又同时相聚到自己小时候住过的村子,虽是星移斗转,但是亲情依旧,那高兴劲自然就不用说了。大家在我的姑母家闲聊了一会,就陆陆续续上街去了,我的奶奶和姨奶奶,因为都是小脚,他们走起路来最慢,不多时,就被别人远远地落在后面。

到了街上,赶庙会的人特别多。加上那天的天气不错,虽是初,却不再像严冬一样寒冷,正是人们上街闲逛的好时候。在暖暖的阳光下,无数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忧无虑地走着、笑着,在熙熙攘攘的村街上,有买有卖,显得特别热闹。成家的男人们,总喜欢在卖农具的地方,停下来看一看,挑一挑,有的买上一把称心的锄头和铁锹,拿在手中,脸上带着满心的喜悦;有的相中了一领崭新的苇席,扛在肩上,心里充满着一种掩饰不住的高兴。最能招引青年妇女的,还是那个卖花布的地方。在临时打起的柜台前,掌柜的正忙着为顾客们挑选着各式各样的花布。这时,有一位嫂子模样的人,在为自己的姐妹或者同伴,挑选着一块花布,她把一块带着小花的花布,搭在一位姑娘的肩上,试着花布的色泽是否与人的线条搭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跟着奶奶在街上转了一会,当我们走过一家墙脚时,我们看见一个卖老鼠药的,在那可劲地吆喝着,那人嚷得口干舌燥,招引着过往的行人。在几个围观者近前,奶奶欲买又犹豫。我躲在奶奶身后,看见地上摆着几串死耗子,心里甚是有些作呕与害怕,但又看到墙上挂的布画,顿时又觉得非常有意思。那是一队迎亲的老鼠队伍,身穿花衣,头戴花帽,吹着喇叭,抬着花轿,如人一样的直立行走,展示着老鼠世界里的繁荣昌盛。要说到老鼠,我对它们是既恨又怕。因为那个时候,我的家里确实有不少的老鼠,而且是大老鼠见了小孩子,好像还并不怎么害怕,只要你不动,它就用它那两只小圆眼睛,一眨不咋地看着你,不躲不闪,反倒弄得你有些害怕,等你慌慌张张地把大人叫去了,却不知那大老鼠早就跑哪去了。为此,家里也不止一次买过老鼠药,可就是不怎么管用,老鼠该多的时候还是多。所以,常常记得,在那个时候,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特别谨慎,总要把被褥仔细地查看一番,恐怕一不小心,有大老鼠钻进我的被窝里。在卖老鼠药的地方,我和奶奶逗留了片刻,不知为何,奶奶最终也没买,又领着我走开了。

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我总是觉得,奶奶是个非常俭朴的人,她平时很少乱买东西。就例如那次逛庙会吧,尽管街上有卖有买的东西很多,可是奶奶她老人家,领着我在街上转了半天,她最终也没有买到什么;到最后,当我们遇到一个挑担的货郎时,奶奶从人家挑着的细小杂货里,花了很少的钱,细心挑选了一个顶针和穿针器,还有一裹做衣服用的针,这些都是平时在村里很难买得到的。那时的农村经济还比较落后,人们的消费水平也相对低一些。大一点的村里虽有集体供销社,但也多卖些与人们息息相关的油盐酱醋。除此之外,有许多人们需要的东西,都是在平日里很难买得到的。

一到庙会上,我和奶奶全然不一样,那欲望的眼神,总是变得有些不够使。一会看到卖小人书的,我就会难免不自觉得停下来,总想把己喜欢的东西全都搬回家。不信,你看那小人书在墙上挂了一片,足足占去了墙的三分之一,五颜六色的,不知吸引着多少孩子们在那里围观。一会碰到卖风车的,我就是不买,也总会不自觉得多看上两眼。总觉得人家做的风车,就是比我们自己做的好玩的多。在小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也没少了用红红绿绿的纸,自己叠一种近似小圆帽的东西,叠好后,用一根很小的木棍托在手中,迎风一跑起来,它就会不停地转。儿时我们管那种东西叫做‘小转欢’,可是自己叠的‘小转欢’又怎能和人家做的风车比呢?不信,你看人家做的风车,红红绿绿的,不仅好看,而且人走着,它就会不停地转动着,真不知充满着多么神奇地诱惑。当人们在热闹的人村街上走着,有时,偶尔也会遇到一个卖冰糖葫芦的,那是个推着自行车的中年男人,他的车前把上好像推着一团火,加上一句漫长的吆喝--冰--糖--葫--芦,更是让许多的小孩们迈不开腿。当小孩看着实在眼馋,早已咽下了几次口水,轻拉一下大人的衣角时,大人却说,走,一会再买,孩子心里燃起的希望,又顿时破灭了,只好跟在大人身后,委屈地走开了。

在庙会上,我跟着奶奶转了许久,也没有买到什么。到将近中午时,迎面正好碰到一个买红缨枪的,那是一个看上去,约有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他怀里抱着一捆的刀枪,一边走一边吆喝着,那吆喝声像磁铁一样,吸引了我的目光。当下我缠着奶奶要买,奶奶平时最是疼我,她见我一心想买,就只好在贴近内衣的地方,掏出一个叠得方方正正的手绢,然后又从那手绢里取出八角钱,给我从那人的怀里,挑了一把最漂亮的红缨枪。那红缨枪的枪杆是一根细长的竹竿,木制的枪头刷了银粉漆,远远地看上去就跟真的一样。我从奶奶手里接过红缨枪,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 ,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我一路上欢欣雀跃,跟着奶奶回到我的姑母家。

过庙会那天,我的姑母没有去赶庙会,她等大家都陆陆续续上街去了,要忙着为去赶庙会的亲戚们做午饭。那天的中午,我的姑母特意为亲戚们,摊了厚厚一摞玉米面煎饼,还熬了一大锅鲜嫩的芫荽汤。到吃午饭的时候,大家就着芫荽汤,吃着香喷喷的煎饼,一个个都吃的既饱又开心。因为在那种刚刚解决温饱的年代里,能让大家就着芫荽汤,吃上一顿饱饱的玉米面煎饼,也算是一顿美味佳肴了。

大约过了响午,去赶庙会的人,都陆陆续续回来了。在我的姑母家里,大家吃罢午饭,见天气还早,便坐在一块拉家常,说着在庙会上的所闻所见。大人们只管拉他们的家常,我和姨奶奶的孙子在一块玩。姨奶奶的孙子大我一岁,他的个头要比我稍高些。每逢我们俩到了一块,算是不错的好朋友,我平时习惯叫他红子哥,他也非常乐意我那么叫他。这会他正羡慕地拿着我的红缨枪玩耍,我坐在一边看他买的小人书。在无忧无虑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去的那么快,不知不觉,太阳已偏西了不少。大人们要准备各自回家了,我和红子哥也只好恋恋不舍地告别。不过,就在要分手的时候,我们俩背着大人,偷偷地有个约定,等他去我家的时候,我答应和他交换几本小人书,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一个秘密。

红旗写于2015年9月23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49996/

赶庙会的评论 (共 8 条)

  • 歪才(卢凤山)
  • 王平如是说
  • 雪灵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紫色的云
  • 大嘴乌鸦
    大嘴乌鸦 推荐阅读并说 赶庙会的日子真的很怀念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