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东湖夜色

2016-06-16 11:57 作者:越秀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海印桥灯饰喧哗,映得一条江都是七彩的光,满满盈盈。渐渐地深了,从珠江边进入东湖。贴着水面的九曲石桥在朦胧的月光下映着莹光,呈在眼前,象条浮桥。两侧的荷田在刚刚关了路灯的公园里反而突出来了。风一过,荷叶翻滚着灰白的浪。我闻见了荷叶淡淡涩涩的清气。索性坐在矮矮的石桥墩上。才发现荷叶的高其实是大大地超出想象的比例,象潘天寿画的一峰一石一与峰石齐高的荷,虽然有一点夸张,但我此刻的感觉就是这样。“嘎嘎嘎。”怎么还有几只野鸭子在桥底下,正欢着呢。我曾经听人讲,这一片湖连着二沙岛连着珠江,面积很大,有些接近湿地了,所以这几年飞来了不少野生的。而到底,野生的鸭子是不同些。它们在公园里的人慢慢退去之后凫水寻食,正自在着呢!夜蛙的叫声比得上一个老汉,浑厚深沉,要用京剧的老生唱法才能唱出,要写下来则要用王铎的笔法。

我都不想走了,真想躺在桥面上。看看无人,就真的躺下了。哇,整个人都在湖里了!荷花在云翳退去之后的月明之下,透明的、粉粉的、颤颤的,在头顶上,花香温温脉脉的,与叶子不同,好象与粼粼的波面连成片了。水面有这么大,比站着看大,几乎无边无际,象绸布一样的沉着有色泽,波纹一层层的,象着在丰腴女子身上绸缎的自然褶皱。原来有许多起伏、接合、纹路,看来是调皮的风的印迹。小蛮腰塔就在水上、在天边,直直地长到天上去了,柔和地变着红蓝紫的颜色,旋转着,与我对望。城市的天空被几缕灯光刺得象白天,絮絮的白云竟象白天看到的一样白。我几乎有些动情。想起一句话来:“城市与女子一样,夜里愈加美丽。”

后面好象有脚步声,我急忙起身,装作没事的样子。

“嗯,有个小公主真好。”看起来很帅气的男子紧紧地拉着身边只齐他肩的黑衣女子的手说。女人仰着脸,在月光下清亮极了,拽着男子的手好象要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加到男子身上去。

“奶奶太在乎小公主。我呢,只想她平平常常的就好。”女子边走边说。

玉兰树真香,树干又这么高大,月的位置正好在树荫上。我站了下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后来又跟上这对亲密的小情侣了。

“你惜我多点,还是小公主多?”女子在回家的浓荫小道上愈加娇慎。我不禁加快步伐,越了过去

新河浦涌在这里拐了个弯,两岸灌木婆娑,成了个弧形护着河堤。堤岸边栖着一艘旧木船。四季海棠开得正盛,花瓣象玉一样。正好路口红灯。我在用赵体写了“祥瑞茶馆”遒媚匾牌的店子前站了下来。

“不嘛。就要你说,你说。”这对曼妙的人儿又赶上了,女子不屈不挠。我赶紧先抢了个绿灯走了。

灯光打在楼额的“1922”字样上。葵园。九十多年前,毛泽东任国民党代宣传部长(部长是任中央常委的汪精卫),为了取得支持,曾经频频造访居于附近的谭延闿。现在这里一楼是美术展馆,正办一个现代抽象画展。二楼是咖啡厅。中央的阳台上,正有一名伟岸的男子向外探望着楼前数十米高、躯干奇细、叶子又奇少的两棵棕榈树。十数个培正中学的学生在浑黄的路灯下搞怪拍着各种合照。我索性上前帮他们。他们报以夸张的欢呼。

“你怎么可以吃女儿的醋。”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又跟上来了,语词责怪女子,十指却反扣得紧。

“我以前就跟你说了嘛!我紧是要自己老公疼自己多点!”小女子看样子是动了气了。我更加不好久留。

但在培正中学对面的公交车站前,我还是忍不住地回望。

这对小夫妇,在拐弯处的一簇紫薇花云下深吻。娇小的女子整个都在男子的怀里,仰着柔小的腰身。男子紧紧抱着,又腾出一只手来,为女子抹泪。

月色如水。我要回家去了。

----城市也非独只有坚硬。它正在成为故乡的一角,正如乡村正在城市化一样美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46007/

东湖夜色的评论 (共 6 条)

  • 大三毕业
  • 梵
  • 心静如水
  • 雪灵
  • 歪才(卢凤山)
  • 越秀

    越秀城市也非独只有坚硬。它正在成为故乡的一角,正如乡村正在城市化一样美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