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请求归还我一片蓝天

2016-06-14 21:00 作者:书芳  | 7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请求党纪国法归还我一片蓝天

常艳的”一朝忽觉京醒,半世浮沉打萍。”写的是她与衣俊卿的情感。而我没有常艳的那样才华能写12万字的纪实小说。我只是想写我的苦难。

我的苦难常人没有经历过;我的苦难不是亲眼目睹的难以置信。我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户口所在地鸿福家园的赫书芳。

不知道是2009年的天,还是2010年的天开始,我就觉得有人关注我,我的一举一动楼下的邻居都在关注着,准确的说是24小时有人看着。具体的时间我已经记不清了。当时我办班教数学,后来几次就让学生往我水里放药,记得最厉害的一次是一名叫常淑静的学生说要喝水,我去给她弄水,可是,水弄好她没有喝水。她是把我支开后,往我的水里放药。我喝后连拉再吐,胃里都出血了。只好不办班了。问学生,学生只是哭。不要难为学生 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害我,学生怎么会知道呢,只是让她做,她不敢不做而已。再后来,我买什么吃都不安全,吃了之后不是这疼就是那痛,常常疼痛的我大半宿不能入睡。再有,有相当一段时间我买啥,啥贵。还千方百计想办法让我掉头发。我连油、盐都不吃,因为也不买,只是在超市买带包装的食品,天天吃饭都发愁。

当我出门的时候,总是有人跟踪。起初是一些老人们,像老太太了,有的时候也有民工……在后面跟着我,后来他们就走在我的前面,再后来就在车里跟着。现在,也就是目前,我已经不知道是怎么个跟法了…..

再后来,就从电源孔,钥匙孔,下水道等等….往我的房间里放气体药。我只好把电源孔都用塑料糊上。后来是从屋顶上向下喷药,我分析那一定是从楼上把我家的棚顶用电钻,钻一个个小洞,留一点点不要钻透,之后喷药。药常常是无色无味的,叫我怎么防,也有的时候是有味的。我 在房间不能呆,不能看电视。我只好呆就在塑料口袋里面,我不开灯,我感觉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眼里。他们是不是在我的屋子里,安装了监听,摄像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晚上睡在大塑料口袋里,窗口开着,塑料口袋的开口放在窗口的外面。冬天的早晨从塑料口袋里面钻出来头上都是霜,线衣线裤都是湿的。齐齐哈尔的冬天太冷了,我实在熬不住了,2015年12月8日我离开齐齐哈尔市,去南方旅游了,我自己取个名字叫“走天涯”。可是我走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药喷哪里,在哪里住宿,如果那里有男人,就让男人勾引到哪里?害到哪里。

再有,不是让这个人告诉我,就是让那个人告诉我不许嫁人,找情人。找情人利于社会安定团结吗?这跟逼良为娼又有多大区别呢?大概是2014年有相当一段时间,让我家的邻居走到我家的门口又跺脚,又咳漱。常常让一些男人勾引我。这六七年来我是怎么过来的?

我久思不得其所,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我上无父母,下无子女,中间无丈夫,我孤苦伶仃,我为人善良。这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灾难。我冤呀!我写了:为冤十赋鹧鸪天。

哪晓凭空云雾翻,为冤一赋鹧鸪天。

三餐一日提心胆,稍不留神痛熬煎。

谁知晓,为哪般。问罢清风问神仙。

亲戚朋友皆无信,漫漫红尘耍孤单

.

曲曲幽幽何韵传,为冤二赋鹧鸪天。

难知哪句乃真意,不晓谁说是谎言。

天知晓,语难传,踌躇不定路怎前。

三思不解三思惑,几重迷雾几重天

.

一缕清泪挂腮边,为冤三赋鹧鸪天。

置身何处平安地,非送病床心不甘。

谁旨意,黑心肝。利刀把把暗里边。

神前佛后求保佑,胆战心惊每一天。

.

腊月冰封地冻寒,为冤四赋鹧鸪天。

电源孔内充何气,安敢关窗去睡眠。

冷,阑珊。熬至天明又一天。

何人设计何人害,叵测心机用几番。

.

此处邻居也茫然,为冤五赋鹧鸪天。

有谁授意频咳漱,一波过后始又连。

难理解,不平凡。有谁明白也枉然。

邻居只好如约做,几户已经家告搬。

.

凛然正气脚不骗,为冤六赋鹧鸪天。

鄙视他人企勾引,坏我名声也枉然。

心费尽,计施全。不害倒我心不甘。

谢谢神主多保佑,风霜雪雨我巍然。

.

几度朦胧几问天,为冤七赋鹧鸪天。

跋涉泥泞一潭潭,有谁知道水深浅。

迷雾里,忿忿然。哪位操纵设棋盘。

堂堂正正人一个,不做情人不做三。

.

浪迹天涯受熬煎,为冤八赋鹧鸪天。

走到何处跟何处,指使当地跟踪前。

当地惑,常可怜。夜里喷药一天天。

难吃难住心惊过,天涯孤旅很可怜。

.

坐车行路均是难,为冤九赋鹧鸪天。

车上常是遭喷药,邻座孩子哭声惨。

天良丧,手段残。多少无辜遭牵连。

苍天有眼苍天做,遭到报应莫怨天。

.

企盼盼每一天,为冤十赋鹧鸪天。

此等灾难何时了,单身女子盼青天。

有党纪,国法严。靠党还我艳阳天。

冒死发表这张贴,有党我会得平安。

有人告诉我,做这些的是齐齐 哈尔市社区的,后来也不止一个人告诉我是社区的,是的,是社区的,我昨天去社区咨询一点点事,(也就是2016.6.6)时间不到一分钟,不知道是在一楼大厅,还是在门口遭到了喷药。当时就如同灌了一口恶气流,胸难受了很久。

社区为什么做这些?是替谁做这些?后来,有几个人用引深的话语告诉我。是哈尔滨的我的同学,是让我有点病。人家社区还很为难,这么久了还没有害出病来。我不是没有病,而是我不敢去看病。医生如果再害我有病,那我就难以想象….现在,我天天早上起来,先吐出来的是血水,连吐几口,漱漱口之后才好。我腰疼、后背痛、没有多大的力气,眼睛常常通红、连脚趾甲都不是正常的颜色……..有一次我两天只吃一顿饭,那还是因为有一个高三学生来学习,我挣 扎起来做点饭吃,他走的时候,我与他一起下楼去报警,报警也不了了之。

我的同学哈尔滨的只有沃岭生,他是黑龙江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还是黑龙江省宗教事务局局长。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他是我的恩人,我们上师范的时候我有病,他给我献血了。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挨着,因为我很久不能打电话了,我的电话只能打给我的两个侄女和一个嫂子。也不能进电话,也只能进我的两个侄女和一个嫂子的电话。所以,我从2012年就不用电话了。我没有电话,我只好去找离近一点的同学,从几个同学的话语和行为中我分析出来了,我现在的灾难和他还是有关系的。我今年三月份在西安旅游的时候买一个电话卡,试着给他打电话,还真就打通了,我问他齐齐哈尔市社区害我与他有没有关系?他说你去找xxx同学,竟然把电话挂断了。之后,我找三个同学帮我说情,都是没有去说,或者,没有收获。尤其,我找到最后的一个女同学与她聊完,我更确信了与他有关。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呀?这几年的苦难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在散文网里写的,《浅》、《遭难莫寻亲》、《走天涯》都浸出了我的苦难。习主席不是说了吗,有权不任性吗!哪有让人有点病的?没有病就千方百计加害与我,让我有病,越是看不见我病卧床榻,就是加害,害得越重越厉害。我不在家的时候,可以随便进我进我的家,是怎么搞到的钥匙呢?我不知道,把我的床板支架的一个螺丝卸下了,虚放上一锈迹斑斑的旧的,之后把我的衣服抱走。目的是当我打开床板找衣服的时候,支架很容易坏掉,好让床板砸折了我的腰。2015年除夕,侄女派人找了两趟让去她家过除夕,我去的时候是晚上十点多,当我初一早上回来的时候卫生间的门,上边的折页被拔掉,还带出了一些木头茬子。目的是门很容易倒下了,倒下了就砸到了我。几年中我是怎么从苦难中爬过来的。

这是我以前写了几首:长相思,也说明了几年的苦难。

云一程,雾一程,前路艰险又难行,夜深没有灯。

忧一更,泪一更,忧心砰砰梦不成,只有悲凄声。

.

风一天,雨一天,迷离难过受熬煎,度日又如年。

愁一天,苦一天,何时出现朗朗天,伴我换新颜。

.

求一天,盼一天,向往蔚蓝艳阳天,万里无云烟。

熬一年,又一年,几年苦难向谁言,只能留心间。

.

情一番,理一番,为何推我众矢间,就剩泪涟涟。

思一遍,想一遍,是谁使我这般难,举步更维艰。

.

亲也无,友也无,四面楚歌自己哭,滴滴打湿书。

人也孤,姓也孤,凄楚伶仃坎坷途,是谁害当初。

.

熬冬天,盼夏天,四季苦难一般般,只能归阴间。

风也寒,雪也寒,炎热夏季不知暖,心里透尽寒。

.

吃也难,睡也难,苦心费尽计施全,我怎活人间。

天也怜,地也怜,苦苦磨难至今天,慕人风月闲。

夜晚,我常常静静的倚一窗如水的月色瞭望夜空,看群星璀璨,看月色皎洁。心生感慨问问苍天:是谁害得我有家不能安安稳稳的呆着,或者说有家不能归,是谁害得的我天之大,地之广不能有我安身之处。我不就是洁身自吗?做一个干净的女人吗?如此招来横祸。我想多少次去跪中南海。

问问习主席,你知道齐齐哈尔市有关社区的组织多黑暗吗?问问我走过的南京、合肥、长沙、南昌、南宁、兰州、嘉峪关、重庆、湛江、贵阳、西安、石家庄、呼和浩特……哪个有关社区部门没有接到跟踪我,迫害我,不让我上网,不让我拍照,想办法让我有病,找一些男人勾引我。晚间往我的房间里放气体药。在火车上为了害我,主要是喷药,他们害到了多少人,害的我邻座的孩子哇哇哭。可问问我们当地的公安、法院。他们是怎么害我赫书芳的。一天24小时有人跟踪迫害。让邻居害,让亲戚害。谁也不敢得罪权势,只好违心的去做。我报案两次都无济于事。谁都怕权势。也不知道哪来那些民工,让民工跟踪之后再想办法加害。去调查吧,一定有人说真话的,一定有人敢说真话的。因为,他们利用的人太多了,时间太长了。

我请求习总书记,请求党纪国法,帮我归还蓝天。

赫书芳于2016年6月7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45723/

请求归还我一片蓝天的评论 (共 7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