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另一条路通向远方

2016-05-27 14:57 作者:文明俭朴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叮铃铃”,当手机朋友圈里新信息一声轻响的时候,我正慵懒地坐在沙发里,无聊而有些疲惫地摆弄着手机。困倦而不想躺下休息,想干点家务又提不起精神。蒙眬着眼打开来,是一位朋友分享了一首歌曲,点开链接听听吧。

“漫长的一天结束了/今天也是如此/另一个希望出现/将我/唤醒……这疯狂的世界里有这样一个你/站在另一条路的这一瞬间依然/与你/同行着……”这是金秀炫的《另一条路》。金秀炫的嗓音完美无瑕,声音中有一种独特而迷人的磁性,低沉间把哀切的感情传达给你,高亢时又是那么温暖阳光、执着向上。

我把歌曲设置成循环播放,听了几遍后,心里更加温暖和透明。在这将入的午后,天空中的太阳没有一丝温柔地炙烤着大地万物,“事阑珊,心情慵懒,寂寞收云散。”是这真挚自然而有感染力的歌声把我穿梭在迷离与现实之间的思绪拉近眼前。我的身心一忽儿醒透了,琢磨着金秀炫的《另一条路》,也思索着另一条路。

路,由脚下延伸到远方,是有形也是无形,是真实又是幻化,谁也不能断定接下来要走的路是曲折的、坎坷的抑或断头的,还是平坦、光明甚至飞黄腾达。路,有时由你选择了,有时是你意外踏入的,有时被别人安排的。但怎样走下去,能不能到达远方,全靠自己

我有一位中学同学李在一家大型企业上班,美满的家庭曾让大家羡慕。三年前的五月份,要好的同学们密集地打电话让我开导开导李,大家不止一次打电话或上门解劝他了,但无济于事。李在这家公司已有十年,还是小小科员一个,升迁之道他悟不出呀!他忍受不了现在工作的平庸与琐碎。加之夫妻关系进入七年之痒,妻子整日啰嗦,嘲笑他没位子、没车子、房子小、收入低,眼见家庭要破裂。

一周后的周末,当我接到李的电话时,才想起竟然忘了劝解他这茬儿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哥,你在哪儿?我在江边闻涛阁。”李问话时的语气有些悲凉苍桑。

“弟呀,你可不能想不开!你呆那儿不要乱来呀,我现在就去找你。”我很担心,怕这位做人要强、做事认真的弟弟当真发生不测。顾不上再细问他了,我马上开车直奔江边。

江水绕过小城东南角,直奔城西小山而来,遇小山阻拦,掉头南去。江边有个闻涛阁,头脑精明的老板在这儿开了个茶馆,七七八八追求闲情逸致的雅士静坐亭下,品茶,赏景,会友。

当我急匆匆赶到时,见他一个人心事重重坐着,还好,没发生意外。服务员捧上两杯龙井,放下后就走开了。兄弟俩慢聊,才明白约我来是想征求我的意见,他想跳槽到一家保险公司,他侄儿在公司任副总。我很赞成他的选择,并建议他先兼职干一段试试。他似乎从我这儿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脸上的疑虑和疲惫顿释,两人的谈话开始变得轻松而愉悦。

当我俩起身离开茶馆时,都不由自主地望向阁下江水,江水在小山脚下转了一个“之”字形的弯才继续欢腾地流向远方,四目相视,会意而笑。

三年后的今天,李已是保险公司的业务经理,家庭和美。每当同学聚会时,他一如既往地向大家提起那个晚上我发给他的短信,短信引用了作家陈忠实的话,“怎么去面对困难与挫折?像水一样的流淌。”

改变自我,行路,追

五一节,我们一家去附近的大岩山游玩。平时,我总是把车子开上山顶的小停车场,免去了爬山辛苦。但当天游客较多,山下告示不得开车上去,只好顺车道爬上山顶了。

车道从山谷的一壁盘旋而上,虽不陡峭,但最大坡度也有30度以上。一家人顺着车道上山,仰望前方,蓝天下满目翠绿,郁郁葱葱,犹如一块块自控大屏风,随着人靠近而隐退两旁;左顾有松竹挺拔,欣欣向荣,右盼有藤萝盘旋壁挂,遒劲郁勃。置身其间,享受自然美景,呼吸清新空气,游目骋怀而心旷神怡。唯一的不足是车道虽不宽阔,但道边树木遮不住迎面而来的火辣阳光,十几分钟的功夫,一家三口个个汗流浃背,只得立在崖壁的垂藤下喘口粗气,暂作休整。

走走停停,热,累,烦,一家人连话也懒得说,眼前的也不再有风景了。车程二十分钟,徒步花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峰顶冕旒寺,大家顺势一溜儿歪斜地坐在庙门前的台阶上,无暇顾及屁股下台阶的脏净,更不关心寺庙里圆通殿和大雄殿的香火了。

下山时,儿子说:“我们不要走老路了,太晒。”

我接过儿子的话茬说:“是呀,现在太阳更猛了,走原路吃不消,看看有没有另一条路下山。”

“看,那边有几个人下山,应该是一条路。”儿子用手指着远处将要隐没于树丛中的人影说。

我们跟过去,果然发现有一条石阶路通向山谷幽深处。这条路曲折蜿蜒,紧贴着崖壁时隐时现,陡峭之处延伸下去有上百台阶,平缓地带三五阶连着一处平台。一条窄细得有些婉约的小溪一路唱着歌陪伴石径奔下山去。溪水浅浅,清凉而悦耳,刚才的饥饿烦困一股脑儿被洗得干干净净,一家人神清气爽,踏阶而下。

细流清清,跌瀑喧喧,竹木幽幽,藤蔓盘盘。水边这儿一丛,那儿一窝覆盆子,叶儿嫩绿,果儿赤红,夏初小儿竟采,江南谓之莓子。儿时的甜蜜记忆呈现眼前,一家人忍不住诱惑一路摘食。路边随处可见的金银花,在石缝间静静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让人忍不住来个深呼吸,想要带走这清香!

大岩山就这样静静地卧着,春的青葱,夏的浓荫,秋的绚烂,的素雅,她不断变换着四季的衣裳,不变的是亿万年来强健的体魄。亿万年里,火的淬炼,水的洗礼,风的雕琢,她流淌在历史长河里,宠辱不惊。她又沉默不语,俯瞰世间万物流转,不因你来,不为他往。

大山里不只一条路,你找到了一条,不用沾沾自喜,它本来就在;你找不到一条,不用戚戚惶惶,它在那儿静静等你。选择合适你的路下山吧,沿途有溪流潺潺,花香淡淡。

前天,单位的东大门封闭改造,改由北边备用门进出。东大门前是条窄窄的商业街,有服装店、手机店、理发店、水果店、饭店等与居家生活息息相关的大小店铺,若从南头走到北头,吃穿住行物品全部搞定。每天上下班穿行在拥堵的车流人群中,我会感受到自己活得很现实,很物质。久而久之,开始厌烦而又无奈于这种肥腻的物质世界,但有一个无形的圈子或笼盖,把我套着,罩着,想逃离这条路却力不从心。

现在好了,东大门封堵,改由北门出入。从北门出来是条大马路,穿过去有一座宽广的体育广场,广场北面连着一座小公园。

早上,当我经过公园,匆匆一瞥,见三五成群的在踢腿扭腰,悠闲地练着健身器材。门球场里,头发花白的大妈大爷早已开战,脚踩小球,眼盯铁门,手握木槌,击球入门。在体育广场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跑跑步,遛遛弯,赏赏花。还有十几位中年老年人在练太极,行桩、盘架、紧凑、推手、技击,每一步骤招式,做得如行云流水又平稳沉实。外练筋骨皮,内练精气神。一日之计在于晨,他们远离了好逸恶劳,迎来了健康舒心的一天。而到了傍晚,体育广场是大妈们的舞池,小公园是家庭的乐园。行走在追求和乐的人群中,受其感染,我也情不自禁地伸伸手臂,扭扭腰肢,深吸一口气,调整心律。

东门出去将置身于物质之路,北门进来濡染了精神气质,门开门闭由不得我,但既然有了另一条路,我就迈开脚步,沉着地走向远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41836/

另一条路通向远方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