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怀念耕牛

2016-05-10 12:19 作者:桔源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目光对着目光,我与耕牛曾有过深情的对望。那是生产队里的一头老牛,收耕田之后,老牛汗湿了皮毛,不知不觉就病倒了,暑热炎夏,懒卧槽旁,不吃不喝。我抚摸着它的头颈,很同情地看着它,它也很感激似地看着我。最难忘的是那一回眸,我起身离开的时候,回头一看,它也正看我,它的两只铜铃般的大眼睛,竟眨呀眨地流出了两行浊泪。不几天,老牛死了,我却再也难忘那双流泪的眼。至于家家户户分得的几块肉骨头,我虽嘴馋却没能动筷夹上一口,我总想到那双流泪的眼睛。而且从此以后,我也不大喜欢吃牛肉了,总觉得有股腐草的味道,总感到有些人的气息,这大概与经历与记忆有关了。

三、四十年前,生产队里的一千多亩土地,除了要父母大人们辛劳,靠的就是队里的七、八头耕牛了。耕垅耙平,运粮送土,全靠牛们出力。牛棚是村子外面,小河南面山脚下的四间带院的草房子,房子里成排栓着七、八头大小不等,毛色不一的耕牛。耕牛们都有自己的名字,象老黑、花脸、懒货、小黄什么的。这些名字大都是大人们自己根据各自的喜好或牛的毛色等命名的,被叫惯了,也就成了名。我们小孩子也会根据自己的喜好给牛儿起名字。不知牛们知道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你叫它的时候,它大多不理,有时也抬头看你或“哞”的一声应你。该下地了,饲养员会对来牵牛的社员说,叫花脸和小黄去吧,或者叫老黑和懒货去吧什么的。耕牛去干活了,饲养员就打扫牛棚,出粪、垫圈、添料,这样牛们一回来就能舒舒服服地休息了。院子里成年累月地堆放着花生秧、地瓜秧之类的草料,饲养员用铡刀把它们铡成寸把长的碎草,这就是牛们的主食啦,有时活重或怀了牛崽的时候,也添些麦麸、豆饼之类的细粮,这便相当于人类过年改善生活了。

耕牛的一生就是这样,吃的是草,干的是重苦力,直到老死或病死,骨肉填香了人类的口舌,牛皮成了人们可以炫耀的衣服,只有魂魄可以到处飘飞,轻松自由吧。不知耕牛的存在或出生是不是就是一生劳苦,为人类操劳着温饱,还是只为享受死后的安宁呢?想想我们人类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生拼搏,或富足或贫困,或高贵或卑微,谁能了无牵挂,谁无悲伤忧愁?恐怕也只能象牛儿一样,待到魂归祥云吧!

八几年的时候,分田到户,生产队里的耕牛也分开了,三、四家分得一头,轮流喂养,共同使唤。我家和其他三家分得了一头很壮实的二、三齿龄的黄耕牛,母亲宝贝似地伺候着,夏秋季节我们不上学的时候都要拔些鸡毛英、地扒皮、狗尾巴花之类的野草,洗去泥土,由母亲用刀切碎,拌上些麦麸、地瓜面、干麦糠之类的东西,牛儿就可以很香甜地嚼食了。等到父亲牵牛耕地的时候,母亲又忙着打扫牛粪,填土垫圈,缝衣做饭之类的家务了。也有合喂牛的人家不那么上心,马马虎虎地喂养,狠心用力地使唤。没两年的工夫,耕牛就瘦了,病了,于是商量着卖掉,各家耕地就只能花钱雇用村里专营养牛耕地的人家了。想想刚分地的几年里,那头黄牛就象我们刚刚拥有的土地一样,给我们的温饱和富足带来了多大的生活希望呀!

刚分田到户的几年里,由于缴公粮、缴提留之类三提五统的,再加上买化肥、留种子,家里的收成也只勉强够吃而无多少剩余了,所以柴米油盐、修屋盖房、儿女结婚之类花钱的事项没有来源,很是愁人。父亲打听到别人家有头几个月大的小黄牛,因为得了一种不知什么硬皮之类的小毛病,要五十元钱卖掉,父亲去看了几次,和母亲商量了一下,觉得只要肯下功夫伺候,年把两年的就能卖上七、八百块钱吧,那样,盖房给我娶媳妇就不用发愁了,于是就凑足钱牵了回来。

可是这头寄托了全家人很多理想的小牛却很不争气。父亲用砖头、鞋刷之类的东西精心地把牛身上的硬皮全磨掉、洗净,后来又打听到几种法子,用硫磺,用柴油擦洗,一一试过了,还是不见新毛长出来。母亲更是没黑没白地服伺着,给它喂豆饼之类的细粮催肥,拌高粱面降火,到沟壕里拔来地黄、茜草、蒲公英、山竹子花之类的青草切碎了给它补血、消炎,大天的每天晚上还要起三次床给它添料。就这样精心地喂养了三个月,小牛不但没长大长胖,反而比刚牵来时更瘦小了。于是全家人一商量,央求了集市上卖肉的,五十块钱牵走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就这样,耗费了父母亲心血,破灭了全家人理想的小牛没有了。从此,家里喂猪、养羊、喂鸡、开荒,日子渐渐好起来了,家里再也没有养过牛了。随着不缴公粮,种菜卖菜,打工做活的,各家各户渐渐地有些钱了,于是相跟着攀比似的都买来了手扶拖拉机,耕田犁地,拉粪运粮的,再也不用耕牛了。慢慢地,再回老家,已是全村不见耕牛的踪迹了。

近来读到知名作家孙继泉先生的《牛事》一文,孙先生写道:牛也许为了启示和指导我们的生活而生的。你看,牛像一棵树一样扎在一片土地上,它什么事情不知道?它不停地思索,然后把祸福告诉我们,把坦途指给我们。你仔细聆听过那深长浑厚的牛哞吗?那不是明晰无误的诉说和忠告吗?可惜人不懂牛语,仍然懵里懵懂地过日子,以至幸福来临时惊慌失措,悲痛降临时痛哭流涕。看到这些,牛遗憾地摇摇头,再摇摇头。 孙先生在文章的结尾说:在牛眼里,我大概是一个辛苦的莫名其妙的过路人。

孙先生的文章很深刻。 想想自己几十年里与耕牛有关的经历,无论是生产队里给我们带来了温饱的耕牛,还是分田后几家合养的给我们带来过希望的耕牛,抑或是寄托着我们全家理想的那头小牛,更别说那头曾经与我对望而泪湿双眼的病牛,有关于牛的记忆,与当时的生活一样,总有着太多的回味与忧伤。牛和我们人类,也许我们看到了它们的劳累,它们看到了我们的辛苦;也许我们不懂牛类,牛却能懂我们人类。要不,你去与牛对望,那双看似散漫的眼睛,又是多么的深遂?那双看似淡漠的眼睛,又为什么会流淌浊泪?

怀念耕牛,更多地是怀念那段经历,那段时光吧!怀念耕牛,也是思索自己,思索人生吧!

(山东济宁 桔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37500/

怀念耕牛的评论 (共 10 条)

  • 彩云飞
  • 老夫子(熊自洲)
  • 心静如水
  • 雪灵
  • 白草诗人
  • 火淼
  • 襄阳游子
  • 潇潇
  • 云朵儿GAO
    云朵儿GAO 审核通过并说 好文采,赞!
  • 雨袂独舞
    雨袂独舞 审核通过并说 欣赏!问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