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遥远的粮厅

2016-05-04 19:44 作者:临风玉树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时,县城里还没有修油漆路,县委书记还在农民家里摸房住,住在县城里的人们基本上没有听到过外地的口音。粮厅的搬来,立刻就给小小的县城增添了亮色。

在以灰土为主色调的空间里,突兀便游走着三两的卓而不群的人们,他们神色安闲,似在浏览也似散步,不时地指划着点评一番。他们的穿着倒不见得十分光鲜,却绝对与众不同,或者说同样的衣服若穿在他们身上也便就显得洋气,他们操着遥远的天津话,那是洋气十足的象征着见过世面拥有财富、品味和地位,他们说话时表露出的自信和优越,绝不亚于在说正宗的牛津话。

粮厅在城里的一个大院里,曾是政府办公的地方,一排排青砖瓦房,窗户都是安着玻璃有合页能横着开关的,大院门口立着水刷石的柱子,顶端安着乳白色的灯罩,从门口到街面是个呈优雅放射状下坡路,与周围的土坯房形成鲜明对比。

学校里卷起了粮厅热,来自粮厅的同学立即成了中心人物和中心话题,下课了,便围成一团听他们讲来自天津也就是来自天边的稀奇事,听他们讲坐公共汽车和住高楼的真实感受,听他们讲过队日和集体逛公园,然后报以恍然明白的唏嘘,就象村童与张嘎。他们的名字取得也洋气,极少甚至完全没有本地孩子们常用的什么占什么栓什么改什么招,在朴素的词汇中寄托一种简单的理想或者说是最低要求,他们的名字用词多冷僻,不知所云,如单字一个涤、翊,透着那么空灵高雅有文化,要想知道人家叫什么,得先跟人家学个字才行。

老师也加入其中,常有粮厅的同学被叫到办公室里去,绝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挨克,从办公室出来后都意气洋洋,再和他说话便会遇到白眼,那种表情只有在得到老师的宠之后才会有。粮厅的同学也有真的。

粮厅的女生会跳舞,教校宣传队跳红梅赞跳新疆舞,土著同学们机械地按照她的指令做些看似悠扬的异域风味的动作,却总透着僵硬笨拙,就要反复接受教训,最具难度的动脖儿却只有她自己做得来,她就理所当然是主演,于是但凡有上街游行或会演,最后一个压轴节目肯定是新疆舞,而粮厅的那个最漂亮的女生也肯定在到了全舞行将结束时,才于众星捧月之中姗姗而出,做出几个铺垫动作后,亮出动脖真功。那功夫也确实了得,肩不动头不动,脖子却左右动,看过的人们开始都不服气,回家练过后便都服了气,再有批判会讲用会成立革委会之事,人们大都能坚持到散会,坚持到会后的一系列小节目演完,坚持到新疆舞的龙套们跑开过场,一睹粮厅女生的真容真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粮厅的男生们都会打架,而打架是少年们确立地位之首要因素。县城的孩子们如果打架便延用一套相当古旧的模式,即先用语言诟病对方,作为诉诸武力前必要的铺垫,而后是支架子或以肩拱之,是大战前的热身,在经历了以上两个必要程序后才是大打出手。粮厅的男孩打架却十分专业,他们象电影上的美国兵一样握拳在胸双脚来回跳跃,抽冷子就猛出一招,快似闪电,脚上功夫也厉害,常能把人摔出老远。但真的打起来,也不都是他们赢,正如洋鬼子遇到土八路,各庄的地道都有自己的高招儿。

粮厅的人都特别会玩,女生们能用玻璃丝编出五彩晶莹花坠儿,能在猴皮筋上跳马兰花半天不重样儿,能把一个葡萄皮含在嘴里吱吱地挤出曲儿来。男生们则玩的更出花样,他们的弹弓把上都缠着黑胶布,皮子都是气门心做的,弹弓兜用的是真牛皮,弹丸是就黄胶泥揉的均匀的泥球;他们会用旧车子胎熬粘子,只要捅到知了的翅膀上就没个跑。他们最大的会玩是逮蛐蛐,小小的蛐蛐被他们分成三六九等,名字叫出了花,他们家里大都有非常专业的蛐蛐罐,从这点来看,他们家大人也一定参与其中了。

孩子们不考虑是什么原因使他们离开了大都市来到这偏僻的小城,不去想将来究竟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重返他们曾引为骄傲的大城市,更不想学校停了课那还叫什么学生呀,孩子们的眼里只有绿色的原野和自由的时间,眼前这缤纷的一切他们还没玩够哩。他们与本地的土孩子们迅速融合到一起,洋气的天津话中掺入了浓重的本地方言,并最终被取而代之;在以土和泥为主要玩具的环境中,整洁的鞋袜终究不如赤脚来得痛快;高年级的特别是女生,就开始固守那一方净土了,她们坚持不说本地话,原装的天津话却不可逆转地异化了,妥协之后定格在北京风格的普通话上。

粮厅的家属也常走出大院和人们拉话,城里的绝大多数居民是农民,农民不知道自己种出的粮食为什么非得要这些住在干净的大院里的人来管,拉家常也不免陷入僵局,每到此粮厅的人就极其优雅地笑了,并刻意把话题引导向更加细节之处,比如买碱面买洗衣粉都不用本地的票啊,过节时单位还发肥皂啊什么的,楞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来法。

县里的人们大多不知道粮厅何以来过这里,粮厅更象是大自然的一道风景,人们不失时机地享受和适应了这风景,这风景也逐渐地同化于周围的一切,之后沧海桑田的岁月中,粮厅到底什么时候和怎样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就没有被真正注意到。粮厅住过的大院早已被分做了机关干部的家属区,但人们还习惯地把那个去处唤做粮厅,县城里以厅作了地名也不失为独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36276/

遥远的粮厅的评论 (共 9 条)

  • 歪才(卢凤山)
  • 雨袂独舞
  • 襄阳游子
  • 老夫子(熊自洲)
  • 春暖花开
  • 潇潇
  • 心静如水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县里的人们大多不知道粮厅何以来过这里,粮厅更象是大自然的一道风景.....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