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路条(小小说)

2016-05-02 14:37 作者:史光荣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路 条(小小说)

史光荣

1943年的天来得格外早。时节还不到小寒,冷冽的寒风中便飘来花碴粒,像狂风卷起的砂石一般从空中砸落下来,硬梆梆的,砸在脸上,生痛生痛,红洼洼一片,像蜕了皮一般。

中条会战后,侵占了中条腹地垣曲城乡的日军,像蚂黄一般,在田野里肆意横行,肩抗着煞人的三八大盖,上着明晃晃的刺刀,在村里耀武扬威,不时干些烧杀抢淫的罪孽。

不到晚上,山里人家都早早地关门灭灯,不出户。颤抖地躲避着瘟神般的日军及汉奸狗子,整个村子肃杀寂寥,黑云压头,伸手不见五指。

村里的几条土狗己不再狂吠,狂吠的狗一旦叫出声来,就被鬼子一条接一条地杀掉吃肉了,连骨头也不见吐出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寂静瘆人的村道上,一道黑色的影子,轻手轻脚地在村里飘落着,在一个没有栅栏的院落里,他停足左右看看,见没人跟踪,便摄手摄脚地走近窑洞的窗前。

“嘣、蹦、嘣”,轻轻的声音在妇委会主任常云花的窗棂上敲击着。

“嘣嘣嘣”,又是三声,不过节奏不一样,这是自己人紧急联络时的暗号。

常云花赶紧回了相应的敲击,一敲一回,一听暗号没有问题,连问都没问是谁,便摸黑赶紧起来。刚一开门,寒风便裹着模糊的人影灌了进来。

进来的是二区委负责地下联络的交通员老李。

老李拿出一片黄纸,急匆匆地对常云花说道,根据内线消息,区委宣传部长高大宽已叛变投敌,你与区委郭书记、李区长都己暴露,明天早上日军就要采取行动,今天晚上你们务必分头转移出去,越远越好。

这是郭书记给你开的路条,要你妥善保管好,并以走亲戚为名赶到虞乡县,找他原来的上线领导接头,接上关系后就地荫蔽,接受当地组织安排。

接下来,窑内声音越来越小。他又仔细地交待了接头地址、时间及暗号等等,并严肃地重申,如果情况有变,你也要设法就地安顿下来,不能暴露身份,继续等待,这个家是坚决不能回来了,太危险。

老李交待完毕后,又急匆匆地赶往下一个村里,通知其他人撤离。

她匆匆收拾了一些行囊,把路条方方正正地叠成小方块,缝进棉袄的

胳肢窝里 。这时, 鸡己叫头遍了,屋外仍是黑咕隆咚静悄悄的。

她轻轻地走到父母居住的窑洞门口,对着父母土炕的方向,咚咚咚地叩了三个响头,沉闷的回声淹没在再一声的鸡呜中。

然后,冒着阵阵寒风,她很快地消失在中条山上一条条枝叶茂密的山间小道上。

一个多月后,她才顺着转山、横榆、大坪、解县,走到同是中条山脉西段的虞乡县界,在一个大水泡边,找到了接头的村子。

在规定的接头日子里,她几番走进接头的庙宇,但一直没接上头,倒是听说本地处决了三名地下党要犯,其中一个姓李的书记,名字与她要接头的人一模一样。

又等待了几次,仍没接上关系,也没第二套接头办法,她便自然沦为组织以外的人了。

当地也同样是白色恐怖,黑云压城,到处是血风醒,维持会的人隔三差五地盘问她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究竟是找什么人,干什么活的。

再不找个合适的地方立住脚,她也有暴露的危险。

刚好她借住的房东,娘家有个远房侄儿,在油坊打短工,年龄相仿,还没成家,问她是否愿意在当地嫁人。

她一听,条件还不错,更重要的是能就地荫蔽,继续寻找组织,二话没说,便把自己嫁了。

接连几年,她也没找到组织,索性不再找了,安安然然地居家过起了百姓日子,对家里人包括丈夫也从来没说过参加过组织,闹过革命,平平凡凡的一介村妇。

快解放时,路上安静了些,她回了一趟垣曲老家,了解到父母在她走后不久,就被日军抓走,残遭杀害,己不在人世了,她的上级和入党介绍人也己牺牲,连证明她身份的人也难以找到了。

老家只还有她一个侄子,年龄还小,人称小常。

她把她在虞乡的地址悄悄地留给侄子,在父母的坟上抓起一把黄土,装进贴身的衣兜里,边走边哭,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故乡,离开了父母的热土。

从此,她再也没有回过她眷恋的老家,在失去组织的异乡新家,粗茶淡饭,相夫教子,到也落了个好的人缘。

后来,她急病攻心,忽撒人寰。

老家的侄儿得信后,急忙前去吊

按照老家习俗,逝者入殓时,要带几件随身穿过的旧衣裳,并要剪掉扣子扣眼衣领等,剪成几截陪入棺内。

那时,才翻身解放,村里人都还很穷,换洗衣服没有几件,家人从包袱中好不容易找到她包裹了好几层的旧棉袄,双手递给她的侄子。

他小心地剪掉棉袄上的衣筘,从两只袖子与袄的前后襟处撕开,一团黑黑的棉絮便露了出来,并发现几片发黄的纸片。小常大惊,急忙用手细细揣抠,翻出一张残缺不全的路条:

虞乡县委:

兹介绍常云花同志到你县工作,原任垣曲县二区妇委会主任,1941年2月入党。

下面长条章署名垣曲二区及区委郭书记私章。

家里人惊呆了。从来没听她说过是老党员,是玩过枪的妇委会主任。

面对这样一位淡泊名利的长者,面对这样一位默默无闻的老党员,亲戚们无不动容,一片恸哭声感天憾地。

村支部不敢做主,连夜报告给了上级。

第二天,虞乡县委在这个简陋的小院召开了追悼大会。

发黄的路条,仔细裱糊后也存进了县档案馆,作为珍贵的党史资料。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35422/

路条(小小说)的评论 (共 6 条)

  • 襄阳游子
  • 雨袂独舞
  • 水墨雨嫣
  • 火淼
  • 心静如水
  • 雪灵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