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锦瑟流年,相宜静好

2016-04-28 15:06 作者:浅月若寒  | 2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两点,薛依感觉依旧是昏昏沉沉,浑身无力。厨房里传来锅碗间叮叮当当的声音,屋子里飘来一股香气,她一闻就知道排骨汤,电饭煲里也正煮着热腾腾的米饭,已经嗅到香味了。她不禁会心地笑了,一定是他,毋庸置疑。

果然,她叫了一声,吴强从厨房里走出来,说:“你醒啦”,薛依懒洋洋地伸着懒腰,感觉自己睡了好久。“你在烧什么?”,“再炒两个菜就可以了,锅里炖着排骨汤,我还放了竹笋山药,都是给你补身体的,马上就好了”,说着,吴强又转身回厨房去炒菜了。

吴强和薛依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两年前经朋友介绍,两人试着在一起,至今恋也已两年了。这天,薛依感觉头脑沉重不舒服就请假回家休息了,一睡就是四个小时,期间只朦胧中感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她也不慌,就算是在中,她也知道那是他回来了。不仅仅因为这房间只有他俩有钥匙,就连房东都没有备份的一把,也是因了内心的一份安心,来自于对吴强的安心。她能感应到,就是他。

吴强听说薛依身体不舒服,也请假回来了,知道她一个人在家照顾不好自己。买了菜回来想给她补补身子,灶台上还摆放着上一次吃饭留下的脏兮兮的碗碟,上一次已不记得是什么时间了,说好了吴强做饭,就由薛依洗碗的。吴强摇摇头,默默地把碗碟洗了,开始烧饭。吃饭的时候,他一直帮她盛饭、舀汤,照顾周到,饭后他又静静地把碗洗了。

薛依感觉恢复了一点点的气色,终于露出了微笑。吴强笑问她:“如果今天我不回来陪你,你会怎么想我啊?”她说:“没怎么啊”,“嗬没怎么才怪吧,你不会认为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男朋友啊”,吴强接着说道,“真没什么啊”,薛依不甘示弱。两人笑笑。他是了解她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

两年的时间足够了解一个人了,不能说彻底,但是包括优点和缺点,早已了然于心。而经过两年的磨合,两个人还能够在一起,说明对于那些不好的,能够做到相互包容,又或者是一方总是无比地包容另一方。爱情不就是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哪怕是闹腾,也就这么一辈子下去了。吴强和薛依就属于后者,他始终包容她的一切,哪怕她经常说出一些刺伤他的话,然而时日久了,她却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是依赖,是安心,还是因为爱情,她也不想分得那么清楚。只知道,一旦对一个人或一件事形成了习惯,就难以戒掉。若是硬生生地把他从原有的生活中拔去,不仅仅先前的生活都归零,而且在他们的心上也会或深或浅地留下抹不去的伤痕,因为这两年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太多的回忆,谁又能无情地把一段有血有肉的感情当做游戏一般呢?

两年前,薛依应聘刚进入这家公司的时候,经姐妹介绍,认识了同事吴强。对于对方的第一印象,两人都是不甚好的,不是自己理想中的恋人。但想想,都是同事,恋人不成也总该还是朋友,就硬着头皮没当场拒绝走掉。认识的第一天,吴强作为男人,总该要主动些。他请她去西餐厅吃饭,然后去看了场电影,这是大多数情侣都会做的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但是对于薛依,这是不寻常的。

这是薛依第一次吃西餐,第一次看电影。尽管也没有什么惊心动魄之感了,但她在心里的定义是保守传统的,总觉得不管是什么第一次都是十分重要的,有着纪念意义的。虽然他们彼此印象并不十分惊艳,但就这么把她的第一次算是小小的约会给旁边这个男人了,这算什么啊?

回来后,他们又简单地聊了一下。薛依也没多大感觉,本想直说算了,不愿耽误彼此。后来,经那姐妹说:“别看他外表不咋样,人挺好的,为人热心,平时对同事们都挺好的。你可以试试嘛,你都没有谈过恋爱,再不谈谈等到何时啊?”于是她就以先做朋友的名义,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此后,吴强隔三差五地过来看薛依,和她谈心,总不忘买给她一些小东西,大多是吃的,“女生爱吃零食”这一点是他猜测的,对了,薛依就是属于那种爱吃零食的,经常去超市就是买一堆零食。又特别宅,每到周末都不出门,就靠手机和零食颓废地过了。在薛依的心里,闲暇时间不就是这么过吗?懒散的时光,多惬意啊!可是自从遇见吴强,她的生活就不是一个人的懒散那么简单了,毕竟,她不是一个人了。

他经常要带她去哪里逛逛,附近也好,远游也好,总比窝在家里发霉好。正因如此,薛依渐渐学会了打扮,以前她是几乎不化妆的,对于穿衣也没有什么讲究,更别说是像其他女生一样经常买各种包包来搭配衣服了。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不无道理。自那以后,薛依学会了淘宝,时常买衣服包包,久而久之,衣柜里挂满了衣服,每天换着不同的穿,比以前更加有自信了,也感觉比以前那个素静的自己要更好看了呢。

他们经常会去到处逛逛,吴强负责给薛依拍很多很多的照片,最后吴强的手机里都是风景和她的照片,几乎没有自己的。他只为她拍照,自己都很少入镜。她喜欢风景,喜欢拍照,喜欢旅游,喜欢自由自在。

虽然在一起的日子,总难免会发生许多的矛盾,但每一次都是以吴强示弱认错告终。那些生活中的大大小小的事,多如牛毛,谁还能分得清谁对谁错呢?况且,也不必分得那么清楚。最先认错的那个人,一定是更珍惜对方,不愿失去这份感情的。所以,他们,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地走到现在的。那爱里,是包容,是习惯。

(三)

都说时间能证明一切。薛依觉得是这样。喜悦时不能说明什么,那么苦难呢?

薛依自小身体就不好,小时出过一场意外,又因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了体质孱弱。人消瘦消瘦的,平时看起来气色也并不是那么好,倒也不是林黛玉的那一种。但身上确是有一些的小毛病,说不定哪天就跑出来折磨你一回。

有一天里,薛依突然感觉到腰部剧烈地疼痛,在床上翻来覆去,疼得直打滚。可那时,大约是凌晨三四点,到哪里去解决呢?医院不一定开门不说,自己疼成这个样子,根本站不起来走到医院去。打电话给吴强呢?可这么晚了,他明天还要上班,诸多的不便。于是,她就这么强忍着疼痛,等待黎明的到来。那一夜,是她这有史以来最难熬的夜晚

到了闹钟响起的时候,已经早上七点了。她马上拿起手机给妈妈打了个电话,昨晚她也没好去打扰妈休息,毕竟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导致全家人担忧。后给吴强打了电话,他马上请了假就急急忙忙地赶来了,带她去医院,一路上薛依疼痛难忍,一直搀着吴强,到检查,到治疗,一直到给予一定的治疗,疼痛减轻了之后,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吴强一直陪在她身边,忙着买水、挂号缴费、拿药等,担心坏了。

薛依这个身子骨,也是经常来往医院的,每一次去也都不是一个人,大多都是妈妈陪同。这些事情以前都是妈妈帮自己做的,自己只需要配合医生检查治疗就可以了。大医院里就是麻烦,每一道程序都必须得走,而且每一道都不在一个地方,经常地满医院跑去找相应的地方。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打拼,离开了爸妈的身边,为的是想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来。可,终归是女子。哪一个女人不想有个人在身边悉心照料,有个肩膀可以依靠?这是她第一次有男友陪她来医院,为她做这些,这是不一样的感觉。

自那以后,薛依每逢一些不适,吴强都会陪同她来到这家医院。每一次,她对他说:“我发现,在医院时,我最依赖你”。有时候,她也会问他:“你为什么,为什么还愿意要我这个满身毛病的人呢?你不觉得我是一个累赘吗?”他总会说:“既然如此,那我怎么能放你去祸害别人呢”。

或许,爱,就是不计一切。

(四)

其实,对于他们两人,薛依的父母是不赞成的。她的父母也不是像世俗的家长那般势利,一定要男方有车有房等等,但是薛依家乡那边人思想比较传统,总不愿把女儿嫁到另外一个城市,要放在身边,也好相互照应,等到老了,还有个念头。是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距离。

薛依来到这座城市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那时刚毕业的她一心想到大城市去闯荡一番,心中总有一份事业梦。但她家人认为她身体不好,应该找个好人就嫁了吧。经常地劝她回到家乡那个小城市,找个还不错的人嫁了。这种相悖的观点,也使得薛依不愿跟父母住在一起,年代不同的人思想自然不同,她以为,这是个自由恋爱的时代。应该找个对自己好,真心疼爱自己的人到老。

其实,在认识吴强以前,薛依也是个眼光挑剔的人,因此才这么多年没谈过恋爱。她总幻想着,世界的某一个地方,有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在等着他,他帅气、阳光、高大,一身荣光地骑着白马,他会给她想要的一切,满足她所有的幻想,并且还能深爱着她,一辈子对她好。那是一个完美的想象,几乎每一个女孩子都想,可那只是幻想不是吗?就拿对吴强的第一印象来说,他并不高、不帅,也没有那么多的荣耀。可他真的爱她,对她好,陪伴便是最长情的告白了吧。

至于那些身外之物,吴强也经常和她规划着将来,那些都会有。她常常想:这满大街上都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手牵着手,看似幸福恩爱着呢。爱情,不过就是两个人你情我愿地搭伙过日子,相互扶持,相濡以沫。看似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为何在自己的身上就显得异常艰难呢?婚姻无疑是人生之重的大事,为何就不能做到圆满呢?

她也时常地问自己:“到底什么样才是爱呢?”在网上看到过这么一句话:“年长后才发现,爱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你侬我侬,跟谁舒服我就跟谁在一起”。是啊,只要感觉心安不就可以了嘛。婚姻也就是过日子啊,尽管柴米油盐酱醋茶平淡如水,那么这水流入心里,也是滋润的。

(五)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没有珍惜,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不会抓住,因为人生只要有一场轰轰烈烈就可以了。有人惊艳了你的青时光,就会有人来温柔你余下的岁月,惊艳只属于惊鸿一瞥,而温柔是细水长流的流年。”

薛依在纸上这样写道。那份惊艳是她青涩年华里的一缕心动,而吴强则是她心里的那一抹温柔。对过去的告别,就是对未来的希冀。

薛依有写日记的习惯,记录人生的点点滴滴。翻开相遇以来的记事,一起经历过的画面系数在脑海中浮现:她最爱的那一头长发,每一次都是他为她吹头发;每一次的做饭都是他掌勺,而她始终不会;洗衣服也使唤他一声就行了,家务几乎都包在他身上;每一次搬家,她只负责衣柜,他洗洗刷刷忙活了其他所有地方;他总说她很懒,她总以为因为有他在……

他偶尔会说:“你总爱写,也从没为我写过什么”。其实,她写过,只是没再续下去。她翻到那一页先前随手写过的断章:

《不语,已倾城》

1、他说:每天早出晚归,周末还要应酬,还有活动,总是那么忙,唉……

她听他这样抱怨,心里涌起一股失落,她知道他一定是累了,可是男人注定要担当起家庭的责任,而她又帮不了他。这样想着,沉默不语。

他接着说:唉,都没有时间好好陪你,这是我最苦恼的事……

她看着他,心底泛着点点温暖。

2、他说:你还是要学做饭好。

她撅嘴道:干嘛,你不愿意做饭给我吃了是不是,就知道你不爱我,哼!

他无奈地说:不是,我是怕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一个人饭都吃不上了怎么好。

她继续嘴硬道:我才不学嘞,饿死就饿死。

嘴角弯起一抹笑靥。

3、她问他:你到底爱我哪儿啊?

他说:不知道。

她说:那你说说我有什么优点吧。

他道:没有优点,一身缺点。

她不服气地说:那么多缺点,你还喜欢我干嘛!

他搂着她说:但我就是喜欢你。

4、她调侃他道:你不要爱我啦。

他俏笑着说:我没有爱你啊。

她转过头去不理他了,

他微笑着把她抱紧怀里。

5、下班很晚,他才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看到她,然后拥抱她。

她在难过,说:独处时总想很多,想以前,想现在,种种,不禁难过了。

他说:你一个人总是胡思乱想,人总是要向前看,过去的就过去了,未来的日子有我,一直陪着你。

她不语,已倾城。

为这一篇小片段续上了一个结尾: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你是锦瑟,我为流年,相宜静好,白头偕老。

微信公众号:浅月若寒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34843/

锦瑟流年,相宜静好的评论 (共 2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