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人狗情未了

2016-03-28 16:01 作者:嘚啵嘚啵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 狗 情 未 了

文/孙海燕

那是一个暴风天气,我顶着寒风去上班,走到小区出口,隐隐约约听到呜呜的叫声,有点像婴儿哭, 又有点像动物在嚎叫。我寻着声音找去,只见围墙角落的一个方便袋上,趴着一条一扎多长的白毛小狗 。大雪已经覆盖了整个地面,唯独那塑料袋上还有一点可以站脚的地方。我蹲下来,想用手摸摸它,它吓得向后缩一下,刚站起来就歪倒了,原来是一只还站不稳的小狗崽。

这是谁扔的?还是自己跑丢的?

我向四周围望望,没有一个人,眼看快到上班时间了,我站起身来要走,可又忍不住回过头来看看:那可怜的小东西,一双黝黑的眼睛看着我,呜呜地嚎着,好像在哭泣。我心里一动,这漫天大雪一会儿就把小狗覆盖了,若没人发现,肯定会被冻死的。于是,我捧起小狗往家跑去。

“咋又回来了?又落什么东西了吗?”母亲看到我慌慌张张地跑回来,急切问道。我把小狗塞到她手里:“好好照顾它。”母亲愣了一下:“你这孩子,从小就怕狗,不喜欢小狗,弄条狗来干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下班路上,我专门拐到旁边的超市,买了一个奶瓶。

回到家里,直接冲着母亲喊道:“妈,狗呢?”“在沙发边上呢!”我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在纸盒子里的碎花小棉垫子上,小狗安详地趴着,看见我,它起身站起来,小腿有些晃动。我仔细端详着这只小狗,它全身雪白,只有头上掺杂了一些浅黄色的毛。一双眼睛很漂亮,圆圆的、黑亮黑亮的,可那张嘴实在不好看,上下嘴唇好像合不拢,牙齿还有些暴露在外。我忍不住说了一声:“你真丑,叫丑丑好啦 !” 我把奶粉冲好,试了试不冷不热,倒进奶瓶里,塞到丑丑嘴边。可是它的头扭来扭去,就是不肯喝,我忍不住喊道:“你不喝奶,要饿死啊?”母亲见状,拿来一个小盘子,把充好的牛奶倒进去,递到丑丑旁边,小家伙好像闻到了奶香味儿,伸出红色的小舌头舔了起来,带着奶水进入口中。 “丑丑吃奶了!”我兴奋地喊了起来“还是老妈有办法呀。”

丑丑就这样在我家里落户了。

丑丑特别贪玩,它对我的大红绒拖鞋格外感兴趣,每天扛着到处跑。我稍不留神,拖鞋就少了一只, 我只好到处找,床底下没有,门旁边没有,正当我恼火时,一抬头却发现拖鞋成了丑丑的睡床,小家伙安闲地睡在了拖鞋里,还发出轻轻的鼾声。我实在不忍心叫醒它,只好光着脚找另一只鞋穿上。

我看到驯化后的小动物可以做各种动作,就决定训练丑丑。最先让它练习两腿站立,我按照人家指导的方法,喂它时,故意把食物举得高高的。谁知丑丑两眼死死盯着食物,上蹿下跳,够不着,急得呜呜直叫。我只好把母亲喊来帮忙,让她拿着食物,我蹲下来抱着丑丑,喊一声“起立!”我就把它的两只前爪立起来,抖动两下,再放下。经过了一段时间训练,丑丑真的学会了,只要一喊起立,它就两后腿立起来,两前爪抬起并在一起“作揖”,特别可。丑丑有了这本事,也成为我炫耀的资本,只要有人到我家来玩,都要把丑丑喊来表演一番,丑丑成了我家的活宝。

一天,母亲从婚宴上拿回一堆剩的鸡鸭鱼肉来,丑丑大吃大喝享用一番。谁知,它吃后趴在小窝里不肯出来,还不停地打嗝。我找来它爱玩的拖布、拖鞋、胶皮球,都引不起它的兴趣。接连两天不吃东西,粪便还呈稀水状。我上班都惦记着这件事儿,到处问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同事猜它是消化不良 ,建议我买“乳酸菌素”药片和注射器。

回到家里,我把注射器的针头取下来,将药片碾成面和冲好奶粉一起灌到注射器管里,给丑丑灌,可是它脑袋使劲晃着不配合,逼急了,还冲着我汪汪叫两声,一对圆溜溜的眼睛瞪着我,好像在说:我这么难受,你还折腾我。可有病不治怎么行,我带上一副棉手套捏着它的嘴,将注射器从它牙缝捅进去,一 推,药水和奶水都灌到它嘴里了,看到丑丑吞咽下去,我才放心。连着灌了两天药,丑丑似乎舒服了许多,又欢实起来了。丑丑终于躲过了这一劫。

我天天喂它,它也格外依恋我,成了我的小尾巴,走哪跟到哪儿。我若上班,就得把它关起来,然后偷着跑,否则甩不掉它。但它还是熟悉了我上班的路,我经常一出单位门口,它就蹿出来,摇着尾巴, 满心欢喜的样子。盛时节,几个同事邀约去广场跳舞,我前脚走,丑丑后脚就跟着,我吆喝了几次让它回去也无济于事,干脆就不管它了。到了广场,乐曲一响,同事拉起我准备跳舞。谁知,丑丑突然蹿到他面前,冲着他汪汪直叫,还扯着他的裤腿不放。我同事吓了一跳,赶紧放开了我,连声说: “我的妈呀!你还带着保镖啊。”我哈哈大笑起来。

天到了,我学着给它做件“小棉袄”,可好不容易帮它穿上,它却撕来咬去把衣服脱了下来,母亲说它自身有长毛不怕冷;夏天太热,我给它洗完澡后,就把它的长毛剪了又剪。谁知,狗毛干后呈梯田状,长长短短相当难看,可丑丑却毫不知情地扭来扭去,好玩极了。转眼间,丑丑两岁多了,已经成为一条成年狗了,可只有小板凳高矮,家人告诉我,它就是一条普通小巴狗,满街都是。但在我心里它是独 一无二的,也早已成为我家的正式成员。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唤它,一时看不到,都会到处找。它呢 ,也离不开我,一见面我俩先疯玩一会儿再做其他事儿。偶尔我累了,躺在沙发上不愿意动,它就在我的腿边蹭来蹭去。若我还不理它,它就会叼着线团、拖布、红绒拖鞋摆在我面前,这些可都是它最喜欢的玩具。

深秋里的一天中午,丑丑没回家吃饭,我围着小区吆喝了几声,还是没见到它。我心想,这个淘气的 家伙不知道到哪里玩去了。下午下班回家,依然没看到它的踪影,我开始慌了起来。这两年来,这小家伙还从来没离开过我这么长时间,我开始在大街上到处找,逢人就问:“你看到我家小狗了吗?”收拾垃圾的李大爷告诉我,在东边垃圾箱那里有条小狗,好像吃了耗子药,不知道是不是?我赶紧跑到那里一看,果真是丑丑,丑丑躺在垃圾箱旁边,闭着眼睛痛苦地翻滚着,身上的长毛粘满了泥土……我大喊了一声:“丑丑!”它停下来,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闭上了眼睛,身体抽动着。我的心顿时揪了起来,抱起丑丑飞一般地往家跑。

刚进门就嗷嗷地喊:“丑丑吃了耗子药中毒啦,快!快!”我的声音也变调了。“灌肥皂水试试! ”母亲喊了一声。我迅速拿出注射器,母亲取来一块肥皂,在水捏了捏,灌进注射器里。我用老办法戴 着手套捏住丑丑的头,把注射器从它牙缝推进去,水从它嘴边流了出来,再灌,再流出来。渐渐地,我紧握着丑丑的手似乎感觉不到它在挣扎,我心如刀绞,默默呼唤着:丑丑,你可不能死啊!你可要缓过来啊!

这一,我没有睡好,一遍遍爬起来给它灌肥皂水,一遍遍期待它醒过来。可丑丑却一直没睁眼,我想它一定是睡着了,早晨起来就会睁开眼睛的。第二天早晨,它还是没睁开眼睛。母亲叹了口气说:“丑丑死了,扔出去吧!”我的眼泪唰唰地流了出来。

多少天过去了,我还常望着红绒拖鞋、皮球发呆,总觉得丑丑没有死,因为送走时它的身体还是软乎的,肯定能缓过来。也许某一天,它突然摇摇尾巴跑到我面前来,我期待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26790/

人狗情未了的评论 (共 11 条)

  • 雪灵
  • 雨袂独舞
  • 宋文甫
  • 老夫子(熊自洲)
  • 春暖花开
  • 绿枫
  • 襄阳游子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问候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这一夜,我没有睡好,一遍遍爬起来给它灌肥皂水,一遍遍期待它醒过来。可丑丑却一直没睁眼,我想它一定是睡着了,早晨起来就会睁开眼睛的。第二天早晨,它还是没睁开眼睛。母亲叹了口气说:“丑丑死了,扔出去吧!”我的眼泪唰唰地流了出来。 多少天过去了,我还常望着红绒拖鞋、皮球发呆,总觉得丑丑没有死,因为送走时它的身体还是软乎的,肯定能缓过来。也许某一天,它突然摇摇尾巴跑到我面前来,我期待着……
  • 当太阳落下

    当太阳落下拜读,问好作者!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