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烫头.作者:程汝明

2016-03-07 12:38 作者:程汝明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烫头 . 作者 : 程汝明

1980年,中国大中城市开始流行烫卷发。81年,烫卷发的风,吹到我们小县城。

小县城的人管烫卷发叫“烫头”。在当时,一个女子若“烫了头”,这个女子就成了“众人瞩目”的人。那年,我所在的厂子,有好多女工,但没有一个是“众人瞩目”的。这些不被瞩目的女工,毎早上班前三五分钟,会聚到厂子门前,看来来往往的人,看到一个“烫了头”的,她们就会互推互搡,指着那女子,那女子知道有人指她,看她,便会目不斜视,用劲用力昂头,很高傲,很带劲往前走。这时,我们厂的书记,一个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的老头,也会背着手出现在厂子门前,对“烫头”发表意见:烫什么头?好好的头,弄得像个鸡窩似的!咱厂,谁烫头,我非给她剪了不可!——书记讲这话,有他的道理:一个人,美在心里,花那么多工夫在头上,还有心思上班?况且,我们这个地球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厂子里的人,对书记是尊重的,“老头子”吃住在厂里,风里里,和工人搅在一起。但这年五月,厂里出了个新闻:书记未过门的儿媳,二车间的白脸丫,“烫了头”!……传播中,年轻的女子都有些激动:她们都等着看,看书记怎样处理,怎样剪,未过门儿媳的头!——出人意料,书记对“烫头”的事,没有问,只是一个人蹲在办公室抽烟, 抽了一个上午,又抽了一个下午,……第二天、第三天,书记对“烫头”的事,仍一字未提。——厂里年轻的女工兴奋了,齐齐向“白脸丫”竖起了大母指,并在下班后,结伴奔向理发馆,开始了“烫头运动”!

我们厂的书记,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去世的。书记的追悼会,厂子里的工人都去了,女工们哭得挺厉害;在去的女工中,没有一个“烫头”的,因为这时,“烫头”已不时兴,时兴的是留自然发,让头发直直垂下,披到肩上,要怎样生长,就怎样生长!

( 后记:《烫头》,原发2004年5月28日《连云港日报》副刊》, 编辑: 朱建红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建红编发了我许多稿子,直到她离开副刊,我终未见到她,也未曾给她写过信。她的散文,我看过几篇,文笔清秀,底蕴深沉,行文建构,透溢着灵气。

2016年3日6日 ,记于顽石斋 .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21043/

烫头.作者:程汝明的评论 (共 3 条)

  • 心静如水
  • 漫舞洛城
  • 火淼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