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死期(小小说)

2016-03-07 08:14 作者:成事在天  | 4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陈永明

八十二岁的尤老汉走了五里地,从镇上的信用合作社出来,直奔村长家来找村长。村长刚端上碗才吃了两口饭,听到家里那条大黄狗吠叫得急,知道有人来了,忙放下碗跑出来看是谁。尤老汉虽已八十多了,可走起跑来腿脚还算利索。村长刚从屋里出来,尤老汉已走到院子中了,看见村长竟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村长搞得莫名其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问他:“怎么了,发生了啥事?”

尤老汉用棉衣袖子擦着眼泪,泣不成声。村长说:“走,走,走,到屋里去坐,别哭了,有啥事慢慢地说。”

尤老汉站在那没动,一直擦着眼泪,过了一会才停下来。村长又拉了拉他的衣襟,他这才跟着村长走进屋来,坐在火炉旁。村长倒了一杯水递给他,他接过来喝了两口,把水放在凳子上,先用右手掌跟向左擦过去,再用手背抹回来,擦净了嘴上、胡子的水,又用衣袖抹眼泪,然后说道:“我哈喇(方言,事办坏了),我哈喇,我哈喇!”连说了三遍。

村长问:“你啥事哈喇?”尤老汉说:“我好不容易,攒了三年,才攒了五百元钱,天让我孙子去给我存到镇上信用社,看到快过年了,我想取点出来用。我今天到信用社去取钱,他们说我存的是死期。我好不容易攒了这么一点钱,我还用不成,要到我死了才取得出来。”说完,他又开始大哭起来。

村长一听就明白是咋回事了,对他说:“那是这,你别哭了,我去给他们说说,让他们把你的钱给你取出来就行了。”尤老汉听村长这样说了,心里顿觉宽展,忙谢谢村长并说道 :“那你积了大德了。”村长人给尤老汉舀来了饭,他推辞了一番,村长又说:“快吃吧,吃完了我用摩托车把你带上去信用社取钱。”尤老汉这才端碗和村长一家吃饭。吃完饭,村长用摩托车把尤老汉带上去了镇信用社。(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村长把尤老汉的存折递给营业员并说:“尤老汉的存款是三年定期,你给他按活期取了。对这样的老人,咋能给他说存的是死期?以后再不能说这样的话了。”

营业员说:“上午他来取钱,我说你这是定期,时间没有到期,不能取。他问我,咋不能取?我以为他听不懂,就说,这是死期,到了时间才能取。我想‘活’的反义词是‘死’,农村人也有这种说法。”

村长说:“以后对老人千万别说这样的话。”

村长又问尤老汉:“全取还是留些存起来?”

他说:“全取了,过年用不完的我装在身上。”

尤老汉接过钱,数了数,取出一张来,递给村长说:“让他给我换成十元票子的,用起来方便。”然后把四张一百元、十张十元的钱,用一块酒盒里的包装布裹了起来,装在棉衣里层的口袋里,高高兴兴地回了家。

2016.3.2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20836/

死期(小小说)的评论 (共 4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