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拜年

2016-02-20 11:36 作者:刺槐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多年来,郁门县领导圈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给各部门领导拜年送礼,一般都赶在节前旧年年底的腊月二十七前后,一则可以避免行贿受贿之嫌,二则领导闲暇可以和领导促膝长谈把自己要办的事儿交代清楚。

近几年有关部门对节假日期间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的规定越来越具体和严格,给领导们拜年送礼的人也不再那么门车龙水马热闹非凡,但为了往日的情谊和工作层面上沟通的需要,还是有人会在节前去领导家走动走动的。

谭校长就是这个时候赶到县城的世纪嘉园小区给教育局局长拜年来的。

谭校长刚过五十,面庞白净,头发黝黑,除了右侧腮帮黑痣上的那一撮毛外,嘴巴上看不到一根短髭,是个典型的白面书生。这样一个白面书生,在郁门县上塬学区已经当了11年的学区校长。11年间,谭校长极力争取义教经费,在上塬乡初级中学和几所小学盖起了崭新的教学楼,改善了好些学校的硬件设施。同时他努力加强各学校“两风”建设,优化育人环境,通过提高教师队伍的素质带动学生养成勤奋刻苦的学习风气,并建立几个“窗口”学校对外展示形象,尽管中学和各小学的在校学生数量急剧减少,有些教学点崭新的学校已关门歇业,但他还是受到了县、市教育部门和当地群众的好评。

当然,谭校长知道,他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上级领导特别是前任教育局冯守泉局长的支持和关怀,项目资金、免费教学器材、多媒体平台建设------,哪一次能离开冯守泉局长帮助,哪一项不是冯局长签字或者直接转账给他的妻弟然后从其妻弟经营的教学设备服务部里把东西搬运到上塬学区的。滴水之恩,报以涌泉,冯守泉局长的这些好处谭校长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每年逢年过节,端午,中秋,元旦,春节,他都会拎着大包小包去冯守泉局长家去意思意思,礼品拿来拿去除了五粮液茅台酒玉溪中华烟他变不出什么花样,有时就宰只羊送去,冯局长见了连夸谭校长:谭校,你这人真实在,这么鲜嫩的羊肉肯定会让人大快朵颐的。一来二去,谭校长和冯局长的关系就不一般的铁了,谭校长成了冯校长家的常客,这可以说是郁门县教育系统一个公开的秘密。

不过,谭校长也有走背运的时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15年5月,省市教育局下发文件规定:从5月份开始,一年左右,各县县直中学、学区校长的任命不仅要坚决实现“去行政化”而且要实现“年轻化”,年龄超过53周岁或者已担任校长10年以上的必须转为督学或退离现职。这一规定给当时的教育局冯守泉局长出了一道难题,各县直中学、学区校长中有些虽然是这次“转退”的对象,但他们中有的业绩突出,有的是市县领导一手提拔上来的,都是不好惹的主儿,如果按文件执行势必伤筋动骨甚至牵一发而动全身打破现有教育格局的平衡,弄不好还会引火烧身的。冯局长前前后后思忖了好些天,越想越头疼,最后他终于想到一计,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自己也五十有六的人了,而且身体也不好,何不急流勇退向领导写个辞呈申请病休,谁也不得罪,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留给下任去解决吧。

省市教育局关于“转退”的文件,谭校长早就看到,他当然清楚自己也在“转退”之列,但他并没有太大的惶恐,他心里想以自己和冯局长的交往,是断然不会被冯局长“转退”的,何况他在上塬学区的成绩是大家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就凭这两点,谭校长觉得自己的确有“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底气。

6月底,郁门县领导圈一则消息传开了:教育局冯守泉局长辞去局长职务病休!

这则消息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在郁门县教育系统引起不小的震动,有人窃窃私语:冯局长辞职真的是身体原因吗?会不会是被人抓住什么把柄呢?也有人开始揣测:下任局长会是谁呢?还会按照惯例从各县直学校校长中选拔吗?新局长上任后会不会执行“转退”的规定呢?一时间,郁门县各种声音跌宕起伏各种力量开始纠缠起来。

听到冯守泉局长离职的消息,谭校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目瞪口呆地惊愕了好一阵,他不相信自己的好兄长好领导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让他失去主心骨。谭校长实在不甘心,他跑到冯守泉局长家倒开了苦水:

“冯局,您怎么这么草率,您这一离职,兄弟我可怎么办?我还有好多办学思想等着靠您支持去实现呢!您这------”

“兄弟,老哥我也挺难的!我不辞职,“转退”规定一执行,我一定会头破血流的!”

“唉,我也知道您的难处,可是您这一离职,兄弟我就没主心骨了!”

“没事的,谭校,你的工作业绩是全县教育系统公认的,“转退”规定执行时,新一届领导会对你慎重考虑,如果新任局长我熟知的话,我会努力举荐你的!别灰心,一切会好起来的!你就别郁闷了,静观其变吧!”

冯守泉的话让谭校长又有了些许自信,他相信新任局长一定能唯才是举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是金子肯定会发光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自己多动脑筋,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这样想着,他释然了不少。而且,冯局长辞职已成定局,他能改变吗?

三军不可一日无帅,教育局不可一日无长。经过一番角逐和比拼,新任教育局局长人选很快出炉,他就是某某办公室主任、前任局长冯守泉的堂弟冯守贤。这让谭校长暗自庆幸,心里踏实了不少。

冯守贤从行政部门履新教育局局长后,照例先熟悉各学校各学区的情况,召开各学校各学区领导参加的全县教育会议,了解郁门县教育发展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教育事关千秋大业而又千头万绪,忙碌之中,暂时把“转退”的事搁置了下来。谭校长和一些“转退”的对象喜不自胜,觉得这事就一阵风,刮过了就行。

没想到,12月底省市教育局又下发了一份文件,要求各地尽快落实5月份关于“转退”的文件,16年4月省厅派人督查落实情况。这个烫手的山芋被冯守贤局长抓着了,他推不掉也丢不掉,只好硬着头皮落实规定,他自信与冯守泉局长相比他的工作应该好开展些,因为他刚上任与各学校各学区校长还没有太多的牵扯没有太深厚的情谊,况且在履新前县上一把手还向他承诺要他放手干有什么难题和阻力县上主要领导一定会给他撑腰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借“转退”之东风,他冯局长该放第一把火了。

说干就干!16年伊始,冯守贤局长就召开了各学区各县直学校校长参加的“转退”工作动员大会,宣布了“转退”的原则和思路。最后,冯局长要求大家要统一思想克服困难服从大局,力争在春节结束上班后有秩序按步骤地开展此项工作!

动员会后,“转退”之事又成了郁门县教育界热议的话题,更成了谭校长等一些“转退”对象的心病。他们几乎不成寐,昼难咽食,整天在挠着头发想主意,甚至有人托市县的关系户向教育局施压,有人动用了七大姑八大姨的裙带关系给冯局长递话。唯独谭校长显得比较从容,他相信前任冯局长会给他的堂弟现任冯局长介绍他的工作能力和才干并举荐他留任学区校长,虽然他当了11年的学区校长,但他不满52周岁年龄还有优势,再在春节前备份厚礼去冯局长家拜个年走动走动,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和感天动地的诚心,他不相信这事就办不成。

这不,说话间就到腊月底了,谭校长该去给新任冯局长拜年了,尽管今年上头关于禁止领导干部春节期间收受礼品礼金的通知已经下发了几次,但谭校长一向敢作敢为,他一定要碰一碰自己的运气。

去冯局长家前,谭校长就向教育局办公室韩主任打听好了冯局长家的住址,冯局长住世纪嘉园小区4栋2单元3楼。韩主任还向他透了个小秘:前任局长冯守泉前不久也迁居世纪嘉园,但不知住几栋几楼。

说完,韩主任诡秘地一笑着说:“谭校,两个冯局长,你要拜访哪一个?”

谭校长嘿嘿一笑没吱声,心里想,县官不如现管,凤凰落架不如鸡,现在去给前任局长拜年那真是“羊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要保住自己的学区校长职位,还得抱现任局长的大腿。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七,过两天就是新年,再不去冯局长家就晚了。早上起来,谭校长给中学的胡主任打了电话,让他租车11点左右在刘家堡的公路上等他。打完电话,谭校长悠闲地喝了一罐茶,吃了干粮,然后迎着寒潮带来的刺骨寒风步行翻过一座山来到通往县城的公路边,胡主任和司机小王已经在公路上等候多时。胡主任一声招呼,谭校长上车后,轿车便在后的公路上歪歪扭扭的向前奔去,此时已是11点半了。

一路上,谭校长满脑子是冯守贤局长的影子,他不停地彩排着进局长家的门后如何寒暄如何表明来意如何陈述自己的工作能力,他一遍又一遍地想象着梳理着,唯恐有什么纰漏有什么不周。两个半小时的路程,胡主任他们觉得好慢好乏,谭校长却浑然不觉。

2点左右,轿车到了县城世纪嘉园小区门口,谭校长下车后让胡主任和司机小王开车去县城兜风等他,他拎着用黑塑料袋包裹的礼包疾步向4栋楼走去。走到楼前,谭校长忽然迷糊起来,由于他一路上一直在策划着和冯局长见面的程序,大脑神经绷得太紧了,竟将冯局长家的楼房记混了,到底是3单元2楼,还是2单元3楼,他左瞅瞅,右瞧瞧,还是不敢确定,连忙拿出手机拨通了局办公室韩主任的号码,谁知打了好几次,韩主任的手机一直关机,他又鼓足了劲拨通了冯局长的手机,连拨了几次都是无人接听。谭校长心急如焚,他狠狠地按了手机的挂断键,一边按一边骂,该死的韩主任关键时刻掉链子。

就在谭校长一筹莫展之时,他看到3单元楼梯口走出来一位比自己几岁的男人,他放下校长的矜持连忙迎上前去问:“大哥,教育局冯守贤局长住几楼?”

谭校长由于紧张说话有些口吃,他把“贤”说成了“泉”。

“谁?冯守泉!冯局长吧,他是我的老熟人,他就住在这3单元2楼左侧!”那人有些饶舌,把“泉”说成了“贤”。

听那人这样一说,谭校长好像也记起来,冯局长家应该住4栋3单元2楼,432挺好记的,我怎么就忘了呢!他恍然大悟,不停地向那人点头表示谢意。然后,拎着礼包走上3单元2楼左侧房间的门口,抬手敲门。

“哐,哐,哐”,敲门声过后不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是前任局长的人李红。李红见是谭校长,先是一愣,然后热情地招呼:“是谭校长啊,这么冷的天,赶快进屋暖和暖和!”

谭校长见开门的是李红,吃惊不小,但马上镇定下来,他知道现任局长和前任局长是堂兄弟,李红应该是来现任局长家串门的。他轻咳了一声说:“李姐,你也在啊,冯---冯局长在吗?”

冯守泉局长刚从局长职位上退下来半年,李红习惯了别人管她丈夫叫局长,一时还缓不过来,就顺口朝里屋喊:“老冯,你看谁来了!"

李红边喊边把谭校长往客厅招呼。谭校长拎着礼包走进客厅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差点晕倒,后背也如凉水浇过似的感到一阵冰凉:天哪,我怎么走进了前任局长的家,我怎么这么糊涂呢!谭校长面色土黄瞠目结舌,怔怔地站在冯守泉的对面半天说不出话来。

往年的现在,冯守泉家里拜年的人虽算不上熙熙攘攘,也是出出进进你来我往,如今,狗撵下坡狼,人走茶凉,他家门可罗雀,给他拜年的昔日同僚寥寥无几,而谭校长一个山区地方的校长却还惦记着他这个卸任的局长大老远的跑来给他拜年,这让他感动不已,谭校长还没开口说话,他已经感觉一股暖流在心头涌起。冯守泉伸手去握谭校长的手,谭校长却还没反应过来也没有伸出他那双冰冷的手。冯守泉毫不介意,握住谭校长的手把他按在沙发上坐下,回头对李红说:“他娘,快给谭校长倒杯热水来,这天气,看把人冻成啥样了!”

冯守泉的这一按,让谭校长终于回过神来,他捧着热水杯,看着热情好客的冯守泉夫妇,想坐下来安安稳稳地和他们聊聊,可一看礼包又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他想拎着包起身离去,但又转念一想,三尺大的门,进门底,出门高,这样离去让刚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冯守泉和他的爱人怎么能下得了台呢?传出去以后他还咋做人呢?况且他在位期间对自己还是挺不错的!思来想去,谭校长一咬牙,干脆将错就错来给守泉局长拜个年得了,至于能不能保住学区校长就顾不了许多了。想到这里,谭校长放下礼包,对冯守泉说:

“冯局长,感谢您以往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新年将至,我给您来拜个早年,祝您身体健康,全家快乐!”

放下手中的礼包,仿佛丢掉了一颗定时炸弹慢慢地,谭校长感觉轻松多了,心气顺了,身上暖和了,健谈的他恢复了往日的风采。他和冯守泉在客厅里喝着茶水,天南地北的聊了好多话题,有以前工作中的误会,有教育子女的经验,有目前全县教育的现状和问题。冯守泉没有提自己以前帮妻弟招揽生意的事,谭校长也没有提自己能不能保住学区校长的问题,他们彼此心照不宣,不想让一些不愉快的事影响他们的心情。他们就这样促膝长谈,冯守泉一再对谭校长到访表示钦佩和感谢,他觉得世态炎凉,像谭校长这样的人已经很少很少了,正因为如此他觉得和谭校长的情谊弥足珍贵,久久难忘,谭校长听着听着心里边五味杂陈,甚是感慨。不一会儿,冯守泉家的客厅里变得更加温暖,而且不时传出阵阵爽朗开心的笑声。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至3点半,谭校长想起胡主任和小王还在外面等他,便起身告辞。冯守泉夫妇再三挽留,希望谭校长多坐会,吃了下午饭再走。谭校长一再推辞说新年即至他家里还有好多事要办就不打扰他们了,并对他们的心意表示感谢。

冯守泉一看谭校长执意要走,急忙喊李红拿来一大盒压缩的黑木耳说是亲戚送的让谭校长带回家去品尝。谭校长推脱不掉,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谭校长出门的时候,冯守泉夫妇把他送出楼道。走出楼道,冯守泉依依不舍,紧紧拉着谭校长的手一直把他送到院子里并执意要送他到小区的门口。谭校长被冯守泉的真诚和友谊感动了,他眼眶里噙着泪花动情的说:“冯局长,您回去吧,您送我再远,路还要我自己走,您就别送了。”

说着他伸手拦挡冯守泉,坚决不让他再送。

世纪嘉园4栋楼前的院子里,冯守泉执意要送,谭校长坚决拦挡,两个人推推搡搡纠缠了好一阵。此番情景正好被2单元3楼的一个人在自家阳台上看了个清清楚楚,这个人就是现任教育局局长冯守贤。

谭校长和冯守泉手拉手走到院子的时候,他们就进入了在阳台上边晒太阳边观赏风景的冯守贤局长的视线。他看见两个人手拉手说说笑笑地在院子里朝外走,后来又推推搡搡,不觉好奇,定睛一看,原来一个是他的前任、堂兄冯守泉,一个是上塬学区谭校长。

哦,谭校长来给堂兄拜年了!冯守贤局长这样想着,一种怪怪的感觉从心头浮起。

后来他转念一想,这年头,人未走,茶已凉,你在位时趋炎附势巴结讨好你的人多,一旦失势,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谁还会来登你家的门给你拜年送礼。堂兄离职后,谭校长依然不改初衷眷念往日的情谊从乡下大老远地赶来给堂兄拜年,实属难得!难怪堂兄已向他念叨过两三回谭校长的情况了!这样的人值得信任值得结交,在工作上也一定是兢兢业业敢作敢为的!

那么,谭校长这样的学区校长春节过后该不该“转退”呢?冯守泉局长陷入了沉思------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17467/

拜年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