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拜年

2016-02-12 08:05 作者:早岁那知世事艰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农历二零零六年正月初二的早晨,牛腾飞骑着一辆半新不旧的摩托车,带着礼物从牛屯出发去姜家集给舅舅去拜年。按照当地的习俗,节期间大家要去给长辈和亲戚拜年。大年初一这天,通常人们要到同村的长辈家里送碗饺子或者去坐一坐。从正月初二开始,就要带些礼物到亲戚家里拜年。春节要拜访的第一家亲戚,往往是最重要的一家。出嫁的闺女第一个要去看的当然是自己父母了,如果父母已经过世,就让自己的子女去给老舅拜年;如果儿子已经结婚的话,需要先去给老舅拜年,然后才能去给岳父岳母拜年。由于几年前牛腾飞的姥姥和姥爷都已相继去世了,这几年都是由牛腾飞在大年初二早上去看老舅。

牛腾飞来到了舅舅家,看到舅舅和舅妈都在家里。他就问:“舅舅、妗子,你们年过得好吧?”他的舅妈说:“过得好,你妈的身体还好吧?你兄弟过年回来没有啊?”牛腾飞说:“俺妈的身体还中,今年亚飞厂里忙,没有回来过年。”说着,就把一件火腿肠和一箱方便面从摩托车后座上解了下来,然后搬进舅舅家的堂屋里。舅舅说:“来就来呗,还带东西。”舅舅为牛腾飞倒了一杯热茶。牛腾飞问舅舅:“小松没在家吗?”小松是舅舅的儿子,刚刚二十出头,还没有成亲。舅舅说:“他去袁庄他姥姥家了。”这时,牛腾飞的舅妈走了进来,说:“腾飞,你和你舅爷俩儿先说回儿话,我去给你们整几个凉菜,让你舅舅陪着你喝两盅。”牛腾飞连忙说:“妗子,今儿晌午,我还要去俺小孩他姥姥家去,早上不能喝酒。你不要再麻烦了,我和俺舅说说话,你去打点稀饭就行了。”牛腾飞的舅舅说:“不喝酒也中,腾飞还骑着摩托车,晌午还要去看他岳父。现在路上走亲戚的人多车也多,酒喝多了也不安全。外甥也不是外人。”舅甥二人先在一起聊了一些家务事。然后,舅舅说:“腾飞,你死得早,你是家里的老大,你兄弟常年在南方打工,经常不在家,家里就全靠你了。你妈身体也不太好,你兄弟还没有结婚。将来家里的事都得你操心啊!你可得好好干,听你妈的话,平常不要喝那么多的酒。”牛腾飞连连点头称是,心里却很不耐烦。

正在这时,舅舅家里又来了一位客人。这位客人是牛腾飞的姨表兄弟,名叫马飞翔。马飞翔也是骑了一辆摩托车,不过这辆崭新的摩托车要比腾飞的气派的多。两辆摩托车停在了一起,更显得牛腾飞的寒碜。马飞翔给舅舅带了一箱富士苹果和一箱酱牛肉,外加一条帝豪烟。舅舅热情地把马飞翔迎进了堂屋,舅妈看见飞翔来了,也从厨房里出来和他说话。舅舅对老伴说:“两个外甥都来了,你赶紧去整几个凉菜,俺爷仨好好喝几盅。”舅妈答应了一声,就去厨房忙活去了。牛腾飞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马飞翔比牛腾飞小了一岁,他也是常年在外地打工,由于他是独生子,因此他的家境要比牛腾飞家好一些。舅甥三人就在一起闲聊。

很快,舅妈把六盘凉菜端到了饭桌上。舅舅从里屋拿出两瓶四五老酒,三个人就一起喝起酒来。酒过三巡,马飞翔站了起来,他拿起酒瓶,自己先倒了四盅酒,又把这几盅酒倒进了一只一次性杯子里,然后一饮而尽。喝完之后,马飞翔说:“虽说是亲戚,一年到头也遇不见几回。大过年的,我先喝四个酒,马上我先给舅舅敬六个酒,六六大顺。”说完,就给舅舅倒了六盅酒,又把这六盅酒倒进了一只杯子里,双手捧给了舅舅。舅舅连忙接了过去,爽快地喝了下去。马飞翔又说:“我喝了四个酒,也给俺腾飞哥敬四个酒,四季发财。”他为牛腾飞倒了四盅酒,牛腾飞也是一饮而尽。随后,牛腾飞也分别给舅舅以及表弟敬了几个酒。舅舅说:“咱不要再这样喝了,腾飞和飞翔,你哥俩划几个拳,比划比划。大过年的,咱也热闹热闹。”表兄弟二人就开始划拳。一直来了十二个酒,还没有分出输赢。这时,牛腾飞的舅妈从厨房里走了过来,对两个外甥说:“今儿上午,你们还都要去岳父家走亲戚,就不要喝那么多的酒。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你们弟兄俩在一块儿说说话。”说完,又对丈夫说:“你过来,到厨房给我帮帮忙。”

牛腾飞的舅舅到了厨房,妻子就埋怨他:“你又让他们喝这么多的酒,你还不知道腾飞的脾气,一喝点酒,就发酒疯。你过去让他俩别喝了,我马上就把热菜给你们端上去,你们几个赶紧吃饭。”牛腾飞的舅舅回到了堂屋,发现牛腾飞已喝得两眼发直,说话已口齿不清了。舅舅说:“好了,酒不再喝了,常喝常有,马上咱吃饭。”牛腾飞指着马飞翔的鼻子说:“飞翔老弟,哥哥今儿喝酒,是配了你的福啊!要不是你过来,咱舅就不会给我拿酒喝。你家比俺家有钱,有钱就是好啊,到哪里都有、都有面子啊!”说着,一拳就朝马飞翔的脸上打去。马飞翔没有来得及躲闪,脸上重重地挨了一拳,他也不甘示弱,也给了牛腾飞一记响亮的耳光。舅舅慌忙去拉,他的头上也挨了两拳,转眼客厅变成了练武场。牛腾飞的舅妈听到了动静,连忙跑了过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帮助丈夫把两个外甥拉开了。腾飞的舅舅没有敢去呵斥腾飞,他还怕被邻居听到了,大过年的引得别人来看笑话。

舅妈给两个外甥倒了洗脸水,让他们把脸上的血洗一下。马飞翔到底清醒一些,洗脸之后,说要回家,牛腾飞则板着脸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刚好,小松这时回来了。他刚一进门,母亲就把他喊进厨房,告诉他腾飞又发酒疯了,小松生气得哼了一声。小松走进堂屋,给两位表哥每人让了一枝香烟。随后,就开始打扫战场。舅妈把六盘热菜端到了桌上。牛腾飞也清醒了一些,他说:“小松,你回来了?”小松嗯了一声。牛腾飞接着说:“兄弟,你评评这个理。我来了,俺舅就没说让我喝酒;飞翔来了,就有酒有菜。同样都是来看老舅,同样都是外甥,一般高的肩膀头,为啥就不一样呢?不就是俺家没有飞翔家有钱嘛!”小松说:“啥也别说了,赶紧吃饭吧!”牛腾飞的舅舅脸涨得通红,吼道:“就你这个样子,一喝酒就发酒疯,谁还敢让你喝酒。”听了这话,牛腾飞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一把把吃饭桌掀了起来,上面的几盘热菜都跑到了地上。小松走上前去,把牛腾飞按倒在地上,抡起拳头打了起来,牛腾飞试图反抗,马飞翔也过去帮助小松。牛腾飞的舅舅和舅妈急忙去把三个人拉了起来。牛腾飞站了起来,嚷道:“好啊,你们一家人都来打我。我去告你们去!”他的舅舅说:“你这个孩子咋不知道好歹呢?明年过年你就不要再来了!”牛腾飞说:“不来就不来,咱两家以后断亲!”说完,就一步三摇地推着摩托车走出了舅舅的家门。在舅舅家的大门外,他刚发动摩托车,就摔了一跤。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摩托车也不管了,就踉跄着回家了。一路上,牛腾飞又不止摔了四次跤。(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牛腾飞回到家里,他的老婆已经带着儿子去娘家走亲戚了,母亲见了像泥人一样的儿子,连忙心疼地问他是咋回事,牛腾飞瞪着眼嚷道:“我去了俺舅家,俺舅说早上不喝酒了,这不喝酒就不喝酒呗。一会儿,飞翔也去了。俺舅赶紧让俺妗子做菜,让俺几个喝酒!这还不是飞翔带的东西多,我带的东西少;飞翔带的东西好,我带的东西不好嘛!自己的亲舅也不中!这不是嫌贫富吗?喝了一点酒,我和飞翔打架了,俺舅一家子人都帮着飞翔打我。他们两家我以后都不去了,我要跟他们断亲。”说完,就回到自己的屋里,衣服没脱就躺到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母亲听了儿子的话,心里非常生气。中午时分,牛腾飞的舅舅骑着腾飞的摩托车来到了牛家。牛腾飞的母亲对弟弟很是冷淡。腾飞的舅舅向姐姐叙述了事情的经过,腾飞的母亲说:“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别让他喝酒。他媳妇正好没在家,如果她在家,还不和我闹!等腾飞酒醒过来,我领他去医院瞧瞧,看看打出来啥毛病没有!”牛腾飞的舅舅说:“大姐,你不用再说了,这是二百块钱,你先给腾飞去看病,如果钱不够,我再给你送过来!”说完,把钱往桌子上一放,气哼哼地走了。

从此,牛腾飞和舅舅家以及姨妈家都断绝了来往。

2015-2-25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15509/

拜年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