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浅酌依稀,清雪绵长

2016-02-04 20:02 作者:晓梦芳菲  | 4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晚来天欲,能饮一杯无

------------题记

岁月清幽,一首曲子回音在的窗棂,雪彷如是伴随着音乐而来,翩跹着舞姿,似蝶似絮,绵绵如织,沉迷演绎着素白冬日的眩惑,嫣然成冬日的花开。

屋内:扶桑花开着淡淡的清粉,在凤尾竹的半臂里默默怒放着只两天的青,以相遇相知的姿态,冉一场清欢尘缘;金桔结出的果实已是橙黄,绿绿的叶片映衬着满盆的繁华光阴;茉莉这些时日,是回归了单纯,好久没有开出芬芳的花朵来;富贵竹依然蓬勃着生机,几年不变;而君子兰一个月以后也要开花了,我的两盆君子兰总是在春节以后才开花••••••。

喜欢静静的看着它们,看着她们每一片新绿,每一次开花,阳光恰好时的枝繁叶茂。在每一个静守安逸的日子去浇水,去整理,去重新调换一下她们的位置,如换心情。闲暇时,无语相伴的是茶,也还有她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一些植物是不会再回来了,那盆天还绿阴如盖的竹子已然消逝出我的视线,只是因了我想为它换一个更大一些的盆子,事与愿违,它枯萎了,枯与未枯之间抢救下来的小笋也是蔫蔫着它的生命

我的思绪纷杂着如音乐如雪,也如这些植物,亦如读小禅老师的《植物有清欢》幽兰之香气也能溢满我的屋内,虽未曾惊扰天地光阴,而文字里走来的是年华情感,也是岁月有加,心性未曾改变。

几多雪便是重了瓦间,又随着别的飞絮从檐上卷卷而落,卷卷而落的又似此时的心情,起身,加上从大黑山取回的山泉水,用茶具烧开,看着那些翻卷的浪花把沸水点燃成滚烫,心的热度就随着温度热起来,还是取来西湖龙井,好友相送说是春天的极品,只是不适合冬季喝,我却是一直放了这么久,只是在想喝的时候取来,不曾想是不是在对的时间。任性如此,也是自己都不能左右的了。

默默的看叶片的翻卷,一抹久违的豆辦香便是溢满家园,这些植物也随同自己呼吸着这样的清韵气息,便是也觉得与这个冬不同了。

起风的日子不会有雪,只是扬尘,风也分好风和坏风,好的风是春风,是夏风,秋风也不算坏,只有这冬季的风仿佛是极坏的,小的时候最怕冬天的风,吹在脸上是如刀割一样的疼,小脸红红的,只有爸点燃的炉火可以驱走那样的严寒,如果是下着雪,是冬天里很值得喜欢的日子。

还喜欢莲,喜欢梅,而莲和梅自小便是和她们无缘的,心里次第层叠装满了她们的影子,听说,江南是有这样的画面,就向往江南的风韵,而江南很少遇见雪,但至少还是可以遇见,我的家乡却是无论何时都不会有莲有梅的。

还喜欢书里的踏雪寻梅,那样的景致是清雪绵长里的别致,是落满了期待后隐隐于心的,也是难以割舍的异域情思,如歌似执着

风渐起,吹着雪无处可藏,一忽飘然,一忽落下,烦躁了般,心不免失了静。静本就是最美的情愫,波澜不起,宁静祥和,其实好久都不曾有这样的好心绪,岁月深处的那些葱茏时光何时暗淡的失去了暖,别去了静守和安稳。

在深冬的冷寂里,仍有一袭搁浅的情愫,在岁月的光影里律动,煮雪烹茶间静候一份佳音踏雪而来,来自远方,来自雪儿,来自天籁,来自内心,用文字绚烂来穿织这样的心结,来拼写,来捻字为香,悠悠的惋叹在冬日的凉薄里犹是寒凉落寞。

文字里的清欢,是在或有雪或无雪的季节,或有风或无风的日子打磨出的一段时光,用诗的清韵去聚敛一些属于岁月精华的言语,诉说光阴里的淡定从容,也在同一首曲子里续写一段情怀,你的山你的水,我的世界我的年华,来自文字的情感是如水样的月光,清寒却暖心。

纵有一天无从提及,无从续写,往昔还是停留在古远的茶楼里,听一袭风,看一朵雪,遥望在岁月的远山里娉婷而来的前尘往事,捧起的雪花盈盈在时光深处,沾满衣襟,诉说清雪绵长的尘烟诗话,依然蓝田日暖玉生烟,该是怎样的暖如冬日里的炉火。

,清绵

一个清闲的日子,不知不觉已是午夜未央,雪和风都不曾看得清了,远远的彷如去了别处,如果我愿意,好像已经和自己毫无瓜葛,去买一本新书吧,或者去打开不同的网站,去有阳光的地方,选一处佳境,去植一株新植,去画一幅新图,去••••••

只是静静的坐在桌前,心中的那朵雪还是盛开在几案上,墨守。

双手合十去祈祷,雪能化去灰沉沉的污垢,有一个曾经会从光阴的角落里走来,轻轻的在耳边细语。

若素月静美;若茉莉花儿芬芳;若诗韵落案为痴;若烹茶有上好的水,经年的茶;若酒酣甜是陈年佳酿。

哦,岁月不变,人间有味是清欢!

晓梦芳菲 / 文

于2015年12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14790/

浅酌依稀,清雪绵长的评论 (共 4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