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院黄梅

2016-01-28 15:30 作者:离岛忧伤(小泽)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卷起寥落的残叶,在我的窗口飘摇而过。

写字累了,伏案小憩。忽的被门口的啼声惊醒,沿着青翠的帘望去,阴时令,隐约间几抹黄梅的青色缀着我的院落。听见隔壁的稚童三五成群,说着闹着走来,看见了黄梅,都驻足留恋,说着“这花真美,好看。”心中难得有了些许暖。

不禁放下瘦笔,走到廊前去驻足,一院子黄梅馥郁,不招摇,养眼,干净。之所以种黄梅,似乎是为去年早时那一场大风雨,击倒了墙岸,满园花尽败,心中十分酸涩,于是上街去挑选些花种,来养活我的整个小院。

仔细想来,那是个乍暖还寒的日子,天气是真凉。街上人也匆匆,原本拥挤的大道空旷无比,干净的梧桐叶飘着。我穿过花巷,走过曲曲折折的老院,终于来到了城里的小花市。整个花市熙熙攘攘,颇有春日将至的喜悦欢欣。大把的水仙亭亭清秀,蝴蝶兰娉婷优雅,兰花素洁芬馨,刺桐火红妖艳,不觉间花了眸子。深入巷坊,在转角处见到一个女孩儿。

她穿着有些旧了的白裙,补丁硕硕可见,又嫩又白的手一边插花,一边捯饬着自己的杂物,戴着顶花儿帽,遮盖住那双纯洁的大眼睛,若能得见,那种灵动之美一定让人心动。

我停下身子,驻足欣赏那些素馨的黄梅花,如她般,淡然动人,带着脱尘的美。“妹儿,这花咋卖。”我带着好奇的心打量着黄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叔叔,这黄梅虽廉,开的时候可美了。贵倒不会,只是不易养活,或许不到半月就会败了,您真的愿意买么?”我被她难得的诚信惊异,还在诧异之间,这时候她抬起头,果不其然那双大眼睛干净而清澈,仿佛令我顿时产生了怜悯。

“妹儿,叔当然买,只是你为啥这么诚实,如果大家知道都知道你这花花期短,谁还会愿意买呢。”我有些纳闷提出了问题。

岂不料她洁白的笑脸微微一笑,用甜美的声音说道:“叔,俺娘说过,黄梅这花虽不富贵,可却有骨气,不肯欺人,若自己将败,便会提早萎谢,不让人沉迷而被骗。俺娘还说,俺农村人虽然没有城里人风光体面,可我们依然不能失信于人,花期长就是长,短就是短,并没有什么说不出的。反倒是骗了人,那才叫人脸红。”说着,她那满口洁白的牙齿一露,笑容愈加清甜。

我被她的这番话所感动。身处琐世,人情冷暖,在这萧萧世态中,如黄梅般缱绻决绝,有骨气的花儿不多,而像她个性纯真的人亦不多。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买下了一篮子黄梅,装回家中种养,数月后,整个院子黄灿灿的,充满了温暖的味道。也正如她所说,半月左右,盛极一时的花园再次冷清下来,黄梅萎谢,令人惜叹。

我又想起了那个小姑娘,于是带上了小篮子,走回了那个小角落,却才发现人也不在。向邻座打听之时,听说她因为母亲的病愈,将她带回乡下去念书,离开了花市,大家都有些感触。有人说她善良真诚,从不讨价还价,还帮人送花到家门口而不要运费,有人说她懂事,卖花的钱全部坐车上医院去给母亲还手术费,我不禁惊讶,而又带着些许感念。惊讶的是小小的她却带着这般的顺淳诚,感念的是愿她这多纯洁美丽的小黄梅,能够绽放在美丽的春日里。

后来依然喜欢买黄梅来院子中种,或许麻烦,或许辛苦,可我依然愿意,因为每当我在晚风吹拂时,似乎都能在那一院子黄梅中,看到那个马尾辫,小白手,红通通脸颊的小女孩,还有那双纯洁明澈的双眼。

如今看来当初选择并未错,在这冬日萧凉,我有小碗煮秋茶,一院黄灿灿的亮,炉火不知疲倦的烧呀烧,报纸被风吹得唦唦响,而我便铭记,感念,怀着一颗珍惜真诚心,将这个故事写下,回忆那一段真善美的动人时光。

文字:离岛

Qq: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13549/

一院黄梅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