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宝囡!宝囡!

2016-01-19 12:01 作者:广玉兰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天晚上,我扶着母亲来到床前,帮她脱衣脱袜,服侍她上床睡觉,我将被子轻轻给她盖好,掖严被角,亲了亲她的额头,又亲了亲她的脸蛋,这是每天睡前必做的动作,此时的母亲很乖。我说,不早了,睡吧,不要说话,好吗?好,母亲认真地回答。她安安稳稳地躺在那,已经一声不吭了,我放心地将房门关上。

突然,我在厅堂听到母亲用义乌土话喊着自己的乳名 “宝囡、宝囡”,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仔细再听,母亲又大声地喊着“宝囡、宝囡”。我赶紧跑过去问道:“你喊什么呢?”我喊我自己的小名“宝囡”,“你的小名你自己怎么喊起来了?”“我在学我妈喊我呢!我妈就是这么喊我的。”

“宝囡,宝囡”,母亲又放开喉咙喊了两声,“怎么还喊呀!这是学我姐喊我的,我两个姐姐总是学我妈的口气对我说话,她们也叫我“宝囡”。母亲撒骄地说,我可愿意听她们喊我宝囡了。“宝囡、宝囡”母亲无所顾及地喊着,随后又加了一句:“我想让她俩都来哄我睡觉!”

哦,母亲又出现幻觉了,她回到了自己的幼儿时代,小时候常常是她妈妈或两个姐姐哄她睡觉的。母亲的大姐比她大10岁,二姐比她大7岁,年龄的差距使母亲小时候得到两个姐姐的特别疼。听到母亲的述说,我的心中有一股暖流涌过,眼中盈满泪水。

我故意问母亲,“宝囡”是什么意思呀,母亲回答,宝,是宝贝的意思,囡嘛,就是女儿,合起来就是宝贝女儿!我是我妈我的宝贝女儿。

“哦,那我知道了,你妈有五个女儿,五朵金花,那你妈是不是要叫大宝囡,二宝囡,你是三宝囡,然后•••••,”不是,不是,母亲立即打断我的话:“五个女儿中,就我一个叫宝囡,我妈最喜欢我”。说到这里,母亲脸上透着骄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真的很奇怪,怎么今天晚上母亲突然想起自己的乳名了?怎么想起自己的父母和姐妹来了?

对于母亲的老年痴呆,我和父亲已经习惯了原因分析,母亲每次出现幻觉都与我们之前所做的事或聊天内容有关,一些不经意的话语,一些不起眼的举动都会触动母亲尘封已久的记忆,会唤醒她已经走远的亲情

想起来了,就在临睡前,我端了一盆水为母亲洗脚。洗过之后,我用毛巾将母亲的脚捧在手上,边擦边逗趣地对她说,这脚呀长得挺白净,就是样子太丑了。母亲立即承认说,我的脚确实长得难看。

每次洗脚,如果我不说,母亲会主动说起自己的脚长得丑。

年轻时的母亲应该是个漂亮女人,她个头高挑,眉清目秀,就算是现在老了,邻居左右或者有钟点工来家,总要夸母亲,说一看就知道,老太太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人。可母亲的脚年轻时就丑,特别是左脚,大脚趾骨头明显突出,现在老了,整个脚趾更向一边歪去,这种脚型很难买到合适的鞋子。

母亲曾说,我小时候尽穿小鞋了,我大姐总给我做小鞋,新鞋刚做好就已经小了,我的记忆里穿鞋时脚总是疼的。母亲出生的年代,还有好多女孩被家人缠足,母亲虽没有被裹脚,可女孩子的脚大肯定不被看好,说什么脚大的女孩将来嫁不出去,这也许是她经常穿小鞋的原因吧!可父亲分析认为,母亲的脚没长好,主要原因还是小孩子常在外面跑,脚长得太快,而姐姐做鞋又太慢了。

母亲从小生长在杭州,外公在杭州做旅馆生意,日子虽不富裕,可吃穿不愁。1937年,当上海沦陷,日寇的铁蹄即将入侵杭州之时,外公带着一家老小逃往义乌。1942年,日本侵略者在义乌实施了灭绝人性的细菌战,村民大量死亡,外公也是在此时突然染病身亡。外公去世后,外婆带着一帮孩子艰难度日,没有了生活来源,母亲的两个姐姐承担起全部家庭重任,她们要为生计操劳,还要照顾弟弟妹妹,可就是在这样兵荒马乱的年代,她们给了她们的妹妹---我的母亲以无微不至的爱。也许,她们的负担太重,也许,她们已无暇顾及,妹妹能够穿上鞋子、脚没露在外面已实属不易。

我的大姨、二姨一辈子也没离开过义乌,她们生活坎坷,一直为生活操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先后离世。母亲在没有患病之前,一提起那两个苦命的姐姐,总是泪流满面,辛酸不已。

我和父亲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着,说着我的外婆,聊着我的大姨、二姨。母亲就坐在那不声不响地听着,听着,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她脑子失忆,我们说话她不参与,我以为母亲就是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听见与没听见一样,可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的谈话将母亲的思绪拉回80多年前她的儿时,当我亲她的脸庞时,她的幻觉已变成现实。那一瞬,她不再是年近九旬的老妪,而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她就自由自在地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爱她的妈妈出现了,疼她的姐姐也来了,在亲人的怀抱里,在“宝囡、宝囡”的声声呼唤中,她要任性撒娇,她要寻求母爱,享受亲情。

此时的母亲有些躁动,她喊道:“我要睡觉了,我要睡觉了,快把我给哄睡吧!我要找我妈,我要我姐来哄我睡觉呀!”

“那今天我来哄你睡觉好不好?”好,母亲答道。我拿了一把椅子坐在她的床前,嘴里喃喃念道“宝囡困了,宝囡要睡觉了,宝囡困了,宝囡要睡觉了”,

我轻轻拍着她,拍着她,母亲安静下来了,眼睛渐渐微闭,慢慢进入乡。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11936/

宝囡!宝囡!的评论 (共 5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雨袂独舞
  • 淡了红颜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我轻轻拍着她,拍着她,母亲安静下来了.......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