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暧昧

2016-01-11 10:53 作者:凝月垂泪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夕阳西下,最后一丝余辉照在李满贯褶皱的脸上,他望着远方的天边,长长的叹了口气,嘴角却有一丝淡淡的微笑...

身后的麦子像一个个可孩子一样,整整齐齐的在地里站成了一排,手中的镰刀也疲惫的躺在田里喘着气,老李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旱烟袋,又拿出陪了自己大半辈子的烟斗,娴熟的装好烟,掏出打火机,点燃后狠狠的吸了一口。与此同时,山下的炊烟四起的农家里,总会有一个人在做饭,等待割麦子的人回来,乡村的天,被重重的感动包围着,炎热并着幸福,丰收的喜悦远远大于烈日下的辛苦。然而老李的家,却永远没有那份等待。

8年前,5月12日,突如其来的一场天灾,他失去了老婆,也失去了儿子,从此一家三口的画面就定格在那次天摇地动的恐惧里,为了封存那些美好的旧时光,他拒绝了救灾款和重建项目,他说,房子变了,就不是我的家了。这里有他们曾经的天伦之乐,有他们点点滴滴的过去,所以他想继续。十年了,他没有再组建家庭,也没有一蹶不振,他每天生活的似乎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可是村民们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甚至村支书说要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因为他总是给别人说,他老婆和儿子每天都在他旁边,有人路过他家的时候,曾经听到过老李的自言自语。

一锅烟抽完了,老李一下子精神了许多,他麻利的收拾好割好的麦子,拿上镰刀,踏上回家的路,到了村口,陆续碰到了吃完饭在门口闲聊的人,“他李,都只胡子了(方言),藏进来吃上一碗算了,乏的很,你就不组了,”“藏不吃了,娃他妈做好了,等我着里。”“哎”随着村民的一声叹息,接下来便是各种议论!

幕降临的时候,老李拖着疲惫的身体,心里却满满的幸福踏进了家门。在他的心里,老伴一直活着,在家等他一起吃饭。

及其微信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10129/

暧昧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