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又到冬雨飘洒时

2015-12-31 12:12 作者:依岸观涛  | 3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昨晚上,睡中似乎听到沙沙声,今晨起来,便见蒙蒙的细还在飘着,路面已经全湿了。它是今年天第一场雨,一之间气温已经骤降了十度,有人在微信圈上说:冻杀宝宝了。

我去巡看了一下天台的花,雨洒之下,肥大叶子的海棠依旧红绿相映,但昨日还娇艳夺目的玫瑰却已经低下了头。茶花是最显精神的,不管是那棵六角茶还是香水茶,它的叶子和花蕾都挺挺的,它似乎在说,“等一等吧,到节时我才怒放呢”。而人参果好象是最会躲雨的家伙,它们都藏在密密的叶子里,根本没有半点愁容。

岭南是没有真正冬天的。但首场冬雨却象是北方的初,是冬天到来的象征。只是南方的冬雨总是与降温相随的,它是在北方寒流南下时,当冷空气的锋面越过南岭之后,撞上了南方潮湿饱和的水蒸汽,就催化了雨的生成。这雨伴着寒风飞舞着,冻你几天是再正常不过了,如果冬雨接连出现,它会应了一场冬雨一场寒的俗话,必然是降温的重复演绎了。

北方人大都喜欢冬雪,而南方人基本上是不喜欢冬雨的。因为湿漉漉的天和湿漉漉的地,给人带来的是无尽的烦恼。不过,在聊起了冬雨的话题,还真有一段让人难忘的往事。

那是一九七九年的元旦,我们所在部队奉命调到了广西的宁明待命,便首次接触到了边境的冬雨。它和内地的情形有着明显的不同,内地的冬雨逢降温才下,一般两三天就结束放晴。而边境的冬雨,下起来似乎是没有停的,那毛毛的细雨裹着雾随风而飘,就算是停下来的那一会也是霾霾的。整个的冬天几乎都被罩在了雾和雨之中。那种粉粉、迷迷的状态,让你觉得混沌一片。由于是毛毛雨,部队的训练和活动是要照常进行的。然而,那无声而又沾衣的细雨,军用雨衣也顶不住它,你的裤腿和鞋子终究是被弄湿的。因此,每天下午野外作业回来,就会有好些人围到了炊事班的灶前去烤衣服。大家都觉得,这边境的气候怪怪的,它任凭你身上怎么穿也不觉得暖和,就连厚厚的棉衣也似乎是透风的。而来自四川和湖南的兵,总是找司务长,让他买些辣椒回来吃。可司务长每天买菜回来都让他们失望,因为调来的部队多,庞大的给养供应已经让地方感到很吃力,当时的蔬菜虽然还充足,但是没有品种可选。于是为了暖身和解馋,他们只好挖空心思到山边路旁去找,却摘回来一些当地的米椒,而这种和米粒大小的袖珍辣椒,你不能小看它,用三四粒来拌一大碗饭,也辣得你眼泪鼻涕直流。湖南的小刘就被辣得擦着眼呵着气哭一样的说,从未见过这么辣的辣椒,真的受不了!而这一幕,刚好让司务长老刘看到,他可乐了,并打趣着说,你们这些人没什么用,几个小小的广西辣椒都把你们弄成这个样子,这下可好了,改天真的有辣椒卖,我也不好意思买回来啦。

由于雨停了又洒,洒了又停,我们走路都遇到了难题。那是因为边境一带的泥路,在下过雨之后其表面会有出奇的滑,如果你麻痹大意,随时随地都会被摔得仰面朝天。人们都管这叫“坐飞机”,那时可以说没有坐过飞机的人不多见。因此,为了安全起见,大家只好柱一条拐棍来走路。这种小心翼翼三条腿的走路法却成了当时的一道风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人既如此,车有时也没有了办法。为了重兵器的机动而在边境推出的简易道路,此时由于冬雨,便变成了黄泥塘。记得我们多次开着带有前驱的东风240前往我们的突击正面看地形,车轮套上了防滑链也阻止不了打滑,我们都为经常漂移到悬崖边上的车辆头痛。那时别无他法,只有抡着工兵镐工兵锹到车底去铲泥浆。最后车上来了,而我们的鞋却裹上了足有十斤重的大泥坨。这坨泥粘得很而又洗不得,只能找根树枝来刮。几经艰难,我们到了北山的边防六连歇脚,说起这路的难行,边防连长却说,现在算是好了,尽管难还能通车,在此之前,这里只有一条羊肠小路,就连省军区司令视察连队,也只能骑着马来。是啊,他们在这里宣泄的是长时间备受敌方骚扰而孤立无援的压力;而我们着眼的则是战前准备的困难。不过,我们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后来部队在进入阵地的当天,我们真碰到了从来未有遇见过的大雨,我们有些连队不得不请来地方的推土机,才把几吨重的大炮拉进了阵地。

当然,我们在碰到了烦事的同时,也遇到过一些花絮般的趣事。有一次,向导带着我们到山上去勘察指挥所位置,低温阴雨中的人特别容易饿,到了下午时分,我们把随身带的压缩干粮啃完了也不顶肚,有人就抱怨,这若大的山岭之上,连野果也没见到一个。说着说着,突然在雨雾的飘忽间,我们看到一棵大树,其无叶的枝条上垂挂着很多的果子,黄橙橙的十分诱人。想吃是必然的,于是就问带路的向导这是什么果?向导说是野枇杷,我们问能吃吗。他说能,就是酸。于是我们就摘来吃,众人都咬了一口就都张着嘴巴,好久都说不出话来,原来是一种无法忍受的酸。这枇杷,我也只是咬了一口,回来之后整整一个礼拜都觉得舌头是麻麻的,牙齿软得根本不敢咬东西,吃的饭也只好在口中囫囵一下就往肚子里吞。这也是冬雨之中边境枇杷的难忘记忆

可以说,那时边境的冬雨给我们带来的几乎都是困难,似乎是老天爷有意给我们出难题,用来考验一下你意志的强弱,以及试探一下你的办法有多少。

人生之中的有些往事,虽然陈旧,但它是含着特定意义的。在去年的春节期间,我们结伴前往广西边境游,在行程的安排上就没有忘记回到以前部队的驻地看看。然而,三十多年光阴的消逝,那里已经物是人非了。因经济尚且落后的原因,很多地方在飘忽的雨雾之下,照样还有那往日的泥泞路。我们觉得,今年的冬雨跟以往是相似的,只不过由于时空的异廻,在故地宁明或凭祥的匠止,现在却多了以近代军人雕塑作为标志的烈士墓园,而墓园里长眠着的就有我们原164师209名的好兄弟。他们在那场自卫反击战中,冒着潇潇冬雨冲锋陷阵,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去捍卫了祖国的尊严和边境的安宁。他们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对祖国对人民的忠诚,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于心。

这次行程,我们亦惊奇的发现,在我们所到之处,不管是在宁明还是友谊关,那里所有高大挺立的木棉树,都已经花蕾满枝,并在特有的烟霞中开着红艳艳的花朵。我们自言自语般地问“这里的木棉花怎么开得这么早”?在地头劳作的老伯告诉我们,这木棉花开得正是时候呢,因为春节的到来就是春天啦。我这才感觉到,有时候我们对大自然的认知还是肤浅的,以前我们虽然在边境有过数月的生活经验,但说白了也只能算是近乎于擦肩而过的短暂。那时我们也见过木棉花开,却当真忽略了那交替和变化着的农耕节气。现在故地重游,才清楚明白,其实西南边陲的冬与春是在雨雾之中交融着的,在我们抱怨着冬雨的无情时,春也已经悄悄地来到了我们的面前。而那里的农人,正是利用这天赐的雨水开始种植他们的粮食作物了。可以这样说,南方的风调雨顺和北方的瑞雪盈门一样,是人们对丰年的寄托与期盼。

思维被冬雨激活了之后,春的姿态便一览无遗了。此刻,我们已经确信,在祖国的西南边境,春天是比任何地方来得早的。如果没有认错,这带来春天最早消息的信使,它正是我们心中所仰慕的英雄花。而这伟岸的英雄之花,坚强与骄傲则是他独有的品格。

文/依岸观涛

2015年12月31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07941/

又到冬雨飘洒时的评论 (共 3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