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是一朵无根花

2015-12-30 09:55 作者:湛蓝的心宇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七月在时令中是平凡的,但对于毕业的大学生是不平凡的。他们没了开学季。七月将成为他们的人生拐点,他们要漂下社会浪潮,接受社会的洗礼。

在毕业前夕,舍友说过一句话:“五年、十年、二十年后同学聚会,我们是否带着‘微笑’(人生成就)来,那就看我们适应社会的能力。”那时,没太在意他的话,但从毕业到十月报道单位工作数月经历的种种事情,觉得舍友的这句话值得细细咀嚼、玩味。

八月是煎熬的,渴望着、害怕着。

四年前,我把父母的期望装进行囊,随着开往城际的列车一同带入几度轻捧,又一碰即碎的中象牙塔。城际列车启动那一刻,也是父母梦想的启动,列车的,鸣笛也是父母的欢呼!因为他们的儿子走出月亮山,是近几年来村里第一个大学生。

我和众多的学子一样,逢考必考。从十一月的国考,四月的省考、特岗,但这些都离我远去,它不需要我的恋情。只剩七月的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招录了,成绩在八月初就出来了,结果迟迟未公布。有时打开班群,刷刷空间,看见同学发入职的信息、图片,心碎了、父母的梦灭了。我每天浏览州人社部门的网页或穿梭在下关的2路公交上,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感觉自己孤单

往日,喜欢邀约朋友去洱海边走走,吹吹下关风。可是如今的下关它不在你们温柔的亲吻着我的脸,而是很狂野,它使我的头发凌乱,思绪低迷,感觉自己是一朵无根花,想开但不知道开在何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十月是喜愁夹半,父母的梦再度燃烧、自己也找到开花之处。但到了单位,了解了工作,思绪又复杂了。不是工作环境差,而找不到方向,找不到支点,我是文学毕业,但工作的主要之一要教群众跳舞、唱歌。有同事问我“你会跳舞吗?”我微微一笑,他又问“会唱歌吗?”我把头低得很低,觉得头异常的沉重。我心里默默的想回答“报考这部门,当初我没有什么抱负,只是想毕业后自己养活自己,让父母少些担心。”

单位人很少,除了站长就剩我了,这里下午上班时间早下班时间也早,等四点半下班,站长回县城住,单位只有我一个留着。院子很大,晚些会有群众来跳广场舞,非常热闹,但也是我品尝孤独的时候。

来跳舞的都是陌生的,她们都用方言对话,大多听不懂。我找不到搭讪的借口,不知道咋样才融入她们。

每当有月亮的晚上,思绪不自然的想起故乡的月亮山、满脸皱纹的父母,泪不由而出。心头似乎有根针,密密麻麻地缝织思念的长线,以揪就疼,隐隐作痛,绵绵无期。

此刻,倚栏凭窗,灯火阑珊,凝眸望月,柔若薄紗,廖星缥缈,朦胧冷清。也是沉思自己的最好时刻。我是一朵无根花,但不能再这样泊着。

其实,孤独有时也是自己找的,愿不愿意重新接纳新的环境和人事就看你自己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07613/

我是一朵无根花的评论 (共 11 条)

  • 雨袂独舞
  • 老党
  • 诉离殇。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听雨轩儿
  • 春暖花开
  • 襄阳游子
  • 荷塘月色
  • 雪灵
  • 大三畢業

    大三畢業此刻,倚栏凭窗,灯火阑珊,凝眸望月,柔若薄紗,廖星缥缈,朦胧冷清。也是沉思自己的最好时刻。我是一朵无根花,但不能再这样泊着。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