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独竹·天涯

2015-12-17 13:50 作者:依岸观涛  | 2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一天的中午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那是几十年前部队的副政委老梁,说他从美国回来探亲,由战友锦伟送他到南海来看望他的侄儿,问我是否有空,大家见个面。我自然喜出望外,及早到大沥来等他。

见面之后才发现,他除了头发白了点外,样子跟以前却没有多大变化。他依然是意气风发,爽朗健谈。老梁说,他以为我不记得他了。我回他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当年自卫反击战时,我是团指挥连连长,而他是政治处组织股长,我们同在团指挥所内各司其职,在紧张的战斗间隙他还不忘进行战场鼓动,我是第一次从他手上见到了军功章,那种场景已经成为不能磨灭的记忆

三十年的久别重逢,让我们都唏嘘时光的无情。他让我加他的微信,在扫描完二维码后,“啷”的一声,便弹出了一个绿色的相册封面,细看是参天竹子的特写,其意境甚美,可谓是:君子之风,凌云万丈。而右侧是一个显眼的昵称“独竹栋”。我问他,这昵称有来历吧,他跟我说,独竹是他老家(广西横县)的村名,栋当然就是他了。我说,那我就称呼你“独竹兄”吧。他点头应允。

独竹兄比我年长,在部队时的军阶亦比我高,他的人缘和文化素养是大家公认的。面对都一把年纪的今天,我们的交谈则更象是失散而复聚的兄弟。我说我记得他的才思敏捷,当年部队很多的年轻干部举行婚礼,他都被应邀出席并现场赋诗,印象颇深。听后他跟我说,现在他依然故我,诗情不减。他借着当晚的几分酒意,就给我透露了两句极能代表其心声的句子,那就是“一枝独竹打天下,两梳香蕉闯花旗。”其独竹自然是他在美打拼的现状,以及他始终紧记自己是独竹村人,而“两梳香蕉”则是他靠两只手赚饭吃,在场的战友锦伟兄听了亦被触动,便即时挑了一张他的照片,配上诗句发回给他。这真是新鲜炒热辣的交流,算得上是时尚和潮流了。

其实,此诗句不用细读,就知道他经历过不为人知的艰辛。同时也显示出他那坚强的个性。我曾听人说过,当年,独竹兄初到美国时,他也曾经带起纸帽去干过油漆工的行当。他也证实,在旅美后,他真的干过包括建筑、餐饮、超市与及运输方面的工作。然而他能挺得住,走了过来。他还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于千禧年进入了矽谷的“AXT晶圆厂”,二零零三年此厂搬到北京通州落户,他还回来给员工传授技术和经验。

如果考究一下独竹兄的人生路,他是从一个农村娃成为军官,后来又成为一名政府官员,再从一个中国政府官员摇身变成了一个美国公民。他是从独竹村走出来最大的官,也是独竹村走得最远的人。在当晚的宴席上,我不止一次听到他跟他的侄儿、侄孙说:“出来行走,不能失礼了独竹村”。我特意问了与席的堂弟,其实独竹村是三百多年前,梁家的六叔,只身一人跑到是地开族,首建独竹村。他本着“独竹成林”理念,不怕艰难,从单家独户起,经过多代人的努力开拓,现在的独竹村已经成为了有两千多人的大村庄。故事是根深蒂固的,其中那自强不息精神是值得敬佩的。独竹兄当年是否也受到这种精神的影响,我不得而知,如果是的话,那么一个人或一条村足以影响他的一生,有道是:华竹文化,上下五千年,古今诗竹者,常学竹风格。独竹兄坦言,他以竹自喻,其实也是欣赏竹那顽强的生命力,和不畏狂风暴的意志,与及挺拔穿云的骨气。(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突然感觉到中国的传统文化的力量,它真的可以在潜移默化中,就将一种信念植入到你的心灵之中。成为你人生摄取力量的源泉。

在话题又兜回到美国,兜回到移民上时,独竹兄对我调侃他是一位“敢为天下先的人”一笑以纳之。他遂感谢所有理解他的人,因为当年他确是利用外派驻港工作的方便,怀着当时极为超前的理念,越洋赴美去了。但他告诉我,在美国,他的工作和生活却多与华人社团有关。特别是从一九九七年起到今天的十七年中,他热心公益,一直在积极参与中美友好的交流,努力为祖国的和平统一贡献力量,并竭尽可能为华侨华人谋福祉。按他自己的话说是: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让侨民的利益受损;宁愿自己受辱,也不让祖国的利益受伤。席间,他拿出手机,把习大大今年九月份访美时在西雅图接见华人代表时的照片给我看,在后排最边上的那位就是他。他能挤入了这个旅美华人精英的圈子之内,这说明他真的不简单。独竹兄表示,旅美多年来,其实他称得上是一个活跃分子。他的头衔就有:如东南亚多国联合会顾问;二零零一年美国美华工商协会副主席;美国加州首府印支华裔联谊会第十七届会长,与及中山华文学校董事长,生活过得还算充实。他特别提到了今年十月,他担纲策划和组织了在加州几十年来最盛大的庆祝祖国国庆的活动,得到了旅美华人华侨们的赞赏。我亦从他的手机中欣赏过那辑夺目的“艳照”。至此,我们就不难发现一种现象,那就是由于东西方文化差异的存在,一个与生俱来就是黄皮肤的人,就算他持着绿卡,他的表面无论如何的西化,但他的内心始终还是认同自己的种宗,岁月的漫长也无法抹掉其游子的特征。

与独竹兄的接触,我不敢说我们不存在价值观的差异,但从我们相互间的交流可以看得出,他是真诚的,而且他的内心还珍藏着难割舍的军旅情。交谈之中稍微涉及军营,他就能抖出料来述说情感。如他当兵是五好战士啦;当干部是多方面的能手啦;而且在当年七•二八的抗风抢险和自卫反击战中分别荣立三等功一次啦。他虽然旅美已经二十多年了,但他还是以当过一名中国军人为荣,而且念念不忘。我询问过他的行踪,其实他这次回来,他的多数时间都是和昔日的战友在一起,按他的话说,因为我们毕竟曾经是在战场上生死与共的兄弟,人生之中再没有第二了。在离开广州国际机场时,他还是愿意让昔日的战友来送他。于是在送客止步处便留下了他而战友锦伟的合照。

当天,我随手又点开了他的相册,这次我才留意到他很有个性的签名:看淡了,天,无非阴晴;人,不过聚散;地,只是高低。这或许也是他的人生感言,不过依我看,在他说的看淡后面,他还是更看重阴霾后的天晴,更看重那久别重逢后之相聚的,因为两手相握的背后就有他不能舍弃的根。

伟人毛泽东曾经感概过:人生易老天难老。光阴的消逝在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着。独竹兄的第一次回来是二零零三年,这与他走的时候算,时光一晃就过去了十三年。而这次他重新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时光再一晃又过了十二年,现在祖国的面貌日新月异,似乎越来越年青。只不过在独竹兄感叹着眼前的巨大变化,而为自己没能参与这民族复兴的伟大工程而遗憾时,他已经成为古稀老人了。不过他精神闪烁,思想活跃,还能侃,也能喝。我期望下一次的十年之约,大家还存一点推杯换盏的豪气,再去共叙那不老的战友情。而独竹兄因了追逐人生想而引致的荣辱对错,只好托付给岁月,让它来作一次客观的评价。

在独竹兄离开的第二天清晨,他就被人拉进了我们的微信群。他发上来的第一个段子是“让男人上瘾一辈子的女人”,其实这是一段非常优美的音乐,是歌手陈瑞所唱的《风干的玫瑰》,它用葫芦丝配乐,其词曲的风格婉转凄美,十分动人。歌词曰:“敲窗的雨,敲得我心碎,白色的雨,是心在流泪。冲一杯咖啡,涩涩的苦味,又将是一个不成寐”。“不该的开始,画上了结尾,下一站故事是谁在等谁?昨夜的玫瑰,渐渐的枯萎,风干的花瓣,没有了香味,为什么娇艳,为什么无畏,”,“为什么摇曳,为什么迷醉,(你)为谁唱情歌,心伤被点沸,心伤被点沸••••••”听着听着,心中便滋生了几分感动

我别无选择,只有点赞。因为这绕梁的声音是第一次从大洋彼岸转传回来的,其中故人思乡的情愫隐约可见。

文/依岸观涛

2015年12月16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04689/

独竹·天涯的评论 (共 2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