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侵麻菜

2015-12-10 08:25 作者:时尚女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作者:时尚女人

每年三月三,侵麻菜钻天”,这句话是祖辈流传下来的谚语。它的意思是回地暖,万物复舒,种庄稼的季节即将到来。很早的祖辈们不懂得日历,全凭在长期的劳作中总结的经验,看着气候来判断到什么样的季节种什么庄稼和蔬菜,并且拿捏的相当准,没有误差。当气温升高,冰消融,侵麻菜就悄悄的冒出了嫩芽,这时候,就能看到农民翻地播种的繁忙景象了,他们开始播种庄稼,也种下他们一年的希望。

小小的侵麻菜呀!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侵麻菜是我童年生活中的一段段插曲,给我带来很多乐趣。侵麻菜,又名苦菜,是菊科植物,味苦性寒,具有清热解毒功效。待它长大时,便会开出一朵朵或白或黄颜色的小花儿,它的体内有白色的浆液,若弄在手上或衣服上是很难洗掉的。侵麻菜刚刚破土冒出嫩芽时,又嫩又脆,这是食用的最佳时期,要不失时机地采摘,不然的话,几天的功夫,它便长老了。我和小伙伴们拿着小刀,挎着小筐去挖菜。伙伴们的小筐,谁的都没有我的漂亮,我的小筐不是粗制滥造的柳条筐,而是用苕条编制而成的,小巧精致,真的让我不释手。这种小筐,我们村里没有人会编,是从跑乡串村的货郎手里买来的。记得当时我让妈妈给我买一个,妈妈说:“没钱,有好几个旧筐呢,不必买了”。我再三央求妈妈,妈妈让我纠缠的没办法,只好拿了几个鸡蛋,给我换回来一个漂亮的小筐。于是,我便不想我辜负妈妈的宠爱,只想多多的挖野菜回来,作为报答妈妈的礼物。

挖菜也是有窍门的,大地已经播下种子,地头是经犁杖趟过的,土质松软,那里长出的侵麻菜,根茎很深,吃起来脆嫩爽口,而且一点苦味也没有。把挖回来的侵麻菜,放在盆子里加上清水泡一会儿,一是为了去掉苦味,二是侵麻菜见水,就精神了,挺直了腰身,翠绿的嫩叶像绽开的翡翠花,水灵灵的。然后妈妈炸一碗鸡蛋酱,侵麻菜沾鸡蛋酱,就着金黄色的小米饭,别提多香了。可惜的是,现在很难吃到了。因为,现在的人为了除草方便省力,不愿意在烈日用锄头铲地,大家都用药物灭草,除草剂的毒性很大,各种杂草、野菜挨着就死,所以侵麻菜逐渐少了。在市场偶尔能看见侵麻菜的身影,再不是以前的摸样了,长的很壮,长长的叶子,没有根茎,是人工种植的那种。我童年时吃的那种纯天然的,苦里透着甜,甜里带着苦侵麻菜呀,也许只能在中回味了。

到了侵麻菜长大长老的时候,叶茎都粗糙起来,人就吃不了啦。田间地头茂密无比,我和弟弟一挖就是一麻袋,弄回来喂鸡鸭,喂猪。那时人的吃粮都紧张,哪有余粮喂它们呀,还想用它们换钱花,只有想办法,天喂野菜,天喂草籽,草籽就是地里没拿干净落下的草,秋天籽粒成熟了。妈妈的扎着大围裙,手里握着一把剪刀,唰唰剪满一麻袋草籽,一剪就是几麻袋,回家到入用柳条编织的大墩子里,过一段时间,发烧冒热气,草籽自然脱落,收起准备入冬喂家禽,有时也把吃不完的侵麻草晒干,留着冬天喂猪。

提起往事,仿佛又看见妈妈忙忙碌碌的身影,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妈妈闲着的时候,白天家里外面忙活,晚上坐在煤油灯下,给孩子们缝缝补补,一忙就到大半。为了养育我们七个儿女,妈妈付出的太多太多,没有怨言,默默的奉献,所以我是最听话的孩子,心疼妈妈呀,有些事情,不用妈妈指派,放学马上回家,撂下书包,就去挖菜。有时妈妈心疼的抚摸我的头,看着我黑黑的小手,就问:“孩子累吗,别再去挖菜了。”我说:“妈妈,没事的,我不累。”因为有妈妈的抚爱,就是一股巨大的暖流,源源不断地注入我的心里,也不觉得累了。是妈妈的善良和淳朴感染了我,妈妈也将她吃苦耐劳的品德传给了我。在我内心深处,时常默默的感谢妈妈。是她老人家给了我一个善解人意,与世无争的性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因为我是贫穷时代长大的孩子,懂得生活的苦辣酸甜的滋味,懂得人生的艰辛,所以更加珍惜如今的幸福生活,珍惜现在的美好时光。于是,我拿起心爱的墨笔,记下我人生旅途的一路风景。

人生是苦的,生活是甜的。苦菜是苦的,花是香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02912/

侵麻菜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