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身心等量

2015-12-08 20:14 作者:北斗星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身心等量

天亮了,电停了。窗外白茫茫一片,地上、屋顶上、山上都盖上了一层白棉被。天阴沉沉,下的不大但一直不停。

没有了电,好似无事可做,好似缺少了什么。

踏着雪,沿着山根的北环路向西。虽是初,但雪域高原已显严寒,再加上这已下的雪和正在下的雪,更加呼呼的西风,把人们的脚步阻挡在暖屋。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几辆来去的车辆。

快要走到拉日寺时,雾蒙蒙中,望见寺后的山梁上好似两个僧侣穿着红褐色的僧衣在磕长头跪拜前行。我纳闷,看见过许许多多虔诚的信徒跪地磕长头前行的画面,但似乎没有见过僧侣磕头前行的情景。

我决定上去看一看,探探究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山根,绕寺院塔基的转经路上,大批的信徒已把覆盖在路上的积雪践踏,甚至跪行叩拜,用体温融化出一条宽宽的行道。寺院最外围信徒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踏印的崎岖、凸凹不平的转经道,也就是绕上梁而行的转经道,与昔日的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相比,显得极为冷清。往日,在这条道上,除了众多的步行转经着,还有大量的跪行叩拜者。路上,叩拜者叩拜用手指画地的弧线,密密麻麻,一弧接着一弧,一弧连着一弧,一弧压着一弧,就像去掉鱼肉的鱼骨架。而今天,因为路上有雪,而且还下着雪,上山的路被白雪覆盖,雪地上,只有两个人的脚印,两个人叩拜前行时用身体绘涂的一幅幅画:并排的脚印,着地的膝盖印,匍匐在地的身体印,还有充分伸展的双臂印和手指画地标记的半弧,历历在目,活脱脱把身体印在雪地上。这样的人体绘画,简洁明了,一左一右,一个连着一个,一个接着一个,并排绘向山梁。

踏着雪,迎着风,艰难地爬上第一道山梁,已是一身的汗,但脸已被寒风夹杂的雪打击的麻木不仁,几乎失去了知觉。

山梁上,我赶上了我以为是僧人的信徒,原来她们是穿着红衣服的两名妇女

她们站立、双手合一加额、跪地、上身前俯、匍匐、五体投地,向着心中的神,心中的佛虔诚地叩拜,口中念念有词。前伸的双臂,在指尖到达的终点,用指尖在雪地上画线,画出一道弧线。弧线,是这次叩拜的终点,亦是下一次跪行俯拜的起点,从起点到终点,从终点到起点,爬起来再长跪而拜,长跪而拜再爬起来,一遍遍亲吻黑土,一遍遍用心倾听地脉的搏动,周而复始,循环不断,一丝不苟。起点,终点,终点,起点......其实,也就无所谓起点、终点,所有的意义都在路上,都在心中。

在她们身后,我突发奇想,想把这图画,这动的画和静态的已经画好的画,把跪拜,把虔诚拍录下来。我为这突发的奇想感到羞愧,怕惊扰了虔诚,赎渎了神圣,但冲动胜过理智。人体绘画一副接着一副,画面伴随着呼呼地风声和脚步压雪的咯吱咯吱声,伴随着飘落的雪,她们一起一俯,一左一右,虔诚的跪拜。拍摄到她们跟前,我都不敢正视她们,也不敢停留,也不敢过多的注视观察她们,更不敢让她们知道我龌龊的偷拍,怕玷污她们神圣的虔诚,怕惊扰她们心中的寄托和美好夙愿。一人俯身绘图,一人已绘制完成,准备绘制下一副;有时,她们的绘画同时进行,一并完成。我看到左边稍前较年轻的妇女好似是女儿,右后的是母亲。母亲跪拜后起身,准备跪拜和跪地前的阶段总是不停地念诵着什么,又好似念叨着什么,好似在向神灵祈福,好似在向女儿诉说着什么,是嘱托?是责骂?是诉苦?是诵经?我听不懂她们的语言,无法知悉准确的内容。但我感觉母亲好像在埋怨女儿跪拜的太快,没有等她一并行拜。在她们脸上看不到苦楚甚至喜悦,眼神平和的一尘不染。

与她们平行,慢慢超越她们。母亲的念诵不断,她好像不在乎有外人,还是因为虔诚跪拜而没有注意到身旁有人,还是已经习惯路人在身边一个个走过。她的念诵不断,绘图不断,手指画刻的弧线,甚至划开积雪,弧线画刻在黑黑的泥土上,虔诚不断。

从山脚的起点到现在,已经一公里多路了,她们用身体丈量,用心虔诚,不知跪拜了多少,还不知要跪拜多少。

超过她们百余米,我开始回看我的杰作:虔诚的站立,虔诚的双手合一,虔诚地跪拜,虔诚的刻画终点和起点的印记。我超越年轻女人时,她完成了一个跪拜,她双手在额头合二为一,跪地、匍匐、前伸的手指画标记,积雪的咯吱咯吱声,呼呼的寒风,嗖嗖的飘雪配合她虔诚膜拜,绘制虔诚的膜拜图画,绘制人体图。这叩拜的图画和雪地上的刻画,有着美妙的音符,有着规律的节奏,有着无尽的向往。她的眼神清澈而纯洁,透露出的只有对信仰的坚定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她跪拜的那一刻,我心突突乱跳,在她的一系列动作中,我也好似经历了、完成了一次神圣,心情也好似跟随着虔诚,狂躁的内心一下子变得安宁,人变得温顺而安详,心中的不快和怨恨也不知不觉消失殆尽。难怪英国作家塞缪尔.斯迈尔斯在《信仰的力量》中说:“能够激发一颗灵魂的高贵、伟大的,只有虔诚的信仰”。

转山是藏传佛教中特有的一种仪式,亦乘转经,即围绕神山、圣湖或者寺院佛塔绕行的祈祷仪式。一般是要按顺时针方向围绕神山、圣湖或者寺院佛塔转整整一圈。对于她们而言,转神山是一种发自心底最虔诚的信仰,他们相信,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转十圈,可以免受轮回之苦;转百圈,今生可以成佛。转经有步行和磕长头两种方式。步行者手摇玛尼经论,口诵六字真言,深沉安详绕转。以等身叩拜,即磕长头绕行,就是我刚刚所看的和正在看到的膜拜。

我不停地向山腰高处攀登。这样恶劣的天气到寺院的转经路上,我还是第一次,为着一个探究,可惊扰、赎渎了神圣的虔诚。往常,在双休日,在午后,在阳光明媚的时候,像我一样来转经山的人不少,不是虔诚的信徒,心中并无多少教义的踪影,眼睛却时时关注着,在这信仰缺失的年代里,在这浮躁不安的环境下,来只是感受大自然,亲近大自然,试图通过接触自然本身的灵心唤醒内心深处的自我,来消除心中的苦闷,更为了瞰山脚的大武滩,来看她的日新月异的面貌。

又上到一高梁,回身俯看,陡斜的坡上,跪拜前行的虔诚的身影一起一伏,用身心丈量着前行。寺院的建筑群落又增大了规模。远处的滩朦朦胧胧,几座现代化的高楼拔地而起,甚是壮观,纵长的三环、四环的柏油路朦胧可见。

下山的路更加崎岖,砂石满地,部分路段又极其的陡,徒增了行走的艰难。难怪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再加上路上的积雪,加剧了下山的难度,更增加了下山的苦楚。跪拜前行下山,将是何等的艰辛!

历经艰难的滑行,历经多次的跌跌撞撞,我终于下到山间平地。不远处,是绕寺院塔基转内圈和走山梁转外圈的转经道汇合的地方。再往下,已经好走多了,有水泥打夯的路,可以一直走到出口。路旁,庙宇一座接着一座,一座连着一座。转经诵经的人也猛然增多,他们手转念珠,转动经轮,念诵着经文,有序地进进出出。他们虔诚的脚步,雪地上踩踏出连接一座座庙宇门与门之间的路,把一座座庙宇、把虔诚不由自主,毫不修饰,自然而然的相连,相连。

我静静地跟在几名叩拜者后面,才开始注意到,他们双膝处加扎了厚厚的纤维袋作护具,手肘处同样加扎厚厚的纤维袋,双手套上厚厚的帆布手套或者用木板防护。每人的胸前,或用帆布,或用耐磨的材料做护裙,在跪拜时,防护虔诚的身,也防护虔诚的心。

在藏区,每十二年轮回的藏历马年,我们看到成千上万的信徒汇聚到阿尼玛沁雪山脚下,带着干粮和饮水,餐风露宿,含辛茹苦地跋涉和叩拜,用步履和身体等量着神圣的土地,祈求福佑,祈求平安。

轮回到藏历羊年,大批的信徒又开始涌向青海湖,汇聚青海湖,转绕青海湖。青海湖修建了环湖公里,朝拜转诵方便了许多,再加上青海湖周边气候较好,虔诚的路轻松不少。

走出转经路,北环路上,回身仰望山梁,那两名红衣服的信徒,一起一伏,还在跪拜前行。

风好似小了许多,但雪却越下越大,刚刚踩踏的脚印,顷刻就被盖封。天更阴沉。这七、八里的转经路虽然无法与转雪山,转青海湖,甚至去拉萨朝拜的虔诚路无法比拟,但依旧艰辛。愿信徒们的虔诚能感动佛,感动神灵,接纳她们的虔诚,接纳她们的寄思,安抚她们的受伤、迷茫、迷失的心,给她们希望,给她们力量,给她们智慧,给她们福佑,使她们的灵魂得以皈依,精神得以慰藉,生命得以寄托。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02644/

身心等量的评论 (共 6 条)

  • 荷塘月色
  • 淡了红颜
  • 诗心云卿
  • 襄阳游子
  • 沐子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又上到一高梁,回身俯看,陡斜的坡上........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