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烟火,氤氲尘世半缕香

2015-12-01 19:58 作者:晓梦芳菲  | 7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如果可以把人和人的相遇比如磁和铁的相吸,那么我和小禅老师的相遇里,我就是那块铁,她就是那块磁,我终究被她深深的吸了去,从文字灵魂

-------------题记

心中藏诗的女子是淡雅的,清丽的,亦是脱俗的,喜欢纯色的棉麻,或艳丽或素黑白灰,秀面明媚,一颦一笑,一言一词吐字如兰,走过,就是靓丽的风景,仿佛超越了尘世烟火,自云烟里款款而来,这样的女子是我喜欢的。

时光无言流转,风声唱响了一季季,一场雪让滨城温度降到了零下8度,一狂风摧毁了万物温温的秋,风在瓦楞间肆虐的鸣响着,已然真正的来了。

初冬,我的劫是屋内没有了别年的温度,虽然不是那么冷那么凉,还是和原来相差太远,往年的冬季我的屋内如,因为外面的冷,自己又是一个怕冷的女子,冬季可以多一些阅读和写文字的时间,摸摸暖气的温度还是不错的,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想一想,忽地心惊,莫不是这些日子燃气出了问题,停供了,我们只能用电器煲汤熬粥,煮菜,没了那样的烟火,我的屋内便不再有那些如夏的暖,原来自己一直是烟火里走出的女子,无论想怎样的诗意年华,我亦离不开它的氤氲,离不开它给我的生活中的油盐酱醋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由此,想到了姐夫画的那幅水墨画《醉风》,母亲搬新家,姐夫挂在新家沙发背景墙上的新作,细细观看,朝阳初绽,山水依依,云烟缭绕,新绿葱葱,烟江南的感觉,山林掩映间,几处宅院透着生活的无尽遐思,看着看着感觉少了些什么。此时想来,豁然觉得该是有几缕炊烟在宅院的屋顶冉冉升起,升起的是尘世烟火,是生命的气息。

儿时,家家炊烟升起的时候就是一天的开始,又仿佛是这炊烟托起了朝阳,父辈们用他们的勤劳建起家园,而母亲们用灵巧的双手让生活着色,让炊烟升起,美食的香味便在炊烟下弥漫,觉得妈妈做着天底下最好吃的饭,大锅里做的最美味,是因了那些燃烧的柴火带来的名副其实的烟火吧。

城市里隔远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远离了真正的烟火。

这几日闲暇,看小禅老师的《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着》,只是看名字已是深深的打动了我,每个人物都在她的笔下活色生香,又烟火弥漫,她们都是诗意的活着,别具一格却又是烟火下的实实在在,在一盏一盏的茶里悠悠走来,宛然一笑,便是活在心里了。

走进了文字,便如跟着她的步履或城市或山区的漫步,采摘每个单纯的,精致的,淳朴的,禅意的各色人生,那些以不同的生活方式在同样的尘烟里喘息的灵魂一条街一条街的走来,烟火跟了一地,这就是文学的魅力,即使华丽也一样烟火丛生。

读完书没几日,姐姐打电话来,请小禅老师做客。

如果可以把人和人的相遇比如磁和铁的相吸,那么我和小禅老师的相遇里,我就是那块铁,她就是那块磁,我终究被她深深的吸了去,从文字到灵魂。

她就是那个从云烟里款款而来的女子,深玫红的长款裙包裹着她瘦瘦的身体,脸精致的白,一幅稍宽边的浅褐色眼镜下面,深情的眸光,只是微微的笑着,我便是入了迷。闺蜜看过我们的照片只是一句话:你在那傻傻的笑着。她亦懂我。

大连的今冬冷的很,只是那天暖暖的,不冷。

她的手亦是暖暖的,那是尘世烟火里氤氲出的女子,骨子里的暖。

深夜的天空是亮的,因为我的无眠。打开一个天窗,望望夜色的苍茫,几颗繁星亮闪着微弱的光,高楼林立间,我的炊烟何时还能升起。

尘世里打拼,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服输的个性,不怕苦的拼搏,终有一天得到了房子车子,却在某个日子里厌倦了这些。梦想着该有一个独自的小院,种自己喜欢的花草,有自己种的青菜,有一屋子好书,有各色茶具的茶室,藏各色好茶,有几多老物件挂满房间的每个拐角。某天,约她来,用炭火烧一壶开水烹茶,有她的普洱、老白茶。用柴草煮她喜欢吃的关东煮,数着星星,染着月色,读诗,写文,时光亦慢过。

晓梦芳菲/文

2015年11月30日晚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01033/

烟火,氤氲尘世半缕香的评论 (共 7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