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独醉】文/西子湖畔

2015-11-30 10:12 作者:西子湖畔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她朱唇一点,杏眸一弯,一笑倾城。因生性笑,父母便给她取名“笑颜”。

他白衣胜,诗书风流,却寒心冷面。平生只独爱酒,时常苦恨鲜有对手而自斟自酌。

一日,他被她银铃般的笑声打动了,寻声而来。“在下冷烟,敢问姑娘芳名?”

她望着他深情的眼眸,又看看他手里的酒,不觉笑了,“冷烟?有多冷?可敌得过我的笑颜?哈哈哈,我的名字就叫‘笑颜’!”

他点点头,“名如其人!”他仔细端详着她如玉的面庞,那笑意融融的眉眼着实让他着迷。但是他依旧面无表情淡淡地说,“姑娘想来是爽朗之人,不知可否陪在下小酌几杯?”

她收敛了笑容,正言道:“笑颜从不饮酒,恐怕要让冷烟兄失望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一听,有些怅然,“古人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如今难得与姑娘相遇,肯否为在下破一次例?”

“破例?”她笑了,还真没遇到过让她肯破例的人。但他的目光似乎有一种深邃的忧郁,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让自己情不自禁想走进去……“好吧,相逢不问出处,我今天就为你破例一次,陪你喝酒!”她又甜甜地笑了。这一笑融化了他心底积聚的千年冰川……

几番干杯后,他话多起来,渐渐脸上也有了难得一见的温柔笑意。

“颜妹,你笑得太天真,太无邪,像个长不大的孩子!真希望你经历世事沧桑后还能笑得这样灿烂!”

“哈哈哈,长不大不好吗?那样就永远不会老了!”

“是啊,长不大就不会老!真恨自己没有早一点遇见你!……”他仰头又痛饮了一杯。

“冷烟兄,你好像有很多的心事啊!有什么话可以对笑颜说,我愿意倾听。”她痴痴地望着他,觉得他的世界是那样高深莫测。

“世事一场大,梦去成空。我一生漂泊,居无定所,如梦如烟,很多话只能藏在心底,这沧桑绝对不是颜妹你这么纯真的人能理解得了的!”

“谁说我理解不了?只要你说,我肯定都能理解!”她笃定地说。

他看着她认真地样子,微微一笑,“你较真的样子真可爱!”忍不住用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的头。

“你可曾爱过一个人?”他幽幽地问。

她一听这话,羞涩地低下了头。

他见她不答,又自酌了一杯,“等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感觉就像是现在……醉了一般……”

“醉了?……”她喃喃地重复了一句。

她仰起头轻轻地问,“冷烟兄可曾醉过?”

“哈哈哈哈哈”他突然爽朗地笑起来,“冷某平生行走江湖,酒量极好,从不曾醉!只因没有能与我共醉之人!”顿了一下,他望着她大有深意地说,“如果说醉的话,我倒是今真的有点醉了……”

“好,那笑颜今晚陪冷烟兄一醉!不醉不归!”

“哈哈哈,好!干杯!不醉不归!”二人又畅快淋漓地对饮起来。

……

日之将白,她睁开朦胧的双眼,发现自己还在酒馆,可身边的冷烟却已不见……

他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和自己打一个招呼就走?这种不辞而别太残忍!她伤心地哭了。

泪水打湿了双袖,突然发现衣襟里多了一封信,止住泪水,展开信笺,只见数行俊逸的行草:

颜妹,我走了,别怪我不辞而别。今生能遇见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从来不曾见过真心以对的笑,所以你的笑对我很重要,我将毕生难忘!说实话,你真让我醉!只是我无法说出口,我浪迹天涯,漂泊无踪,无法给你一个安定的家……我已老矣,而你还如此年轻,不忍心住进你心里……若有来生,我定不再漂泊,三生石上、奈何桥畔等你!定不放过你!烟。

“冷烟,你去哪了?你给我出来!你明明就已经住进人家心里了,为什么又不要我了?你说,你说呀!冷烟,我想你!别这样走好吗?难道你真的就是那么冷?那么薄情吗?……”她泣不成声。

……过了许久许久,人们发现笑颜很少再笑了,而是多了一个饮酒的习惯,总是在那自斟自酌,自言自语。

一个月夜,一次对饮,一次畅谈,一场大醉,她就从此钟情于他。人去楼空,还痴痴等待。哎!人们连连摇头,可叹可叹!

【西子微小说之十】

西子湖畔:字雯青 昵称:西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00556/

【独醉】文/西子湖畔的评论 (共 3 条)

  • 荷塘月色
  • 心静如水
  • 老党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