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萧瑟的深秋我与父告别

2015-11-20 16:44 作者:秋风扫落叶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公元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我们遵从父亲的意愿,将弥留的老父拉回故乡,十六时二十分,父亲在故乡的老宅安详的闭上了双眼,死于肺癌,享年八十岁!

我的两个弟弟为父亲举办了小镇有史以来最为隆重的葬礼,即使我不喜欢这种繁复的祭奠方式,但作为女儿,我只有遵从的份儿。冥冥之中好像父亲也喜欢儿女的陪伴,在“发送”父亲的几日,天儿晴好的无一丝云翳,一改往日的凄冷,暖的像阳一样。十月十七日的十六时三十分,给父亲“开眼光”,大弟在阴阳先生的引领下给父亲“指路”,阴阳先生特意交待眼泪不能滴落到父亲的身上,可我的大弟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捧住父亲的脸颊泣不成声,鼻口窜血,亲友们把悲伤欲绝的大弟拖到一边,由小弟“指路”。在向父亲遗体告别时,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死死拽住我的丈夫,推走挡在我面前的亲人,扑向父亲的棺柩,用我的手去抚摸父亲的遗体,我摸到了父亲的上身,摸到了父亲的腿,也摸到了父亲的脚。我知道这将是我们父女最后的亲密接触,从此一别将是我与这个世间最我的人的永别!

出殡的头一天的晚上,小镇有“吃灵”的习俗,又叫“丧祭”。所有亲朋好友送来堆积如山的果篮,子贤孙需跪立接贡,整个仪式需跪立三个小时,还要不时的举起双手接贡。说来也怪,“吃灵”刚开始时晴好的天空就阴暗起来,继而风起滴,然后雨点一点点的紧密,司仪不得不草草的结束了“丧祭”的仪式,用时不到四十分钟。等我们再次出门给父亲“烧大纸”时,竟是风停雨住漫天星斗的,原来是父亲不想折腾我们跪立太久!

十月十八日凌晨四时为父亲挖墓穴的乡邻和我的两个弟弟就早早起身赶赴茔地。色依然笼盖四野,满天繁星,无鸡鸣无犬吠,无任何嘈杂的声音,整个小镇万籁俱寂。我独自静坐在父亲的灵前给他老人家最后的陪伴,双手抚摸着父亲的棺柩,清冷的泪顺着我的脸颊无声的流淌。我知道这是我们父女今生相伴的最后时光,我曾说过:父亲死后我可以不哭,但父亲活着一天我不可以不孝。但是那种悲伤还是无法抑制的汇流成河。我在心里默默的跟父亲说了很多话,我们一直是有灵犀的,我想他老人家一定听得到!

清晨六时,伴随着哀戚的唢呐和我们撕心裂肺的嚎啕,父亲的棺柩起灵,送行的队伍缓慢的穿越我故乡小镇的街道,旛随风起,哭声震天。我故乡的小镇承载了父亲一辈子的是非成败和悲欢离合,在他弥留之际,神志一直清醒,你问他别的话他总是毫无表情,你问他想回故乡吗?他总是费力的点头。叶落归根,父亲回故乡了,一座新坟,阻断了我们与父亲今生的缘分

十月二十日是给父亲圆坟和烧头七的日子,清早二姑父就把我们召集到一起,嘱咐我们圆坟是一定不要掉眼泪了,若儿女们落泪,父亲住在阴间的房子是要漏雨的,如果房子漏雨是没人帮助维修的,那样父亲就要遭罪的。晚上给父亲“上望”也是不许落泪的,说是父亲的魂魄今天才真正的离开我们,若我们落泪,父亲在望乡台上就不舍得走了,如果他不走,两个小鬼就会把绳索套到父亲的脖子上,然后狠狠的鞭打他。我虽不相信人死后会有魂魄存在,但这诡异的说辞还是足矣震慑我们不敢落一滴眼泪。望着那熊熊燃烧的冥纸和那挂满冥纸的梯子,默默的祝福父亲顺利的归西,赶往属于他老人家的极乐世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今天是父亲去世的第十一天,当我在键盘上敲下这段文字,才真正的在内心里跟我那宠我爱我惯着我包容我的老父亲做最后的告别!父亲已逝,父爱永存!我亲爱的老父亲,您一定要走好啊!若有来世,我还做您的女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98305/

萧瑟的深秋我与父告别的评论 (共 7 条)

  • 听雨轩儿
  • 荷塘月色
  • 闲言莫听
  • 江南风
  • 老党
  • 雪灵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