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都是方言惹得

2015-11-19 12:03 作者:真诚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刚到石龙三中,我的课代表是普通话和广东话混着跟我汇报交作业的情况。

我说:“以后不要跟我讲广东话。”

我的课代表说:“重要的我讲普通话,次要的我讲广东话。”

我说:“次要的就不要讲了,讲了我也听不懂,你讲有什么意思呢?”

可见我当时是如此地排斥广东话啊,根本就没有入乡随俗的思想。在广东近三年,我唯一会说的就是一到十的数字。说实话标不标准,我还真的不知道。有一天我八岁的儿子对我说:“,广东话是高级话对吗?”我愣住了,疑惑地问到:“你为什么这么说呢?”儿子说:“因为我们的话是普通话啊。”哦,我明白了,孩子在进行最朴素的逻辑推理。

由于我的排斥在东莞石龙,丢死人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王八蛋

我有一个不是广东本地的朋友,出来打工有钱了,想要回报社会。欲开一个打工仔、打工妹,休息娱乐的场所,不以赚钱为目的。她知道我是石龙大华劳工俱乐部的分管,并兼文艺活动的主持,对这一方面是行家,就委托我负责这件事的筹备工作。我当时的身份也是打工的,深知打工弟、打工妹的苦衷,所以我很愿意做这件事。一天我到镇里找有关领导商量这件事,虽说是好事,但也要领导批准啊,遗憾的是镇领导一个我也不认识。硬着头皮走进了一个办公室,对着一个50多岁的领导说明了我的来意,最后我说:“请问我找哪个部门呢?”他用广东的普通话说:“你找XXX部门吧。”我之所以用XXX,实在是我听不懂,而这XXX又是最最关键的三个字。我努力地用普通话翻译这三个字,翻译后,又坚定地否认我的翻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怎么能是这三个字呢!但我始终又跳不出我的翻译圈子。尴尬了五分钟后我实在憋不住了,勇敢地轻声问道:“请问‘王八蛋’在哪?”说真的当时我的头上已经冒汗了,为了我的勇敢,也为了我的执着。领导也许是没有听清楚,或者误以为我是在用广东话问他。他说:“离这里不远,你去找吧。”出来后,我不敢去找了,“王八蛋”我肯定找不到的。回来后我跟我朋友说了这件事,没等我说完,我的朋友已经笑得趴下了。笑够了她指着我说:“闫老师你逗死我了,来广东这么长时间了,你是第一个让我笑哭了的人,就为这今晚我一定请你吃饭。”我说:“你别卖关子了,你快告诉我那三个字到底是什么吧。”朋友又笑了起来,过了有好几分钟,她终于忍住了对我说:“他让你找‘文化站’。”我听后一愣,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我抽了,抽得很厉害。朋友说:“读音上是有些像,可笑的是你一个文化人,竟然敢想‘王八蛋’,你真真的笑死我了。”

二、憋死我了

到石龙不久学校就召开了高三的家长会。教导主任朱老师向家长介绍:“闫老师是从东北来的,多年执教高三,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各位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向闫老师请教。十几个家长立刻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跟我说了起来,他们个个都很迫切,很激动;表情十分地丰富,肢体语言复杂到我都难以理解,重要的是我一个字也听不懂。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点头微笑,家长似乎很满意我对他们的理解。仅仅半个小时,我就有点窒息了。如果我到外国,听不懂我很坦然,我不会外语,但yes和no我还是知道的。可在本国仅仅飞了三个小时,我竟然成了外国人了,你说我郁闷吧。

家长会在我即将憋死的时候,结束了,我如释重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从心灵深处。这时一个家长突然站了起来,大声说了一句话,老师和家长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我坚信这句话是绝对跟我无关的,要紧的是赶快离开,离开这无氧的环境。冲出校门,我又无处可去,只能沿着校园的围墙一圈、一圈又一圈地转着。

半个小时后,我才觉得顺了那口气,胸口不那么闷了。

第二天一大早主任就来找我:

“闫老师昨晚你去哪了,我们到处找你。”

“有事吗,不是已经开完会了吗?”我满脸的不解。

“会议快结束时,你没听那位家长说什么吗?”

“听了。”

“听了,你还走?”

“他说什么了?我听不懂啊!。”

“你哪一句听不懂都没关系,最后那句你一定要听懂的。”

“主任最后那一句我要是能听懂,其它的话我也就听得差不多了。”

主任立即道歉起来:“不好意思,都是我的不好,我忘了你刚来,听不懂了。”

“主任那位家长说什么了?”

他说:“今晚家长会开得很好,会后我请各位老师吃饭。”

唉!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三、今天开什么会?

刚来上海时,上海普通话我也是听不太懂。不过比广东话好一些,大概意思我还知道一二。有一天副校长对我说:“闫老师下午浦东新区有个普通话会议,你去开一下吧,我叫司机送你过去。”我挺高兴,这个会议我听得懂。

会议开了十分钟,主持人一口流利的上海话,讲得我火冒三丈。我高高地举起手来,向主持人示意。主持人停下来问道:“那位老师您有什么问题吗?”我没好气地问道:“请问今天开什么会?”主持人愣了,心想会议开了十分钟,你居然不知道开什么会,也太过分了吧。她冒着火,一字一顿地回我道:“普-通-话-会议。”说完不屑地看了我一眼。我瞅她那个盛气凌人的样子更来气了,于是阴阳怪气地说:“哦,是普通话啊,到现在你一句普通话不讲,这叫开普通话会吗?”气没顺过来,我接着说:“我是刚从普通话的发祥地来的,普通话考试我是甲等,今天下午就是因为开普通话会,我才来的,你讲到现在也许你自己觉得很精彩,但是很抱歉我一句也没听懂!”

主持人立刻脸通红,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她的囧态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我承认:一半我是真的听不懂,一半我是诚心捣乱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97995/

都是方言惹得的评论 (共 9 条)

  • 老党
  • 大奔
  • 春暖花开
  • 心静如水
  • 艾葭儿
  • 雪灵
  • 孟杨
  • 荷塘月色
  • 襄阳游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