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故乡的水碓

2015-11-04 13:29 作者:木谓之华  | 3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故乡高才坂,据伏在浩浩荡荡的均溪河下游,村庄除坂面外,还有坑里、墘头、下坋三个自然村,三个自然村各有一条水量颇丰的小河流,家乡可谓是河流纵横的水乡。祖辈凭借山区水乡的优势,组织村民在村头拦河筑坝,开渠引水,既能灌溉田畴,又建造了三座水碓房。这些古老的水碓,代表着农耕社会先进的机械加工设备,她为家乡祖祖辈辈的村民提供了诸多方便。

故乡水碓的使用,是按农历日期的顺序各家各户轮流的,一般每月轮流一次。我们坂面人家若要使用自然村的水碓,得事先跟他们联系接洽好,才能到水碓房舂米。我家到三个自然村水碓房的路程相当,大约都有两公里左右,每当母亲联系好水碓使用日期,我们就要按时挑着稻谷去水碓房舂米。

当年,弟妹还很小,父亲在外地工作,家里家外一切农活、家务活都是母亲一人操持。我年少,只能帮母亲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记得第一次获准跟母亲去水碓房舂米,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那天,母亲用大箩筐挑一担稻谷走在前面,我用小布袋挑二三十斤紧跟在后面,从家里出发,来到渡口乘船摆渡过河,向对岸自然村的水碓房进发。

我们迎着朝霞,穿越薄薄的晨雾,伴随着婉转清脆的鸣,沿着河谷山边逶迤小路,时而上山岗、时而走田埂、还要跨过木板桥,来到一个地势相对开阔的小村庄,山边散落着十几户人家,田园阡陌,小桥流水,好一派恬适的田园风光。母亲对我说,加把劲,快到了。

转过一个小山包,只听得从河谷深处隐隐约约传来“哗哗哗”、“咚咚咚”的响声。我顺着响声的方向望去,只见河谷山边上,依山而建着一座沧桑古朴的水碓房。水碓房下边用片石砌成四尺多高的墙基,上方用木材构架,支柱、房檩和房架都用粗大的古杉木搭建,显得牢固而粗糙,屋顶棚板上用拱形青瓦片覆盖,这是一座敞开式廊舍平房,室内宽敞、明亮、透风,一扇杉木门直通大路口,室内上下到处蒙上一层灰白色的谷糠。我们终于到了,放下肩上的担子,擦去额头上的汗滴,我新奇地观察水碓房设备,思考着怎么不用人、畜劳作,水碓就能舂米?

母亲看出我的心思,待我们把稻谷倒入水碓下的石臼后,就带我走出水碓房,沿水碓房侧面的石头台阶登上屋后山边。沐浴在晨曦中的水碓房尽收眼底,村头流淌的河流在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河流狭窄处用粗大石块垒成的拦水坝,将清凌凌的河水引入沟渠中,顺着蜿蜒的山边流向古朴的水碓房,水碓房后边沟渠有一处溢水口。母亲说,这溢水口宛如一个总开关,当打开溢水口水闸时,沟渠水流入田畴灌溉,水碓不能舂米加工;当关闭溢水口水闸时,沟渠水流向松木雕凿的引水槽,冲动水轮带动水碓舂米。我们放下水闸,只见沟渠水湍急地涌入引水槽,再从水槽末端飞瀑般自上而下冲击一个立式大水轮的板叶,发出“哗哗哗”的流水声,水花飞溅,湿漉漉的水轮在石头砌成的深井中“吱呀吱呀”不停地旋转,水轮中轴是一根粗大的松木轮轴,轮轴两头紧筘的铸铁圈由于长期在基座上转动磨得白锃亮,轮轴上错落有致的四块短拔板,轮番拨动碓杆尾梢带动四个连机碓。但那时,我年少不更事,没有先知先觉地意识到这种连机碓在魏末晋初时,杜预就发明了;更不知道西汉的哲学家桓谭在他的《新论》著作中的“投水而舂”就记载了水碓的使用。(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们回到水碓房里,只见四个水碓平行排列,而每个碓架起的柱子都是一根杠杆,杆长的一端装有密度大的圆锥形硬实木作为碓头,碓头底端的碓锥用厚铁圈包裹着,以防磨损。碓头正下方安置一个凹形圆石臼,石臼里放入准备加工的稻谷。当流水冲击大水轮转动时,轮轴上的拨板就拨动碓杆短端的尾梢,将碓杆尾梢压下,使另一端沉重的碓头高高昂起;当轮轴上的拨板转离碓杆尾梢后,碓头便重重地撞击石臼中的稻谷进行加工。因此,水轮在流水的冲击下,连续转动,使轮轴上彼此错开的四块短拨板,交替拨动碓杆的尾稍,带动四个碓头此起披伏不停地撞击石臼里的稻谷,发出“咚、咚、咚……”沉闷的响声。正如诗人陆游诗句“虚窗熟睡谁惊觉,野碓无人自舂”中所描绘,水碓可以夜以继日不停歇地舂米加工。水碓,是一种利用水力、轮轴、杠杆原理把水能转化为机械能的机械化加工器械。

水碓廊舍前是一排固定的木架子,是筛米工作台,上面放着簸箕、米筛、箩筐以及一些铁瓢、毛刷把等用具,边上放置一台手摇风鼓机,用以分离大米与谷糠的,整个水碓房内物件摆设井井有条。稻谷在四个碓中同时进行舂米,我能帮得上忙的,就是把稻谷倒入石臼中,或者舂米完成后,把混合在一起的大米和谷糠从石臼中用铁瓢舀上来。而母亲一会儿筛米、簸米、一会儿用风鼓机风米,把大米与谷糠分开来,最后分别装入箩筐和布袋,此次舂米才算完成,我们母子俩从头到脚全蒙上一层灰白色谷糠了。用水碓舂米,比脚踏碓速度快,效率高,小半天就完成舂米任务。到水碓房舂米一次,大米足够我们全家食用两个月。一年要有六次到水碓房舂米,三个自然村的水碓房我们都去过,水碓为我家舂米带来许多便利。

随着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高才坂的水碓逐渐被电动碾米机所取代,水碓完成了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逐步退出历史舞台。特别是二十一世纪初,省里在均溪河终端修建一座大型水电站,故乡高才坂是闽湖水库淹没区,整个村庄所有的一切全都没入库底。从此,故乡的水碓房彻底淡出人们的视野。

水碓是中国古代在农业机械方面的重要发明,它是农耕时代人们赖以生存的重要的生产、生活工具,得到广泛普及,为人类做出巨大贡献。如今,水碓已经被现代化工业文明所代替,这是人类进步和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我们要牢记,水碓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继承和保护古代文化遗产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福建大田:刘明华)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94432/

故乡的水碓的评论 (共 3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