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亲,迟来的追忆;令子女骄傲的一生

2015-10-28 16:54 作者:诸葛杨  | 2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建国70周年全国都进行了不同形式的纪念活动,引人注目、令人振奋,倍受鼓舞,让人骄傲的是70年大型阅兵式。国家的富强,经济的发展,现代军事的威慑,让我们洗去耻辱,面向未来,坚定信念,为祖国的繁荣而努力奋斗。面对着老兵方队,心潮澎拜,不由想起父亲,一个坚强的老兵,一生为祖国的安全和建设奋斗终生的忠诚战士,一个……………

题记

父亲的一生总是在漂泊、艰苦、坎坷中度过,我们从小就搬家很多,所以父亲留下的东西在每次搬家中被遗弃一些,还留下一些简单的物件体现着父亲是一名祖国的英雄战士,父亲留下的一本日记还在家里保存着,我原来从未翻阅过,古老的日记本,厚重的历史,也记录着爸一生足迹。

47年一纵队补充团,三纵队七旅21团,二野十一军一师93团,十二军等很多很多。记录抗美援朝的事情最多,但都是停战以后的笔记,显然在战争中是无法写日记的,日记中记录着很多毙伤俘获的数字:美军的,帮凶军的、李伪军的人数。缴获击毁敌方各种炮、炮组、火焰喷射器、各种枪支、子弹、汽车、坦克、装甲车、飞机数。祖国各地的捐献数、朝鲜的支援数等,是一本历史史记。

回想起父亲总是泪水盈眶,心情沉重。他原来在抗美援朝前,部队驻扎在福建,等待着解放台湾的,后来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爆发,51年一纸命令或一电命令就奔赴抗美援朝的战场了。朝鲜战场的严酷场面不记得父亲给我们讲过,父亲清瘦的身体,只记得他年轻的时候就牙齿不好,经常地治牙,上医院看牙医,至到我上班之后问母亲才知道,是在朝鲜战火纷飞的战场上修筑工事,让新战士的大锤没有砸在钢钎上,偏在他脸上,造成的,幸他躲得快,才保住性命。

朝鲜战场我不知道有多惨烈,那种炮火轰鸣,飞机呼啸,子弹纷飞,生死一瞬间的场面是可想而知的,也都是在“上甘岭”的电影上看到的。爸爸一直胃都不好,那是由于天在战场上喝冷水,吃压缩饼干长时间冬天生活造成的,朝鲜的冬天很冷,总是有零下十几度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更多缅怀父亲的时候就是这几年,每一想到他便眼泪止不住的溢满眼眶伤感至极。

我们生活在和平的年代,但是这和平却来之不易,听妈妈讲那一段时间都想着爸爸活着回来的可能性有多大。我进入中年之后总想给那些为保卫祖国和平而牺牲的军人敬礼,为参加抗美援朝的父辈们致敬。我们应该怀念他们,他们是祖国的战士。是他们用生命或者受伤的身体换来了和平和祖国的繁荣。心里沉沉的痛是因为无法用文字描述,用语言表达对他们崇敬的心,总为词穷滞笔无能描写他们的伟大、奉献和可贵的一生而痛。

对爸爸记忆最深的事是我记事以后。听母亲说爸爸回国以后,55年部队驻扎在丹东,父亲传染上肺结核的疾病,体质非常虚弱。不再有战斗任务,国家把主要精力放在经济建设上,他要求转业回家,可是国家建设需要干部,就要求他去祖国边陲参加边疆建设,当时供他挑选的省份和地区有东北、内蒙古、青海,他问组织上最需要干部的是那个省,他就义无反顾地走进了戈壁沙漠化的青藏高原,青海省公安厅劳改工作管理局,从事了劳动改造全国服刑人员教育管理工作。

当时正是大跃进的年代,全国都在大炼钢铁,父亲随厂带着受刑的犯人走进不毛之地的青海霍德申山区,建起炼钢炉。冬天很冷,零下20多度,冰天地,他们驻扎的帐篷,半就把被头冻在了脖子上。浑身长满虱子,这种艰苦的生活现在实在是无法想象的。手脚都长满冻疮,上夜班由于吸烟太多留下了常年咳嗽的毛病。在青海的几十年的创业建设中,是他最艰苦的岁月。大炼钢铁停止之后,就奉命到海西开垦荒地建农场。只是记得父亲总是忙碌的身影,经常加班加点,或搞生产突击,或是生产旺季都是不常回家的,可从来没听到他说过一句不满的话,发过一句牢骚。不管他领导和管理的农业生产或工业生产都是单位的榜样。但是对于父来说,我们一家都体会很少。只是记得他的严厉和认真。

有一次大妹妹说工区食堂吃烧骆驼肉,我们没有吃过,于是眼馋的想吃,商量之后就拿着碗去打了一份,因为没有钱,所以食堂就免费给我们兄妹了。可父亲知道后大为生气,打了我们一顿,并把5毛钱送到食堂,批评食堂的工作人员。我们一家人都不理解,妈妈气地说不就是孩子想吃肉吗。爸爸在单位和领导的关系并不好,被称为不食人间烟火,工作过于认真,不给领导留情面,到地方之后,一辈子都没有得到提升。人生真的很不平,更有讽刺的事是父亲退休回老家有同事送行,却没有一位领导送行。最后他也很伤感,但却自我安慰说一辈子问心无愧,对得起党,对得起国家。很多快乐的时光瞬息即逝,爸爸的一辈子总是在忙碌中度过,现在爸爸的父爱总是在你以为不快乐的时候流淌着,点点滴滴的回想起来,虽然不多,现在已开始理解。很多悲伤的日子总是记忆幽深,你怀念过去父辈美好的生活时总是没有记忆,可是现在回想起父辈的时候幸福思念接踵而至,久久撕扯着我的心。

爸爸没有给我们童话的世界,只有稀疏的柔情,他路过青的年华是炮火连天,沙漠戈壁,不毛之地的荒季,原总想他的一生是可悲的,没有五彩缤纷花的世界,没有青山绿水璀璨的环境,没有汹涌澎湃海的宽阔,相对我们兄妹三人也没有在爸爸讲的故事中长大,没有在慈父的记忆中成长,没有母亲那对往昔无限追忆和怀念的激荡,我们记起的总是搬家,大风沙,常年厚实的冬衣,红肿的手脚,一到天便刺痒难耐,汹涌的时光变更瞬间就把我推向一个陌生的世界,从盆地的生活瞬间越走越高,越走越荒凉寂寞,大山也越走越深。崭新的日落月升昼夜不间断的循环,踏着荒凉,迎着日光蓝天辉煌着他的事业,党的事业,和他的理想。

几近暮年之后,对爸爸的思念也越来越沉,听到妈妈对爸爸的幽怨也越来越少。父亲是被抓的壮丁,他被抽丁,大伯是一家的劳力,爷爷叫他躲丁出走,弟兄四个,保长说最少得有一到两个人去当兵,大伯躲出去啦,两位叔叔还小,只有父亲在街上的丝绸店当学徒,被抽抓壮丁走进了国军的部队,新兵受气挨打是常事,悲惨的少年记忆,解放军和国民党进入拉锯战,爸爸被解放军俘虏便参加了革命。父亲的脾气刚正不阿,不会趋炎附势,吪意奉承,在他的一生中最不耻这样的人。

到地方后为此得罪了不少领导和同事。父亲的烟瘾很大,上夜班太多,别的领导在工区上夜班都是在值班时睡觉,可他作为最大的领导在夜班总是不睡觉,参加工区的劳动,和工人们一起干活,总是吸烟很多,所以人到中年就落下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多发肺大泡、肺心病,常年咳嗽,晚年气喘。父亲对自己的一生从未感到后悔,总是理直气壮的一种坦然。我们家在单位分到大一点的房子也是到他快退休啦,母亲总是说单位的好事都没有我们家,也从未听到又什么好事轮到我们家。

父亲的时代正是一个火热的年代,正直正气蒸腾的时代,但是父亲没有我们想要的那种辉煌,直到退休时,他本来是够着离休的,可他的档案是49年9月16日参军,不够离休,知道他历史的朋友有劝他找找老部队,老战友,只要有证据是可以更改档案的,可他总是轻描淡写地说组织对得起他,有退休金已经有保障,何苦要舍这张老脸呢。说起这件事,母亲也说他不会为自己的事去找过去的部队和战友,拉锯战时部队被打散又进入其他部队所以档案就按最后所在部队的档案记录。

父亲的一生是没有颜色,没有辉煌和落寞,只是单调的信仰,一生无所求,我从心里对他说,爸爸安息吧,那样你会一直心情平静,现在是一个霓虹满天,汽车遍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个没有崇高信仰的,纸醉金迷,权钱扩张,群带升腾,才是人们的追求,你看见一定会愤然不平,对于这个权钱强势的世界你会对这个社会失望。然而过去那种社会氛围已荡然无存。

还记得父亲退休回到南阳盆地的家乡,我陪他站在村庄的小河边,那清清的河水波光闪烁,河边祖居的草房边那颗一搂粗的老枣树,青枣稀疏,枝叶繁茂在微风中沙沙作响,他身体微微擅抖,两鬓斑白的短发在风和日丽的蓝天下挥散着银光,双眼老泪纵横,离家几十年的乡愁牵连,就在满眸中蒸腾。爸爸是坚强的人,在我的记忆中从没有享受过他那慈眸柔情,月夜厚怀的故事,大手牵小手的漫步。可首次看见父亲的柔情脆弱,我也泪水溢满眼眶,我多想上前去拉着他的手,扶着他的肩膀,抚慰他那颗游子回归的沧桑的心灵

父亲一生刚正不阿,坚强如山,从未在家人面前表现出无奈,无助和失望。所以我只能心酸的看着他苍凉的表情和疾病缠身的晚归,不愿让他知道我体会到了他苍老中的脆弱。要回到青海的祁连山脉了,又要漫步在疏勒河畔的古道,爸妈,多保重,我怎忍心离开你们,让你们再忍受离子之痛,时光荏苒,我必须回到青藏高原,那还是我的岗位和生活之经济来源。还记得曹雪芹(红楼)里的诗词,“一帆风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

恐哭损残年。告娘,休把儿悬念:

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

奴去也,莫牵连。”那时才可深解曹雪芹述探春离家远行之痛。

荏苒岁月,父亲的时光转眼即逝,但是他一辈子为了什么,在退休以后回到家乡为何非常激动,归乡那只是父亲一辈子的深秋了,他所看见的只是黄叶在秋风中飘零,满目的原野一片焦黄,爸爸始终感到一生无愧于党,无愧于他的工作。可我总觉得他的得与失在心里上平衡吗,如现在的社会是为权利的发挥而存在,是为金钱的升华而运行,是为权钱的霸道升级平台。但是作为子女我们为有这样的父亲而感到骄傲,因为他在我们心目中保卫了祖国,捍卫了国家的尊严,维护了正义,树立了正直。这是留给我们的一种力量,一种精神,我们为他自豪。也为此有了崇敬的对象,有了心中的榜样,正心安理得的走在今天的光天化日之下,阳光着自己的一生。谢谢你,我们的父亲!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92826/

父亲,迟来的追忆;令子女骄傲的一生的评论 (共 2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