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回家的路

2015-10-28 08:33 作者:漫步夕阳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像个游子,风尘仆仆的归来,走过秋凉的山岗,走过温存的斜阳,走过袅袅的炊烟,走过悠扬的皮鞭,走过二十余载的光阴和记忆,回到长大的地方。

那片祁连山脉边陲的土地历经了千年的风沙万年的霜,然后用岁月更迭的笔,画出一处叫做家的地方。我在这片土地上出生,像是田垄上的野草,疯疯癫癫的活,大大咧咧的长,没有忧愁,更没有悲伤,只有股乡下孩子特有的疯劲,一次欢笑就能留住所有的光阴,一次大哭就可以掩埋所有的困苦。那时除了朱漆柜子上的黑白电视,我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以为最远处的山峦便是的天边。直到有一天我像蒲公英种子一般飘到了城市,才知道那里有不一样的童年。才发现原来除了泥巴和野兔还有彩笔和布偶,除了乌鸦和犬吠还有钢琴和乐谱,那些从未见过的新奇事物,那些从未沐浴过的霓虹灯光,仿佛是我心底不见却又最的一切。于是我迫不及待的去感触外面的世界,渐渐的离家越来越远,不知何时的一次回头的才发现它已经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亮点,在最深的心底发出一丝温柔的光,但却那么的深邃而又哀伤

回家的路已经鲜有人走,和渐渐老去的村落一样,它也在渐渐荒芜。深秋给路旁的杂草染上了枯色,零落出一片沧桑,像是年岁饱经风霜的手,掩埋了祖祖辈辈一步一步踩出的印记。芨芨草长得老高,秋风掠过,它发出刺耳的声响,像孩童的尖叫,仿佛在欢迎故人的归来。曾经我就像这芨芨草,长在这片土地上,扎根在这里,属于这里,晨里我跋涉求学,里我卧数星辰,秋意里清扫门前的片片落叶,阳下堆起屋后的皑皑白雪。我和芨芨草是兄弟,我们在黎明和黄昏的来去中长大,没有桎梏,没有枷锁,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那么的淳朴自然。

只是,曾几何时我离开这里,像是随风而去的蒲公英种子,飞到了灯红酒绿的地方。飘飘荡荡的奔波,零零落落的流浪,万家灯火中却找不到一处可以停留的一盏摇曳光芒。在出租屋白炽灯的暗黄光下,委屈着曾经为手指扎一小刺都可以嚎啕大哭的孩子,如今头戴荆冠也不敢声张的自己

蒲公英在城市的角落里飘荡,坚硬的水泥地却种不出它的梦想。回家的路,我看到杂草已经漫山遍野的枯黄。在深秋呼啸的西北朔风中,我是在去看望一株没有种子的蒲公英,它的枝干应已枯黄,它的身躯应已佝偻,它的等待应已漫长,它的挂牵应已沾裳。

回家的路上,我看到母亲蜷缩在门槛上的等候,朱漆的柜子是她的嫁妆,里面还有父亲送她的衣裳。当我远去,母亲便迅速的变老,连同她的柜子,销匿了黑白电视的声响。柜子里的衣裳不知是否还有色彩的芬芳,朱漆的盖子早已斑驳了条纹的悠长,那该是她最不愿打开的地方,因为里面藏着她爱情一辈子的过往。晓白时母亲给她的心穿上了思念做成的衣裳,拿着父亲做的扫帚,把落叶扫成一堆一堆的回忆,那是父亲种下的树,一片一片的飘落,落得出一次哭泣,却落不出一丝往日的点滴。午夜时母亲将针捋过杂白的发丝,那是父亲买来的针线,一针一针的穿引,缝得出一个荷包,却再也缝不出一个彼此做伴的晚上。我知道眼泪把悲伤滴在了母亲的脸上,母亲却把它在画在了心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回家的路,我看到了那丝亮光。村头的榆树挂满了枯叶,在瑟瑟的风中惆怅,路旁的杂草枯败出了万千的凄凉,像是这片土地亘古的伤。只是炊烟从村子边梢飘来,带着淡淡的饭香,像是母亲温柔的双手,抚过我的脸庞。或许我是游子但未曾阔别,或许我是乡人却也未必熟悉。我从云翳遮住了阳光的地方走来,而这片晴空下,山峦一片金黄,那便是家的光芒。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92671/

回家的路的评论 (共 11 条)

  • 邓仲祥
  • 江南风
  • 留云侠客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 雪灵
  • 春暖花开
  • 荷塘月色
  • 海风轻拂你的长发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老党
    老党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