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母在,家就在

2015-10-21 20:07 作者:兵兰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有限的生命里,在父母健在的每一天,我们能多一些时间,多一些空间,给予父母力所能及的赡养,给予双亲力所能及心灵的陪伴。要知道,这个世界,父母在,家就在。

-----题记!

看过网上一篇文字《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记住文字里面这样一句话,人的衰老,是不分富贵贫贱的,也是世间万物不可逆转的,这也是每个作儿女在面对父母双亲时最无奈的事实。

读到这些沉重却又是不得不去接受的字符,心中总是倍感凄凉。而更多的时候,总会一个人,望着窗外明媚的天空,想着多年以后,父母老得哪儿都不能去的种种模样。原本愉悦的心情,也总会在那一刻跌入谷底。

好多些日子以来,不曾为父母写上一些心情,哪怕只言片语,我都不敢提及。不是没什么可写,而是,每每提笔之时,总会控制不住的流泪。

我的父母,都已年过半百,母亲今年整整六十三,父亲,今年刚过完七十大寿。理应,他们完全可以坐享其成,可以闲赋在家,安度晚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而母亲,尽管身体历来不是很好,加上前几年得了风湿,只要变天,母亲总是捂着双腿,疼痛得不行,可尽管这样,母亲还一直帮我照看着孩子

为人父母的都知道,现在这般月龄的孩子,是最难带的,不仅仅调皮捣蛋,还要承受着怕他摔跤、怕他跌倒、怕他各种各样不小心酿成的后果。

儿子从生下来就能吃,所以长得比较壮实,偶尔我们抱他一会儿,感觉很费劲。所以,母亲抱着他的时候,总能明显感觉,母亲托着儿子的身子,往下沉。

父亲七十高龄,别看他每天早出晚归,穿梭在这座城市的角角落落,拾点废品,给弟家的生活,填补一些家用。可每到里,父亲总会说腰疼得直不起来,时逢不小心感冒,父亲不是哮喘,便是咳嗽。

我们姐弟仨一直反对父亲从事这项工作,也好言劝过多次让他放弃,可父亲,总是不听我们劝阻,他说,趁现在还能动,能帮你们一点是一点,就算帮不了你们,但至少我跟你妈不用你们负担。

是的,平时父亲拾掇垃圾赚来的钱,除了他自己抽烟,充话费等等的零花钱,父亲还会一分一厘积赞起来,解我们姐弟仨偶尔的燃眉之急,谁家有事急需,父亲总毫不犹豫拿出他的积蓄。

有时候,看着别人家的父母,不是用轮椅推着四处溜达,便是三天两头往医院跑。而看着我的父母双亲,还能替我们分担他们能分担的事情,还能替我们照看孩子,让我们能安心做我们想做的事,这也算是我们姐弟仨,现在最幸福的事情。

我的父母,属于这个世间活在最低层的农民,一辈子没出过多少门,没坐过多少车,没看过多少海,前几年因了弟弟的生意,因了弟弟家的孩子,总算是好说歹说,把父母双亲都接到这边一起生活。

前些年,我们自己有车,只要闲暇时,老公便会带上父母,带上我们和和美美的一大家人,去附近的城市走走,看看,去父母没到过的海边,吹吹海风,吃吃烧烤。那些温暖的画面,那些温馨的场景,直至现在,依然历历在目。

快了,我敬妈,我最疼的双亲,待您们的孙子孙女日益长大,待您最小的外孙不用您们辛苦哺育,我会尽量多一些时间,带您们再次出去走走,我会陪着您们,直到终老。

上一个星期,儿子因为不小心,跟哥哥姐姐们一起玩耍,不慎摔倒了。当父亲打来电话告知我们的时候,我跟老公早已下班,因为弟媳先爸爸之前已经告诉了我们。

当我们风尘仆仆赶回家,弟媳正抱着哭得满脸泪水的儿子坐在床沿边,母亲在屋子里慌张忙乱寻找着什么,父亲在屋外,连声告诉我们赶紧去医院,浩浩的手摔了。

我一边心疼不已接过弟媳怀里的儿子,一边不停安慰一旁吓得不知所措的母亲。

老公泊好车,一步跃进里屋,母亲见,赶紧满脸歉意地对他说,红兵,对不起,今天我给闯祸了。我可怜的母亲,您怎么能这样对我们说,您怎能有如此卑微的想法?

尽管我们大家不约而同安慰着母亲,可母亲还是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在一旁显得特别害怕与心悸。

记得,那天有风,很冷,母亲一再叮咛说要让儿子穿多点衣服,谨防受凉,本就手疼,如果加上感冒,孩子就更加难受了。

弟家一共三个孩子,衣服很多,母亲害怕跟哥哥姐姐的衣服跟儿子的混在一起,母亲专门找了个小纸箱,给儿子折放衣服,可那一天,母亲说,明明那件外套她亲手折叠在箱子里面的,可翻来翻去就是找不着。

原来,母亲不是找不着,是因为心里慌乱,焦急,害怕,那件衣服被她早早握在手心好几次,可她还不知道。

后来,我们带儿子去了医院,照了X光,结果显示,一切正常,没有骨折,也没脱臼。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刚刚拿到结果的我们,赶紧打了电话给父亲,让他转告母亲,不用担心,孩子没事儿。

我知道,我更明白,如果那一天,儿子万一真的把手臂摔坏了,不仅仅是我们心疼,母亲的疼痛胜过我们每一个人。

再后来,我跟公司领导请了两天假,专程在家悉心照顾儿子。因我的住处离母亲家有一段路程,加上坐车不便,所以有两天时间,我没能带儿子去母亲家,母亲也有两天没见着儿子。但中途,我一直有打电话给父亲,让父亲转告母亲,让她放心,有惊无险,休息两天孩子就过来了。

就在我休假最后一天的夜里,我正陪着儿子在离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区玩耍,九点多,儿子玩累了,吵着要睡觉,我便在路口等车准备回家。

无意经,抬头,我看到有些刺眼的路灯底下,父亲骑着三轮车载着母亲,嘎吱嘎吱踌躇不前的身影。刹那之间,我眼眶里除了惊奇愕然,便是满满的感动

唯恐父亲与母亲看不到我们,我抱着儿子挥动着手臂,大声的叫喊:“爸……妈……”

父亲的耳朵不如年青时的灵便,平时说话,他会偶尔有些听不到,而在那一刻,父亲与母亲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听到我的呼叫,同时在路边发现了喜出望外的我们。

父亲赶紧停下蹬三轮车的双腿,母亲则颤颤巍巍想从车上走下来。或许是母亲的腿风湿犯了,又或许是母亲憋屈地坐在三轮车里面太久,腿麻木了,母亲几次三番,想从三轮车上麻利地下来,可几次,都未能成功。

那一刻,我看见父亲一只手扶住了母亲,一只手帮母亲轻轻抬起一只脚,沿着三轮车的边缘,试着往下滑,嘴里还一叠连声地叮嘱母亲,慢点,别急,慢点,别急……

一直以为大大咧咧的父亲,不会细心入微地体贴母亲,也以为,如他们那个年纪的老人,只有亲情呵护的温暖,没有传说中柴米油盐的爱情。而那一刻,我感受到了父亲对母亲的爱,很纯,很细;我感受到了父亲这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给了母亲这些年多少我们鲜少知晓的疼爱与担当。

“浩浩,你手还疼吗?对不起,是姥姥没把你看好。”被父亲扶下车的母亲,这是对儿子的第一句问候,有歉疚,有心疼,有怜爱,有自责。

“没事儿,妈,您别难过,也别太自责,孩子成长的路上,总是会遇上一些坎坎坷坷,跌跌撞撞。你看,他这手,不完全好了吗?”我安慰母亲的同时,还顺势把儿子摔伤的那只手摇晃着给母亲看。

“我跟你妈说了,说浩浩没事儿,没骨折,没摔坏,休息两天就好了,可你妈就是不听,拼了命地让我带过来看看。”父亲一边掀开儿子受伤那只手的衣袖看伤情,一边跟我低低轻诉。其实,父亲如母亲一样,几天没见孩子,一样的想念。因为,我看到父亲弯下身子时,在孩子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父母的心,我怎能不懂?两天没见,就算知道孩子没事儿,他们都想来看看。眼见便心安,瞅着便踏实。

入夜,九点多,母亲说看到孩子,她放心了,踏实了,就不打算去我家坐坐,直接让父亲载她回家,说家里的孩子们还等着她睡觉。

尽管我再三挽留,母亲还是让父亲载着她回家了。那一夜,我可怜可亲的父母双亲,一定会枕着安心睡个好觉。

看着父亲载着母亲缓缓离开的背影,心田,不经意缓缓升腾出一股无法言语的爱,细语呢喃的暖。那爱,是父爱,是母爱;那暖,是疼,是怜……

一直说害怕自己老去,不是面对自己容颜的畏惧,而是后怕年迈的父母会因为如此而更渐衰老。可是,人的衰老,却又是多少子女不得面对的现实。

唯有,在有限的生命里,在父母健在的每一天,我们能多一些时间,多一些空间,给予父母力所能及的赡养,给予双亲力所能及心灵的陪伴。

也终于慢慢感悟,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父母在,家就在。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91167/

父母在,家就在的评论 (共 15 条)

  • 老党
  • 低吟浅唱999
  • 沐子
  • 孤帆鸢影
  • 诗心云卿
  • 淡了红颜
  • 荷塘月色
  • 雪灵
  • 成事在天
  • 大奔
  • 三角梅
    三角梅 推荐阅读并说 快了,我敬爱的爸妈,我最疼的双亲,待您们的孙子孙女日益长大,待您最小的外孙不用您们辛苦哺育,我会尽量多一些时间,带您们再次出去走走,我会陪着您们,直到终老。
  • 兵兰

    兵兰父母在,家就在,珍惜父母健在的每一天!

    赞(1)回复
  • 随心¤随风

    随心¤随风父母在,家就在!!!说得真好

    赞(0)回复
  • 张炜杰Ken

    张炜杰Ken欣赏佳作,问候好友,赞!

    赞(0)回复
  • 笔墨丹青

    笔墨丹青佳作,欣赏了。问好好友。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