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芙蓉花凋因枯枝

2015-10-19 09:51 作者:黄良兴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芙蓉花凋因枯枝

黛玉人生路之三

黄良兴

文化就像一棵树,刚长起来的时候,青葱翠绿,没有什么枯枝败叶,对天地大德在人的生活中的自然延伸也有健康的记录。这棵树人喜欢,虫子们也喜欢,我们知道,虫子树与人爱树是不同的,人会去施肥除草还把虫子杀死,但虫子们很顽强,一头钻进树枝,有的虫子就算拉断了身子,那个头也就是不出来,有了这股子努力的劲儿,树枝遭殃了,枯了,叶子自然黄了,掉了。而虫子们眼睛很精,嗅觉特灵,专门挑最好的枝叶,当然最好的枝叶要数“爱情”那一枝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这比生命还珍贵的东西就死在腐儒们努力的奋斗中。

儒家有六部经典,首部就是《诗经》,它经过孔子的手摩挲后,就金刚不坏了,里面有不少的爱情诗,下面举几篇大家非常熟悉的诗篇名,以引起读者的回忆,第一篇就是爱情诗《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腐儒们的注解就十分可笑,说是歌颂后宫的妇德。《野有死麕》“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吉士诱之。”《雄雉》“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诒伊阻。”《墙有茨》“墙有茨,不可扫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氓》“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采葛》“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褰裳》“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这类爱情诗在《诗经》里比比皆是。腐儒们大都是板着严肃的正经的面孔的,是不容侵犯的,但同时他们又是痛苦的,是挣扎的。这么多的爱情诗,又是经过圣人编订的,不能删,不能改,怎么办?就只有在注解上下足功夫,最厉害的大师要算宋朝的朱熹,如果放在丐帮,他起码是九袋长老了。儒家有它的不可否认和轻视的地方,我们在宝钗身上可以见识得到,当然儒家比较排斥其它文化,朱熹对爱情诗的注解主要从政治及宫廷美德上入手,在人们面前他板起了正经的脸孔。赫赫有名的贞节牌坊就是宋朝理学家程颐从秦始皇那里搬来愚弄人的东西,“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朱熹见并未产生多大影响,就把它重新翻找出来,总之,他变成了一只很用功的虫子,下定决心要把爱情那一根枝条叫大家一起来蛀空。明面上的朱熹或者说是理学家们,要别人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但他们自己在强忍本性而扭曲的情形下,因为他们比一般人聪明,会偷偷地去吸吮爱情的延命的情愫。

我们要分析林黛玉为什么会因为爱情而死,先来看看朱熹先生为什么不死。这里引用两个小小的传说,因为他自己没承认,所以就当它是传说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2012年11月25日,《文汇报》副刊上登载了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盧嘉琪先生的一篇文章《歷史與空間:朱熹與麗娘傳說考察》“據民國三十年(1941年)《崇安縣新志》的記載云:朱子築精舍於武夷山中,治學甚勤。間輒有婦人自外來,容儀修整,待朱子讀書夜深始去,以為常。……朱熹與麗娘的故事也並不限於武夷山,在江西廬山白鹿洞也流傳著相同的傳說,近年纂修的《鉛山縣志》內記錄了鵝湖山朱熹遇怪的傳說,其內容大抵與武夷山的相似,只是地點不同,人物略有變化而已。如胡麗娘已變成胡玉蓮,龜精則變為黑湖精。”如果传说属实,我以为出现“精、怪”等词语,说明朱先生的爱情故事精彩和在隐秘中进行,一定比他生命更重要,他自己是得到了它,但他不敢公开说出来。

朱熹看待生命也很是宝贵,他想长生,就选中了一部千古名著去钻研,就是道家魏伯阳的《参同契》。虽然他自认一生中对于这部书的研究归于失败,可是他爱好它,为了避免阳儒暗道的嫌疑,他就化名崆峒道士邹讠斤,偷偷地注解《参同契》。你看生命、爱情,他哪一样不想要?

一个如此看重生命、看重面子的人,为什么就算是躲着人或在深夜也要去吮吸这种东西呢?因为他知道,这种连他在注解《诗经》中都不敢公开谈的东西,比生命更重要。他虽然知道自己是枯枝的制造者,但他更知道那是给别人准备的。

佛教里有千手观音,曹芹的手也有千种变换,他的笔下不止要为受害者宝钗立传,还要为受害更深的黛玉立传。在《红楼》第三回有一处对话:“贾母因问黛玉念何书。黛玉道:‘只刚念了《四书》。’”黛玉没有念《诗经》,她说刚念《四书》,应该是他的老师贾村点拨的,就算是贾雨村读过的《四书》也应是朱熹批注的,就算黛玉读过《诗经》,也应是朱熹批注过的,现举一首儒者所注的诗《褰裳》“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所有的儒者都不敢面对一个字——“且”,都说它是语气助词,用现代人的用语习惯强加于古词身上,这个“且”字,是一个象形字,的确是安放在祖庙正中的神牌,的确是人们崇拜的男人的某种东西,一种口头上非常粗鲁的东西。根据这首诗前面的语言环境和标点符号,女主人公也的确是在发脾气,的确在说粗口、在骂他的那个负心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台湾李敖先生的精辟解释,我觉得李敖有理有据,以他的博学撕下了儒者们的假面孔,朱熹大概也不是不懂,只是不敢真实地正确地把它注释出来,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他自己要谈情说爱也要偷偷地来半夜时进行。经过儒者们的“钻研”,有几个人能把它的真正意思情感读出来呢?何况是一个女孩子

儒家的大学者都很聪明,他们文章写得好,更要拥有美好的爱情,苏东坡、欧阳修都有自己美好的爱情,他们不沿用《诗经》写爱情的体裁,用词来写了,写得更丰富更精彩,因为他们不是腐儒,他们都知道爱情不是书里面读出来的。

大观园不是女儿的王国和乐园,它实际的主人和控制者是以元春为代表的朝延,那些读朱子注的《四书》、《五经》获取功名的人能不蛀空那枝诱人的树枝吗?作者把对爱情渴望的人们放在这根枯枝里面,并且外面重重地包围起来,看他们如何能在这枯枝中生存。以黛玉为代表,大观园里有各式各样的追求爱情的人物,还包括尼姑、丫环,虽然他们的表达各有各的独特方式,但在人类的共性上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有高低深浅的不同,黛玉死得还算比较体面,凡是自尊心强而冰清玉洁的人在那个环境中基本上都只有死亡,黛玉没有“如喷火蒸霞一般”的杏花,你看,李纨在丈夫死了后还将自己努力地变成一座“休火山”,在人生的七情六欲中还想“一支红杏出墙来”当然这也有表现她对儿子的希望的意蕴;黛玉也没有栊翠庵如胭脂一般的红梅,妙玉不也在追求那个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吗?不然,一个妮姑用得着喜欢那如胭脂一般的红梅吗?王熙凤夫妻没有这种东西,虽然她有权有势,但就是活得窝蘘,后来不是闹出人命吗?这都是作者精心的设置。

还有宝玉房里的丫环:“这红玉年方十六岁,因分人在大观园的时节,把他便分在怡红院中,倒也清幽雅静。不想后来命人进来居住,偏生这一所儿又被宝玉占了。这红玉虽然是个不谙事的丫头,却因他有三分容貌,心内着实妄想痴心的往上攀高,每每的要在宝玉面前现弄现弄。只是宝玉身边一干人,都是伶牙俐爪的,那里插的下手去。不想今儿才有些消息,又遭秋纹等一场恶意,心内早灰了一半。……忽听窗外低低的叫道:‘红玉,你的手帕子我拾在这里呢。’红玉听了忙走出来看,不是别人,正是贾芸。红玉不觉的粉面含羞,问道:‘二爷在那里拾着的?’贾芸笑道:‘你过来,我告诉你。’一面说,一面就上来拉他。”什么是“粉面含羞”?如果没有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何来“粉面含羞”?

再看第六十五回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尤三姐便知其意,酒过三巡,不用姐姐开口,先便滴泪泣道:‘姐姐今日请我,自有一番大礼要说。但妹子不是那愚人,也不用絮絮叨叨提那从前丑事,我已尽知,说也无益。既如今姐姐也得了好处安身,妈也有了安身之处,我也要自寻归结去,方是正理。但终身大事,一生至一死,非同儿戏。我如今改过守分,只要我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去。若凭你们拣择,虽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也白过了一世。’”“尤三姐便啐了一口,道:‘我们有姊妹十个,也嫁你弟兄十个不成。难道除了你家,天下就没了好男子了不成!’众人听了都诧异:‘除去他,还有那一个?’尤三姐笑道:‘别只在眼前想,姐姐只在五年前想就是了。’”到了第六十六回:“二人正说之间,只见尤三姐走来说道:‘姐夫,你只放心。我们不是那心口两样的人,说什么是什么。若有了姓柳的来,我便嫁他。从今日起,我吃斋念佛,只伏侍母亲,等他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了。’说着,将一根玉簪,击作两段,‘一句不真,就如这簪子!’说着,回房去了,真个竟非礼不动,非礼不言起来。”“那尤三姐在房明明听见。好容易等了他来,今忽见反悔,便知他在贾府中得了消息,自然是嫌自己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今若容他出去和贾琏说退亲,料那贾琏必无法可处,自己岂不无趣。一听贾琏要同他出去,连忙摘下剑来,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内,出来便说:“你们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芳灵蕙性,渺渺冥冥,不知那边去了。”又是受贞节观毒害的柳二郎在害人了,如果没有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何来如此决绝?只是那箭有一发不知飞到哪处了。尤三姐死得比黛玉还爽快。

再看第七十一回:“且说鸳鸯一径回来,刚至园门前,只见角门虚掩,犹未上闩。……行至一湖山石后大桂树阴下来。刚转过石后,……定睛一看,只见是两个人在那里,见他来了,便想往石后树丛藏躲。鸳鸯眼尖,趁月色见准一个穿红裙子梳鬅头高大丰壮身材的,是迎春房里的司棋。鸳鸯只当他和别的女孩子也在此方便,见自己来了,故意藏躲恐吓着耍,……一把拉住鸳鸯,便双膝跪下,只说:‘好姐姐,千万别嚷!’……鸳鸯啐了一口,道:“要死,要死。”司棋又回头悄道:‘你不用藏着,姐姐已看见了,快出来磕头。’那小厮听了,只得也从树后爬出来,磕头如捣蒜。鸳鸯忙要回身,司棋拉住苦求,哭道:‘我们的性命,都在姐姐身上,只求姐姐超生要紧!’这对鸳鸯被贾母身边的假鸳鸯惊散了。你看,两个人自己的爱情,还是在半夜三更,被人发现,要跪下求人饶命。难怪朱熹的爱情传说显得那么怪谲,大概被人发现也要跪地求饶了吧?那怎么得了?在第七十三回,又是傻乎乎的傻大姐在大观园的假山石后捡到了司棋与潘又安这对小情人因失魂落魄留下的“绣香囊”,那个东西在今天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最多也就是咒骂几句而已,当事人也不见得会受到什么伤害,但在那个时代,可不得了,掀起了一场抄检大观园的风波,导致司棋、入画、晴雯、芳官等人被逐,几个人连饭碗都丢了,而且随时都会丢了性命。连潘又安写给司棋的情书,也被王善保家的搜出作为罪证。今天有听过情书是罪证吗?也不知法官会不会伸出手来接过去

还有,王夫人的丫环金钏儿为了几句跟情有关的话,迫于家庭和外界舆论的压力就投井死了。

再看看信佛的尼姑,“秦钟求道:‘好人,我已急死了。你今儿再不依,我就死在这里。’智能道:‘你想怎样?除非等我出了这牢坑,离了这些人,才依你。’……宝玉那里肯回去,又有秦钟恋着智能,调唆宝玉求凤姐再住一天。”“谁知近日水月庵的智能私逃进城,找至秦钟家下看视秦钟,不意被秦业知觉,将智能逐出,将秦钟打了一顿,自己气的老病发作,三五日光景呜呼死了……(秦钟)便长叹一声,萧然长逝了”你看秦业(情孽)这个老先生受毒害有多深,他不也是一根枯枝吗?

在古代,没有父母之命,是不存在婚姻的,只能算是私奔。成功的例子不多,最有名的是卓文君与司马相如了,在世俗人的眼里这都算是偷情了。一般来说,自儒者们注《诗经》后,人间生长爱情的土壤是越来越贫瘠了,这东西是长在悬崖石缝中,就像真正的灵芝和瑶池仙草,对人来说应该是一种极昂贵的奢侈品,世上没有多少人能享用得到。没有取得那些已经受过愚弄和毒害的父母的授权就算你得到了也是非法的,而往往又是可歌可泣的,那是在当事人到了“离恨天、灌愁海”几百年或更久之后了,人间才会拿来津津乐道,好像与自己无关。像汉朝的《孔雀东南飞》中的焦仲卿;西晋时期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悲剧性的爱情故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2003年将梁祝传说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当时只不过是一个世人不敢触碰或根本无缘得到的“情孽”而已,离现在超过1500年了。但只要有父母作主,不要说出爱情两个字,你上天入地都行,不仅可以跟活人成婚,跟死人也行,最有名的就是曹冲了,那个冥婚,是合法的,婚姻是大事,儿女是私情,那种婚姻就有点像现在的捆绑式套餐。要找爱情,可以,在鬼的世界里才有,我们看上面举的几个例子,就是死的死,逃的逃。这是曹雪芹写的,就曹雪芹这样写吗?你看,他背后又闪出一个身影,那是考试不中后以免费请人喝茶来获取写作素材的蒲松龄了,他笔下的爱情都在鬼的世界里。不是吗?那些善良的有情人,多数都受尽凌辱倍遭践踏。那是一张天网,让你无可遁逃。贾宝玉太小了,还不够档次,他的确爱黛玉,但他救不了黛玉,因为大观园的主人不是宝玉,说他是“绛洞花主”,那是太抬举他了,他能做主吗?他不是给人弄得晕头转向、疯疯癫癫吗?他留给人的是什么?第一百二十回:“贾政还欲前走,只见白茫茫一片旷野,并无一人”,第五回曲子词:“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有明确的交待。

在大观园,只要牵涉到一个“情”字,刀斧手就会一路追杀过来。黛玉不死,其他人也可以不死,她的活路被堵死了,她没有了父母,贾家不是她的家,她又是一只凤凰,孤高自许,目无下尘。 “潇湘馆”也叫“有凤来仪”,林黛玉是一只凤凰,“潇湘馆”种的是竹子,凤凰与竹子有联结,《庄子•秋水篇》有一个鸢雏的故事,鵷雏就是凤凰,凤凰高飞在天空,由南海飞去北海,在途中,它有三个坚持:非醴泉不饮,非练石不食,非梧桐不栖,练食就是竹子的果实,所以鵷雏吃的是这样的东西,它是宁缺勿滥,择善、固执,因此这样的竹子就跟凤凰的高洁连在一起,因为凤凰只吃竹子的果实,所以由这个植物的象征,一方面跟“凤凰”的这个比喻,跟它所涉及的尊贵的对象连在一起,可是当然同时也隐喻了这些跟竹子有关的凤凰们它们内在心性上面的某一种高洁不俗,一旦爱情被剥夺,前面我们知道的古代的那些传说,他们是双双牺牲,但宝玉做不到,比梁山伯还差,只有黛玉单独为爱情殉葬了,宝玉与宝钗的婚姻一旦成为事实,黛玉与宝玉就是生离了,现在还有这样的名言:“人与人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之间最遥远,而是你就在我身边,我不能说爱你”,所以,生离胜于死别,在南朝萧统编选的《昭明文选》里,选有江淹的一篇文章叫《别赋》,里面有一句话:“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黛玉能活下去吗?在第三回黛玉有句话值得注意:“那一年我三岁时,听得说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从。”如果她真的出了家,那这个形象就与妙玉重像了,那就多了一个死在污泥浊水中的不幸者了,也就没有黛玉葬花的精彩情节了。真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腊炬成灰泪始干”,凤凰只有自己燃烧自己,才能获得重生。今天不少人将这些悲剧都归罪于封建社会,好像与自己与当下无关,是这样的吗?我们举英国玄学诗人约翰•多恩的一首诗:“没有人是自成一体、与世隔绝的孤岛, 每一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份。 如果海浪冲掉了一块岩石, 欧洲就减少。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伤,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黛玉的死就脱节在所谓的封建社会吗?这样看问题的眼界太狭小,应该把它置于整个人类的时空环境下来体察。

在《红楼梦》第十七回,贾政道吩咐贾珍:“你且把园门都关上”,进了大观园,在李纨住所外面大家见到“倏尔青山斜阻”,请看看,都是包围着的,再看第七十一回:“贾母因问道:‘前儿这些人家送礼来的共有几家有围屏?’凤姐儿道:‘共有十六家有围屏,十二架大的,四架小的炕屏。内中只有江南甄家一架大屏十二扇,大红缎子缂丝‘满床笏’,一面是泥金‘百寿图’的,是头等的。还有粤海将军邬家一架玻璃的还罢了。’”你看,围墙里面的房屋里面还有围屏,都是用什么象征性的图案来围住?有青春和爱情的小小空间吗?在这一回的最后还不忘把这围墙锁死:“一语未了,只听角门上有人说道:‘金姑娘已出去了,角门上锁罢。’”作者的这种设计安排,大观园中的众芳们能有幸免吗?

白居易笔下的《上阳白发人》:“上阳人,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绿衣监使守宫门,一闭上阳多少春。……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这么多的青春少女, 幽闭深宫,被剥夺并葬送了她们的青春和幸福,元和四年(809年)三月,白居易在上呈皇帝的奏状《请拣放后宫内人》中还极力请皇帝放了这些无辜的女人。有的研究者认为,人都是生活在一个一个的大小小的怪圈之中,大观园不就是大怪圈中的小怪圈吗?

曹雪芹在跟古代文化作对话时,用艺术高度概括的手法,生动传神地反映了黛玉们的无所遁逃的死亡命运。曹雪芹如果没有胸中的这样一种大丘壑,是绝对写不出《红楼梦》的。所以,宝玉后来在谈到“临水水无源,背山山无脉”,他觉得这个山是突然冒出来的,前面既无所承也没有一种自然的理路,所以他长篇大论这一种所谓的答父问,是在抗拒礼教不人道的那一面,这是宝玉在《红楼梦》中唯一的一次与父亲的辩论。

当然,作家设计宝玉这样一个人物形象,让这么多的女孩围着他,活下来的宝钗为他作出牺 牲,死了的黛玉为他作了牺牲,甚至丫环金钏也因为他而死,黛玉的重像晴雯为他而死,就是为这个社会的腐烂寻找原因,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比生命还珍贵的东西,就在这根蛀虫们蛀空了的枯枝里不断地死亡,虽然曹雪芹因所处的时代的局限,暂时还找不到治疗的药方,但把这根枯枝放到阳光底下,他相信将来总会有人有办法来治疗它。观世音的杨柳枝和净水救不活那被蛀虫们蛀空的枝干;在道家三十六洞天里,在佛家的庙宇中,没有这种药,腐儒们的学说中也无法找到。人要自救才能有活路,还是《周易•乾》里说得好:“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软弱等于自杀。

自从西方的坚船利炮轰开了老大帝国的大门,同时也轰塌了大观园的围墙。

2009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冒着严寒登上北京八达岭长城,享受了一个人的长城,他还享受了一个人的故宫,不知他作何感想,或许他心里会奇怪,为什么中国这么多墙?据说,外国的总统来中国访问之前,要花较长的时间研究中国,不知他有没有读过《红楼梦》,能否看懂中国文化那棵大树上的一根被蛀空的枯枝?总之西方人来了,不是西方的神来了,血腥过后,黛玉者们醒悟了很多,今天的黛玉者们知道,大观园是不会进去的,也没有必要进去。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同时,在坚持自己民族文化优秀的传统养分时,枯枝应该剪去,枯枝剪除了,爱情之花就有开放的枝丫。

毛泽东在《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一文中说:“过去说中国是"老大帝国","东亚病夫",经济落后,文化也落后,又不讲卫生,打球也不行,游水也不行,女人是小脚,男人留辫子,还有太监,中国的月亮也不那么很好,外国的月亮总是比较清爽一点,总而言之,坏事不少。但是,经过这六年的改革,我们把中国的面貌改变了。我们的成绩是谁也否认不了的。”

今天,中国的月亮应该是很好的了。

今天的人应该更能读懂曹雪芹给黛玉的那个字——悲。伟大的曹雪芹让人心生敬畏。

2015年写于三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90370/

芙蓉花凋因枯枝的评论 (共 9 条)

  • 楊葱头
  • 雪灵
  • 淡了红颜
  • 诗心云卿
  • 心静如水
  • 读书不求甚解
  • 诗意栖居
  • 治愈系宅男
  • 老党
    老党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