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简便命运

2015-09-24 12:23 作者:我听见沉默的声音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性格即命运,在决定论和机遇之间踏出了一条中间道路。实际上,确实,性格可以养成,但选择的范围尽管在理论上是无限制的,但实际上却比我们要想的受限得多。

单单改掉一个小习惯——小小的发音错误、不经意的粗鲁手势、不雅的走路姿势,更别提其他了——就极其困难了。若要改变一个人的个性,从害羞变得善于交际,从胆小变得勇敢,估计得整个儿改变生活才行,但回头再看,这也可以说是某人性格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由于性格是长期养成的,这就无法让我们把性格解释为简单的机遇问题,尽管在性格的形塑过程中,有诸多巧合和偶然因素。有许多特质似乎是“天生的”——或者说,至少是出生就有的。可是,人们在谈及自己的性格时,却无法像谈论自己的出生时间或国籍那样,说它“就只是这样发生了”,就是说它“不在我的掌控之下。”可同时,人们又不能把自己的性格完全看成是个自己的选择。

“看不见的手”会保证经济的繁荣。在生物学中,除了固执地坚持一致性的狂热进化论者外,所有人都会在解释某个特征的“功能”如何让物种生存下来时,采用进步论、目的论的视野。 没错,我们有选择,而且我们可以对做出的选择负责。但是,我们也感觉到了某种更大的命运,感受到我们无法逃脱自己的命运。我们被裹挟在了全球力量、世界经济、国际政治、地球生态,以及更容易指认的地方力量当中。

黑格尔对时代精神的描绘,以及他认为个体相对而言不重要的观点,很好地抓住了这幅卑微的形象,数十年后,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也有类似描述。我们的生活和运气,在很大程度上不只是我们自己的性格造成的,而且也是我们生活中包容更广的文化和时代品格的产物。无论一个人如何思考广受议论的自由意志问题,不可否认的是,在较为温和的意义上,我们都是命运的奴隶。

并非所有的命运观念都限于性格和文化。一件事,要么会发生,要么不会。在物理学、进化论生物学和经济学中,我们可以自由地谈论机遇,但是落实到我们的生活中,机遇就是最不可信的了。我们可以展望未来。我们可以预想各种可能性——无论如何,至少可以预想其中一些。命运指涉的是这样一种必然性:某件事或某个事态无论如何都会发生。 命运不只是模糊地觉得“有事要发生”,比如人在预感、恐惧和焦虑中会出现的情形。命运要更为精确,它认为某个具体的事件或结果会发生,而且必定发生。在古典的意义上,命运将以什么样的手段、方式使命定的未来发生,并没有具体规定。

用较为哲学的术语来说,命运并不因此就是某种方式的“决定论”,即并不认为每一件事都是由先前的一系列条件和原因导致和“决定”的。命运战胜了选择和机遇。命定的事情,不只是“碰巧”发生而已。命运必然涉及解释,或许其细节会模糊晦涩,但通过命运来解释事件,就既排除了纯粹机遇的可能性,也否定了个人控制的能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其最强势的意义上,命定注定之事是无法避免的。但是,命运可以有更加温和的常识性解读,即它不是完全刻在石头上的最终结果。一旦我觉得好一些了,我就会起身去教室,去展开我的工作,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我常常也感到奇怪,奇怪自己的愚笨和固执,但如大家预想的那样,我的固执有其哲学结构。

宿命不意味着有这种意义上的知识。它只是要求我们有这种感觉,该发生的总会发生,而且会发生的事,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注定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85537/

简便命运的评论 (共 7 条)

  • 淡了红颜
  • 老党
  • 心静如水
  • 雪灵
  • 春暖花开
  • 晓晓
  • 荷塘月色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