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忆苦

2015-09-02 09:51 作者:临风玉树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时候,忆苦是常规的课程。大略就是请一至几个老贫农来讲家史,讲旧社会吃过的苦。这老贫农里头有的就是同学的家长,因此听起来就格外有趣,过后了就拿了他讲的事儿来教育他,结果就追着打一阵,很搞笑的。老贫农们讲的那些个苦事如今肯定是记不清了,当时听来也没有太大的震撼,不像忆苦歌里唱的那么经典与悲惨:地主闯进我的家,狗腿子一大帮,抢走我的娘,走投无路入虎口给地主去放牛云云,但逃荒要饭扛长活打短工吃糠咽菜肯定有,这是作为一个贫农所必备的硬件,至于要饭的时候地主放狗出来咬,却没听真人说过。台上忆苦的人大都是经常上台的,还有常上台做讲用报告的,他们都讲油了,大凡成立革委会或揪出走资派,或搞个什么庆祝活动都要听他们忆一畔,这种忆苦是把了关的,走不了板儿。最有意思的是访贫问苦,就是到贫下中农炕头上去听忆苦,那就五花八门了,有的讲着讲着就讲到了吃食堂那年;有的说打短工可比现在挖河强多了,东家舍不得吃也让你吃,小米子干饭管够哇;还有个老头更有意思,他把地主描绘得跟电影上差不多,够坏,可在他面前不敢,他连说带比划,绘声绘色地讲他上半辈子沾光露脸的英雄事迹,听他忆苦就像看孙悟空大闹天宫。当然,在写体会的时候我们还是会按照统一的格式,这上面谁也不敢开玩笑。

只吃过一次忆苦饭,主办方显然是动了脑筋,选了一个奇冷的阴天,规定不许穿大衣,不许带座位,坐在空旷的打谷场上先听半天忆苦,到中午冻透了也饿得快晕了,上饭。那天的饭还算能接受,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个容器,根本就不是厨房里的物件。

忆苦的作用是通过时间上的纵向比较,凸现生活质量的差异,尤其掺入了大量浓重的感情元素,效果是很强烈的,它让我们间接领略到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是个什么样子,世界上四分之三的人正在过着这种日子,等待我们去解放,我们怎能不感到生活幸福责任重大。过去的事说来都像笑话,要说这人活上几十年,细一回想也都不容易,如果一一道来,旁边再站个电视主持人什么的一忽悠,十之八九要动感情的。只是随着时代的前进,忆苦也进化为成功人士的专利了。我们能在各种场合看到他们讲自己的苦,讲得是那么幸福和自豪,过去越穷越能显出他的能耐来,他们只在过去曾经是贫农,如果现在仍是贫农或曰依旧潦倒,就没有底气忆苦了。一个穷人讲自己的穷,只能说明他活得连起码的自尊都没有,一个富人因了富就怎么说怎么有理了。这就产生了一个更有趣的现象,有钱的忆苦没钱的喜夸富。喜欢什么是各人的自由,在自我情绪的操控下,以精神修饰填补物质生活追求圆满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80857/

忆苦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