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旅途

2015-08-22 10:30 作者:临风玉树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旅途是旅游的第一感觉。

初出家门的兴奋和激动,在旅途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坐在高速行驶的车上,便觉与尽日里几点一线的生活模式做了一个告别,有一种身心的全新体验。我想这可能就是人们对旅游之向往的真正原因吧。尽管有人旅游归来,常怨声载道,说什么看景不如听景,还说不去不上当,但那通常都是带着笑容说的。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从图片上和媒体上得到的,无论怎么说都是别人过滤的生活,其中掺杂了人家的感受以及对这种感受的表达方式和水平,传媒越是发达,这种掺杂便越是发达。

汽车是省际班车,这是比较好的一种车了,对乘员数额有着严格的遵守,绝对不会超员一人,车上也干净。我坐这趟车已有了几年历史,和乘务员熟得像哥们。车一开动就开始放录像。车上节目具有某种强制的意味,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不过这倒也好,我就是在这趟车上,被强制地接受了许多新的歌曲和电影的。这次放的又是我不喜欢的那种古装片,整个画面没有一丝亮色,灰黑的基调,如果我有自主权,马上就换频道。硬着头皮看了一段,倒觉得颇有点味道。故事讲的是古燕国的故事,照旧是有一个居心叵测的弄臣,杀了老国王,就在他即将登基之时,一个忠臣辅佐公主得到了王位。之后二人配合默契,几近惺惺相惜,且事业亦日趋发达。但他们是不可能产生恋情的,导演没那么傻,他要安排公主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落荒而逃,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遇到了一个奇人为她疗伤。这就大有可观了,最后,公主在他面前不再介意裸露部分肌肤,而且向其奉献了一切。看到这里,就觉得不管什么电影,看着看着就闻到一股熟得不能再熟的味道,画面尽管不同,却都像是一个人导的,他在驱使着一些人,用相同的手段诠释相同的道理,从观众手里赚相同的钱。

省际班车维持了必要的尊严,电影也是上得台面的。我乘坐最多的,是在职期间穿梭于县际的私车,那是地道的底层,拥挤、肮脏,售票员体形硕大嗓门高吭,耳边时常轰然响起他(她)那振聋发聩的叫喊,车前方悬挂着摇摇欲坠的电视机,经常播放的是粗俗不堪的二人转。

档次是明显的,尤其在住行方面。晚上我们乘坐的是和谐号的直达软卧,未曾上车,就被一种强烈的跨越感所震撼。上车没有拥挤,不用上台阶,列车员彬彬有礼,说话声音极轻,但也够你听得清楚。仅上车的这一时刻,便有了划时代的感受。向来,我是最惧怕上火车的,每次上火车都不啻是一场生死搏斗,其间包括挤着买票,挤着进站,挤着上车,挤着抢占座位。就在要上车的那一短暂的时段内,人与人之间仿佛突然改变了结构,不见了文明礼貌,更遑论道德修养,充斥在人们之间的,是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而刀兵相向剑拔弩张。几年不坐火车,倏忽之间已是另一片天地。

和谐号给人以全新的感觉。这种感觉或许是因为我从未坐过软卧,也可能就是因为和谐的新。身处这全新的环境,与平日生活的档次拉开了相当的距离。仅仅是坐火车,就足以把人与人的高低贵贱区分得如此新晰鲜明。和谐也罢,豪华也好,最后都是要从钱上论说的,我身下的这个床位,有一副令人咋舌的价位,它首先使我想到了可以折合成多长时间的日常生活用度,又想到它可以抵消多少加班工作时间。但这种感慨毕竟是短暂的,我的目光更多是在捕捉头等车厢的亮点:一个包厢只有四个床位,不同于硬卧的三层六个床位,包间用门与走道隔开,比硬卧用布帘子更严实和隐私。每个床位都有一个闭路电视,可以插上耳麦自己看自己的,互不打扰。配了专用的拖鞋和饮用水。卫生间简直就是一台新式家用电器,所有开关都是触摸型的,尤其节水一项进步显著,不再用大水流冲出虹吸的效果,水只用来做必要的冲涤,而后显然是由电脑控制的装置做出一声响亮的吸纳,就把所有秽物吸到肚子里去了。据说这些秽物被吸走后,也不像以前顺着铁路抛洒而去,而是收集起来统一处理,向文明又迈进了一步。稍后在飞机上也见到了同样的装置,便臆断是采用了航空技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卧铺尽管豪华却终究是安在行进的火车上,躺在上边可以明显是感觉出向不同方向的摇摆,一会儿是向心力,一会儿是离心力,这种感觉很奇特却不太舒服,估计都是在过道岔时产生的。坐惯了卧铺的人称这是摇篮,可以把人摇到乡深处,我想那无非也是对环境的适应,而我们初涉此道,还没完成适应性训练,就已走完了全程,一下来,时睡时醒的,不算踏实。

列车员说话声音和态度大大好于乡间汽车的司乘,一路上几乎听不到她们说话,你不找她们就说明你不需要帮助,事实也正是这样,列车很少停站,在行进中所面对的事情都有说明,稍有文化的人都能自己看明白。只要钱花到位了,一切都会出乎想象地好。

返程乘坐飞机,在我也是第一次,空客A320,目前是世界上先进的民用客机。坐飞机也应该属于人生的一项重要的体验,与过去的到过北京,现在的出过国可划在一个层次上。之前,关于坐飞机有过无数的想象和间接经验。最早的一种说法,是小时候听村里那个无所不能的大能人忽悠,他说飞机上的人别的都好说,就是拉屎成问题,拉出的屎只能从天下顺势掉下来,搞不好就会掉到人的脑袋上。所以飞机上有规定,只有飞到了某某处才可以拉。而他家的地便处在这某某地方,所以每天早上,他家的地头上都会发现许多摔成了饼状的大粪干(水份都在降落中挥发掉了),他只需用粪叉将其略加归拢,就基本解决了种地的当家难题。这种初级阶段的大话用不着亲自上飞机便很快识破。如今信息爆炸,有关飞机的影像多到目不暇接,所欠缺的只有亲历了。

在临上飞机那一刻,心中不免忐忑,毕竟是第一次,想到要把生命交付面前这个钢铁大,有种命悬一线的危机感袭来。何况,当天新闻里播出了印度航空灾难,全部乘客无一生还。但所有乘客神色安祥,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印度出的事,坐飞机的便利与危险系数是成正比的。坐牛车安全,可没人退了机票去坐它。现代化的进程就是这样,机遇与挑战同在,无限风光在险峰。真正坐下了,心里就踏实了,其实那不是踏实,而是一种心理上的认同:反正是上来了,反正这么多人都上来了,人家就不怕吗?我想他们心里大概也是这样想的吧,事情就是这样,包括坐飞机这样的享受在内,不豁出去赌一把,就永远不会品尝生活的乐趣。

飞机起飞很迅速,不像我预期的那样,要经过很长的助跑,只那么一加油就飞起来了。升空后大概是为了调整航向,在城市上空做了盘旋。机翼侧转,很漂亮优雅的样子。这时感觉飞机异常地大,城市非常地小,就担心飞机一旦坠毁,要砸死多少百姓啊。这种下意识说明我第一时间想到的还真不是自己,莫非我很崇高?飞机继续爬升,有种坐电梯的晕眩感。屁股底下感到托举,类似汽车加速时的推背。地面的景物越来越不能分辨得清了,只能约略地看出哪是田地,哪是房子,越往高升,这种分辨越不自信,一汪水可能就是一个湖泊或水库,一条亮带子莫非是长江?等到了一片黄乎乎的山区,不知道是什么山,太行乎?王屋乎?或兼而有之。飞机的飞行,从地面上看,不觉很快,在飞机上也这样,地面的景物几乎是一寸一寸地在挪。飞机的平稳几乎感觉不到是在飞,比火车都稳当。临近目的地二十分钟,空姐提示了点什么,估计是降落前的不适感吧。果然,飞机的发动机不再响了,可能是怠速,不可能是关机。飞机利用万米高空开始向下滑翔,过一会儿就有明显的下降感,像坐电梯,尤其遇到云层,更快速降下去,不在中间呆着。这样连续地降,地面景物就逐渐清晰了。接近跑道时下降感最强烈,接着就是减速,稳稳地停住。直到这时,才又想起危险来。原来身处险境时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事前的犹豫和事后的反刍。人就是这样,常常被自己给吓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78514/

旅途的评论 (共 5 条)

  • 山野清风
  • 心静如水
  • 雨袂独舞
  • 春暖花开
  • 荷塘月色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